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薄矜初感受到顧綿的變化,那種不受控制的想要衝過去撕碎王仁成的恨意。

  「你別擔心,」她握住顧綿冰涼的手,「他不敢把我怎麼樣的。」

  薄矜初比顧綿剛,顧綿遇事性如其名,軟綿綿的,容易被人捏,而薄矜初正好和她相反。

  她可以當眾無視王仁成的話,不管王仁成下不下得來台。

  自然也因此收穫了目中無人的標籤。不過她不在意。

  聽完薄矜初的話,顧綿一個勁的搖頭,眼淚像斷線的珠子。

  「王仁成是個欺軟怕硬的人。」

  從他恭維領導,每次有獎金都上趕著拿就可以看出來,他挺在乎工作的。

  「但是你不是她的對手,」顧綿說。

  她確實不是,所以她在尋找能與之抗衡的力量。

  後來薄矜初常常想,那幾年灰暗時光里唯一的幸運,大概就是找到了他。

  「你知道梁遠朝嗎?」

  顧綿吸了吸鼻子,點點頭,「那不是比我們高一級的學神學長嗎?衝刺高考狀元的那個。」

  「你覺得他厲害嗎?」

  「厲害啊。」話題中莫名冒出一個不熟悉的人,顧綿方才的情緒得到平緩,轉向疑惑居多。

  「那你覺得他厲害,還是王仁成厲害。」

  王仁成說到底不過是南城十三中的一個無名小卒,一個毫不出彩的班主任,連後排不讀書的男生都管不住。

  而梁遠朝,是一個可以改寫十三中歷史的少年,所有十三中的人都在等著他拿下08年的省狀元,將十三中推上巔峰。

  「應該...是他吧?」畢竟校長上任打得第一個旗號就是超越一中。

  而梁遠朝是關鍵。

  顧綿疑惑:「你和梁遠朝認識?」

  她離開之前,薄矜初和梁遠朝是兩條平行線,沒有任何交集。

  「混的還挺熟。」

  「可是你們不同班。」

  王仁成陰就陰在他會隨時出招,薄矜初已經在午休的時候領教過了。

  她眼神漸冷,「所以我要讓他,不敢動我。」

  顧綿知道薄矜初不會走到她這一步,但是她還是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傷害,因為那種痛,也許一輩子都治癒不了。

  「所以顧綿,你別內疚也別自責,我會很好的,你放心。」

  ——

  顧綿接到顧母電話,問她在哪裡,在薄矜初的提醒下顧綿報了位置。

  「要走了嗎?」薄矜初問。

  「嗯,要趕在晚飯前回去。」

  顧母自己開車來的,因為趕著回去,只是和薄矜初打了個招呼,「小初,阿姨今天比較忙,下次來的時候再請你吃飯。那我們先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

  「小初,再見!」顧綿坐在車裡跟她招手。

  小轎車揚塵而去。薄矜初想,這樣的小公主,就應該住在城堡里,穿著公主裙,帶著皇冠,坐南瓜馬車,有漂亮的水晶鞋,人人都尊敬她才對。為什麼會遇上那個畜生。

  書店是落地的玻璃窗,冬日陽光折射進來,穿著毛衣的讀書人暖洋洋的陶醉在書香馥郁的世界裡。

  薄矜初送走顧綿後,想回去把剛才兩人坐過的位置收拾乾淨再走。

  隔著一片玻璃牆,除了書店裡來來往往找書買書的顧客,只有一個少年坐在沙發上。

  玻璃窗邊有三排沙發上,她剛才坐的是中間那排,背對門邊,而那個穿灰色毛衣的少年距離她只有兩個椅背。

  看他沉浸的模樣,他應該在她出來之前就在了。

  那個少年正是幾分鐘前的話題主人公——梁遠朝。

  彼時,他手上拿著書,臉卻轉向窗外,饒有興致的打量著雙手無處安放的薄矜初。

  梁遠朝還了書,拿起沙發扶手上的大衣穿上,然後走出書店,迎面向她走來。

  薄矜初竟然想逃,腳很不爭氣的抬不動。

  梁遠朝只是路過她身旁,沒說一句話。

  薄矜初兩隻手絞在一起,想解釋,但她和顧綿說的是事實,好像沒什麼可解釋的。

  那些話被本人聽到以後,除了心虛以外薄矜初更多的是心慌。

  她追上去,攔在男生前面,「梁遠朝,我有話要說。」

  其實她真不知道說什麼。

  「我們很熟嗎?」

  他聽見了,也生氣了。

  梁遠朝走得很快,薄矜初一路小跑跟上,寒風颳的臉頰生疼。

  快到梁遠朝住的小區後門時,她看到了不遠處人行道的紅綠燈下,赫然站著王仁成。

  他看到她了,此時的馬路空蕩蕩的,有鬼在對她笑。

  他的表情活像一個主宰者,看著獵物在自己的世界裡四處逃竄,而他只要一伸手,便可以隨手抓起一隻玩死。

  她終於明白為什麼顧綿會崩潰,會抑鬱,會尋死。

  王仁成的每一個眼神似在告訴她,她不乾淨了,她是他的階下囚,逃了,他總有辦法再抓她回來。

  那是十七歲不可能說服自己去坦然面對的事。

  她害怕告訴父母后,他們不相信她,更害怕告訴領導,怕像顧綿那時一樣,真相被王仁成一張嘴遮的嚴嚴實實。

  她收回視線,突然緊攥著梁遠朝的袖子,隨他進小區。

  「放手。」他停下。

  「梁同學,要有惻隱之心。」她抿唇盯著自己的鞋尖看。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