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為了不將正在氣頭上的傅娘娘惹得更怒,極有眼色的安大人選擇明哲保身。

  他仔細斟酌著恭維道:「或許你想沒想過,你踹門的這個事情罷,本身就十分的有氣勢了,倒也不必太在意是伸得左腳踹還是右腳踹。」

  兩旁將士嘴角一抽。

  傅椋一聽,甚覺有理,於是抬起腿,猛地踹開了門。

  御書殿的門想來自造在這裡起,八輩子也沒敢想,有朝一日竟能叫人踹得震下些許金粉來。

  轟隆一聲震耳欲聾。

  『罪魁禍首』傅娘娘很是滿意,只覺這一腳將氣勢踹了個十成十。

  守殿的將士們面面相覷,這麼個情況……最終又木著臉眼觀鼻口觀心的詳裝未曾看見。

  總歸陛下交代過了,皇后娘娘來此,不用攔。

  穆書夜本還疑安修竹為何此時不到,方在殿內聽了幾句模糊聲響,便走出來看,誰曾想門就在他眼前被踹了大開,兩扇門板慣上牆面,發出一聲巨響。

  看著縮回去那隻穿著牡丹繡鞋的腳,他左眼皮下意識一跳,謹慎向後退了兩步,正就見氣勢洶洶捋起袖子的傅椋滿面殺氣。

  趨利避害這件事乃人之本性,當然不會只有安大人一人曉得,但總歸,傅椋這殺氣騰騰的模樣,應該不會是衝著他來的。

  手裡還握著半卷書的穆書夜詳裝鎮定,處變不驚,但尚未開口,他手中握著的書卷就叫同他擦肩而過的傅椋抽了走。

  不過眨眼功夫,那捲書冊就從傅娘娘手裡飛了出去,不偏不倚地砸上剛從裡頭出來的陛下頭上。

  當朝陛下面色一黑,待看清來勢洶洶的人後又懵了一懵,怪異的神情僵在臉面上,捂著被砸到地方有些不明所以。

  「好你個姓穆的,」傅椋冷笑,大步逼去,「竟還有膽子伙著人來騙我……」

  同為姓穆的穆書夜:……

  好不容易從傅椋手中將袖子解救回來,安修竹還沒來得及鬆口氣,拍兩下褶皺,見了這一幕,又當即轉身。

  向前、閉眼、捂耳朵,三步一氣呵成,仿若個沒有生命的人形泥塑般安靜站在角落裡。

  穆書夜:……

  恭安親王的眼皮子又是一跳,不好預感頓生,但還不容他動個腳往外挪去,穆商言的聲音就將他出賣了徹底。

  「阿椋!阿椋!等!等等!這事不是我不告訴你,是皇兄,皇兄攔著我不讓我同你講,還有當年,當年他叛國那件事兒也是!都是他主意!我怎麼會伙著人瞞你?你想想從小到大,我何時騙過你什麼?」

  余光中,傅椋和穆商言對峙桌案兩側,傅椋高高抬起的手裡還攥著一卷,不知又從哪裡摸來的書卷,聞此番言論,視線當即偏過來,同穆書夜視線對了個正著。

  她咧開鮮艷口脂的嘴,冷笑一聲,目標當即就換了個人,手中書卷掂量兩下,似乎盤算著砸過來的力道。

  眼見就要脫手,穆書夜當機立斷的,對著穆商言質問回去,情急之下,連語速都較之往日裡快了不少。

  「你是皇帝還是我是皇帝?我作為兄長,自然憂心自家妹妹,不過同你建議一下,這嘴又沒長在我身上,倘若你真願同阿椋講,同她說便是,又關我什麼事?我還能拿著劍架在你脖子上威脅你麼?!」

  穆商言;……穆書夜,你大爺!

  這話顯而易見的,道理不菲,傅椋滿含殺意的眼神又移了回去。

  穆商言生怕將人惹得更怒,接下來好幾個月都不搭理他,本著大丈夫能屈能伸,他頭一扭避開飛砸而來的書卷,當機立斷認下錯。

  「傅椋!這事不是故意要瞞你的,你看安修竹不還想是同你講了?現下里不告訴你,是因為還沒來得及,此事尚沒有定論,怕你憂心胡思亂想……接到消息第一時間,我就派人過去了,明日就有消息傳回來。」

  傅椋:呵。

  繞著長案追了幾圈,傅椋體力沒有穆商言好,就累得不行,她靠著案邊氣喘吁吁,只覺嗓子眼裡都冒了火星,上氣不接下氣。

  她咽了口唾沫,一隻手撐著腰腹,一隻手抬起顫顫巍巍指著穆商言,講兩句歇一下。

  「安修竹,能告訴我,那純粹……純粹是因為我套了他的話,你,你有種,旁人都講你歡喜我,你,你就是這般歡喜我的?」

  穆書夜和安修竹不知在何時靜悄悄地離去,十分好心的連門都給帶了上,碩大的御書殿中只能聽聞傅椋呼哧呼哧地喘氣聲音。

  晚風吹得昏黃燭火搖曳,在這靜謐中,穆商言顯而易見地怔愣了一下。

  趁此機會,傅椋三步並作兩步,纖指毫不留情擰住他的耳肉,「還跑,老娘看你還能跑到哪裡去!」

  「昨夜裡可憐巴巴地懇著我,叫我多喜歡你一些,今兒竟就這般對我,枉我惦念你一天,你……」

  話還沒說完,忽就叫人徑直攥下腕子,眼前天旋地轉,瞬間給結結實實壓在了身旁的桌案上。

  傅椋一句話大喘氣兒似的拐了個彎,「你,你幹什麼?」

  穆商言低下去頭,如墨似的瞳孔里印著傅椋的身影。

  她今日裡很難得穿了一襲紅衣,襯得膚色更白,如山巒般的胸脯起伏劇烈,連帶著裸露在外,凹凸有致的白皙鎖骨也一起一伏。

  艷麗的面容上儼然一副氣狠了的模樣,鳳眸圓瞪,裡頭閃著兩簇烈焰,連著眼尾都被燒暈了紅,像是鳳凰涅槃時灼燒的尾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