第111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安修竹此番神色必然不是來告她狀的,而是因為其他的什麼嚴重事端。

  他既然作此番問,必是以為她也知情,所以就不能讓他瞅出來她其實是不知情的。

  將這一點想了明白,傅椋面上登時就換了一副憤憤之色,她柳眉緊鎖,應聲的話里藏著明晃晃的套繩,就等著眼前人主動往裡頭伸去脖子。

  「豈止,簡直就是忍無可忍!」

  聽她這麼講,安修竹當即惱憤長吐一口氣,「簡直是欺人太甚!」

  傅椋雖有些不明所以,但瞅著一貫溫潤的安修竹被氣成這副模樣,那一定是件頂天大的事情了。

  於是她小雞啄米似的附和著地點了點頭,緊握著拳,艷麗的眉眼間惱恨得厲害,同樣義憤填膺道:「簡直是該死!」

  身站一旁的白諾:……

  若不是曉得自家主子來御書殿究竟是幹什麼來的,她可就差些信了……

  安修竹見她這副模樣,反而輕輕嘆了口氣,難得沒有退離她十八丈遠,反而低聲寬慰起來。

  「我知曉這些事你聽聞必是難過的,還以為陛下不曾同你講,他既是同你說了,應有他自己的考量,只是希望你寬心一些,畢竟他們眼下也只是失蹤,還沒什麼別的消息傳過來。」

  傅椋本一直附和著的點頭,想從中套一些話,但乍然聽了這麼一句,點著頭在半空僵住,她愣了一愣,轉臉望過去,忽然就察覺了幾分不對味出來。

  什麼難過?什麼不曾同她講?什麼叫他們只是失蹤,還沒有別的消息傳來,他們又是誰和誰?

  她心下忽然湧上了一股極其不安的預感來,面上詳裝的惱恨僵在那裡,竟隱隱有些泛白。

  下意識掐了掐掌心的軟肉,她強打起精神,扯了扯嘴角,試探起來。

  「這樁事我自是十分難過和心痛的,只可恨眼下幫不上忙,他們此番失蹤……」她頓了頓,垂下眼咬了下唇,竟像是難過的說不下去了。

  安修竹早早就在三言兩語間鑽進了套中,甚至還萬般主動地拉著繩結兩端,自己給自己收了個緊。

  此時聽這麼一聲,半分也沒覺奇怪,又或許是先入為主,以為傅椋知情,就沒有想上太多,索性將知道的那點事兒,如竹筒倒豆子似的倒了個徹底。

  「你也別太難過,蘇衍失蹤的事,我猜是幕後者怕他得了什麼關鍵證據,他此時在明面上失蹤說不準是件好事,他那隻狐狸,一步三坑的,沒人能玩得過。」

  「至於三王子,那必然是外金中有人手伸得太長,聽聞他來時便遇了幾波埋伏,還是你將他救了,原以為回去這路上會太平,卻沒想還沒出關,人就丟了……」

  安修竹後面再說了一些什麼,傅椋卻是一個字都沒聽見了。

  她就說穆商言不至於躲著她躲到現在,卻原來當真是有要緊事情。

  蘇衍和薩格失蹤了?!

  作者有話說:

  感謝在2022-06-11 20:53:34~2022-06-12 17:16:1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米米車厘子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59785398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第66章

  晚霞的餘暉落下,像似在人世間燒了一把並不燙人的烈火,被拉長了雕花柱影的靜謐廊中,倏地響起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

  幾道身影在浮雕上一閃而過,鞋掌和地面摩擦的聲響,猶如張牙舞爪的巨獸撕碎了晚夜的寂靜。

  「姑奶奶,姑奶奶,你可慢著點兒,這事……這事……」

  被攥著袖子拉扯著往前,安修竹恨不得一步三挪,就差沒就手往旁邊去,抱著旁邊哪個柱子好叫傅椋拽他不動。

  他悔不當初,只可恨爹娘沒能給他生個,如同蘇衍一般的機靈腦子,恨不得回到剛才遇見傅椋時,去好生抽上自己兩個大嘴巴子。

  他就曉得,一旦遇見傅椋,准就沒上半點好事情。

  傅椋腳下步子一頓,斜眼瞥他。

  「他們瞞著我的這筆帳自有我去同他們算,你在這裡嘰哇亂叫個什麼?若說起來,你雖也有知情不報的罪過,但好在曉得『棄暗投明』這個道理。」

  「我大度,也就不同你計較,你反還在這裡得了便宜賣起乖來,若識相點,你就應該曉得,我現在正氣得十分厲害。」

  安修竹:……棄暗投明這個詞兒是這麼用的嗎?!

  他塌著個臉,苦於無理又迫於無奈,只得叫傅椋攥著袖子,一路給拽到了御書殿的正殿門口去。

  像御書殿這樣的,穆商言處理國事的要地,向來都是有重兵把守的,但這重兵於傅椋而言,卻委實形同虛設。

  安修竹拿袖子半遮著臉,避著四下里將士們若有似無的目光,手下里暗自攢勁,想將自己那被攥得同爛菜葉子沒什麼兩樣的袖子解救下來,以免叫穆商言瞧見平白叫他穿小鞋。

  他正要同傅椋商量,想問她能不能先撒開手,不必揪著他去算帳,他總也是跑不了的。

  一抬眼,卻見傅娘娘站在殿口神情嚴肅地深吸了口氣,看了眼上頭的匾額,木著臉來問他,一雙鳳眸里火勢洶湧。

  「你覺著我是抬左腳踹門顯得有氣勢些,還是抬右腳踹門顯得有氣勢些?」

  安修竹:……

  兩旁將士:……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