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顧綿的出現太過意外,也讓薄矜初警鈴大作。

  她沒忘了還有個人,薄矜初回頭。

  尾隨他的是王仁成。

  ......

  一邊是顧綿,一邊是王仁成。

  王仁成一邊笑一邊從巷子深處走來。

  他的笑,令人毛骨悚然。

  薄矜初一步都沒退,只是倚著凸出的牆角。

  那隻王仁成看不見的左手一直在揮動,示意顧綿快走!

  顧綿看懂了她的動作,卻愣在原地不明所以。

  王仁成離薄矜初越來越近,一旦他走到薄矜初面前,便會立刻發現顧綿。

  上次三人同在,就是薄矜初拿鋼尺把王仁成額頭砸出個洞的那次。

  顧綿就是那時候快瘋的。

  突然一陣冷風,吹散了王仁成額前的碎發,那道觸目驚心的疤痕睜開眼,要把薄矜初生吞活剝。

  顧綿還愣在原地,薄矜初緊張的左手捶牆。

  眼看著王仁成只剩三步之遠,薄矜初心生一計,朝著顧綿的方向嘶吼一聲:「爸!班主任來家訪了!」

  顧綿嘴角登時下沉,眼神布滿恐懼,雙腿打顫躲進了薄矜初家裡。

  幸好,舒心出門的時候沒鎖院門。

  薄矜初喊的嗓子眼冒煙,巷子尾都能聽見。

  家裡沒人,薄矜初的話自然得不到回應,她這麼做只不過是為了讓顧綿快跑。

  王仁成無聲的笑被戳破,他笑出聲,將巷子染上幾絲恐怖之意。

  見顧綿完全躲進去了,薄矜初開始往家退。

  王仁成步步緊逼,就在他伸出手即將拉住薄矜初的時候。

  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你班主任在哪呢?」

  說話的是王叔,他們家跟薄矜初家是隔壁,兩家中間還是同一堵圍牆。

  王叔今天休息,坐在客廳里看電視,正入迷的時候聽見外面傳來一句少女音,沒聽的仔細,以為是自家女兒,趕忙跑出來應了句。

  等到薄矜初匆匆忙忙跑進自家院裡,才發現自己聽錯了。

  「喲,是小初啊!我還以為是佳佳呢!」

  薄矜初一邊說著一邊往他家裡走,「王姨今天燒什麼?怎麼那麼香!」

  王叔和薄矜初一家關係極好,每次有好吃的兩家人都會踩著圍牆互相送。

  王姨在家,聽見薄矜初的聲音趕緊從廚房裡探出腦袋,「小初來啦?快來快來,王姨給你嘗個好東西!」

  王姨獻寶似的掀開鍋蓋,是松黃的南瓜餅。

  「快快快,嘗一個!」王姨給她夾了一個,薄矜初直接用手接過。

  她還擔心自家院裡的顧綿,心不在焉的咬了一口,笑道:「好吃。」

  「王姨,我還能拿一個嗎?」

  「拿吧拿吧,我這還沒做完,等會兒全做好了給你們再端幾個過去。」

  「謝謝王姨。」

  薄矜初左手拿著一個咬了一小口的南瓜餅,右手拿了一個完整的,從王叔家後門走出去。

  王姨納悶,「你怎麼從後門走?」

  「我家院門鎖了。」

  「你媽不是從來不鎖院門嗎?」

  「誰知道呢。」

  她從後門回到自己家,顧綿抱膝蹲在花架後面,王仁成還在她家門口晃悠。

  「棉花。」

  顧綿聽到輕聲回頭,薄矜初從窗子裡扔出一件她平時穿的襯衣,「換上,我給你開門。」

  她怕王仁成透過圍牆看見顧綿,她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這一步,還能回來看看她。薄矜初不允許那個畜生把顧綿打回地獄。

  她們兩身形相似,顧綿穿上薄矜初的襯衣,光看背影難以分辨。

  顧綿進去後,薄矜初鎖上家門,還把一樓所有的窗子上好鎖,帶著顧綿跑到了前街的一家書店。

  裡面有座位,可以供人看書交談,總之以賣書為主,其他的比較隨意。

  顧綿坐在對面一聲不吭,低著頭。

  薄矜初知道她狀態不好,「棉花,這個給你。」

  她把那個南瓜餅遞給她。

  「你哪來的?」那麼一會兒功夫,憑空變成兩個熱騰騰的南瓜餅。

  「隔壁王姨給的。」

  手邊的窗簾遮住一半的光,兩人坐在木椅上安靜的吃著南瓜餅。

  吃完後,薄矜初拔了張面巾紙遞給她。

  以前一直是顧綿照顧她這個乖張的少女,現在恰好相反。

  薄矜初小心翼翼的保護著一個珍貴的易碎品。

  「怎麼回南城了?」

  她沒問她去哪了。

  「媽媽回來辦事。」

  「她同意你跟著來?」

  「我說想來看看你,她就答應了。」

  兩人盯著桌上為數不多的擺件,一問一答。

  「我看到山茶開了。」

  「下次來,再帶盆紅的吧。」

  關於紅白配,是她們專屬的回憶。

  「好。」

  薄矜初話鋒一轉,「你都告訴她了嗎?」

  她指的是顧綿母親。

  「嗯。」

  薄矜初鬆了口氣,至少現在能保護她的還有一個更強大的顧母。

  「小初,他,是不是找上你了。」

  「王仁成,是不是找上你了。」顧綿說這話的時候眼神迷離,手不停的顫抖。

  「他是找上我了。」

  她最害怕的事還是發生了。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