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她掛了,他繼續打來,他威脅道要是她不來,他就去她家門口候著。

  這要是被舒心知道了,她的腿可別想要了。

  按著陸鐵功發的地址找去,是一家遊戲廳。

  陸鐵功親自站在門口等,後面的張冬瓜、李鐵柱竊竊私語。

  張冬瓜遮著嘴,「能讓老大親自接駕的會是誰?」

  李鐵柱小碎步挪了過去,「肯定是個女的。」

  「這不廢話!」

  「會是誰?」

  「不會是高二那個大波妹吧?」

  「薄矜初?」

  陸鐵功唰一下回頭,猛的一拍倆人的腦袋,「大波尼瑪大波,你才是大波,再說一遍老子撕爛你們的嘴。」

  張冬瓜和李鐵柱瞬間蔫了吧唧。

  張冬瓜著實覺得委屈,「不是他自己說的嘛。」

  「說響點兒讓我聽見。」

  張冬瓜屁都不敢放了。

  薄矜初一路慢慢悠悠晃過去,到遊戲廳門口的時候比跟陸鐵功說好的預計時間足足晚了二十分鐘。

  冬瓜和鐵柱的耐心值即將消磨殆盡,陸鐵功的表現令人意外。

  他的臉上沒有半點不耐。

  若是平時誰敢讓他多等一分鐘,他一定脫下手錶砸在對方臉上,讓他睜開狗眼看看清楚。

  兩人相視無言,心裡默默達成共識,老大認真了。

  這薄矜初到底有什麼魅力,一上來就懟學長,說話不好聽,還不會撒嬌,最重要的是對於跟陸鐵功一起玩,沒有表現出任何興趣。

  所以,老大看上她那一點了?

  李鐵柱的解釋是:征服欲。

  陸鐵功看見來人,趕緊笑臉相迎:「學妹,來的挺快。」

  「我也不學,叫我名字。」

  「得,薄矜初。」他記得第一次正面接觸,她說他不學,所以學長這個詞用在他身上不適合。

  「你這頭剪的不錯。」薄矜初挑眉道。

  陸鐵功摸了摸發頂,平頭扎手。

  「進去玩嗎?」他問薄矜初,轉而回頭對張冬瓜喊:「冬瓜!準備錢。」

  「不去。」

  剛掀開門帘的冬瓜止步,不知所措,「到底玩不玩?」

  張冬瓜這人真沒膽,被女的瞥一眼就慫,還是個學妹。

  陸鐵功讓冬瓜回來,「那就不進去玩了,要不我們去吃飯吧?」

  他看了眼昂貴的電子表,「快十一點了。我知道岑山街上有家西餐廳特別好吃,我們去吃牛排吧。」

  此話一出,冬瓜和鐵柱驚的下巴都掉了。

  陸鐵功有錢,大家都知道,他喜歡撩學妹,大家也知道。給學妹買點零食,送點小禮物很正常,但是從來沒見他帶誰去過那個昂貴的西餐廳。

  07年的物價還很低,而那家西餐廳最便宜的牛排當時也要一百多一份。

  兩個人各點一份牛排,再點個飲料、小食或者甜品什麼的,隨隨便便一頓就能花上個三四百。

  「我不餓。」

  薄矜初家裡不富裕,加上薄遠會賭博,舒心不工作成天搓麻將,她從來沒有吃過一頓好幾百的飯,甚至從來沒進過西餐廳。

  除了從電視裡看到的左叉右刀,除此之外她對西餐的禮儀一無所知。

  沒人知道穿著美麗公主裙的洋娃娃,其實裡面填的是破爛棉絮。

  「那...」陸鐵功撓頭,罵了句操。

  薄矜初施施然抬眸看他。

  「我不是罵你,我...罵冬瓜呢!」

  「......」

  冬瓜委屈,他招誰惹誰了,還莫名被打了頭。

  薄矜初朝陸鐵功勾了勾手,他屁顛屁顛跑到她面前。

  「誰給你的號碼?你要不說,我當場給你拉黑。」

  「說!」他表情複雜,似乎有點難以啟齒,「教務處偷來的。」

  沒腦子的東西。

  教務處里的資料收集的都是家長信息,幸好薄矜初當初填了自己的號碼,不然陸鐵功的電話就打到舒心那裡去了。

  薄矜初當著陸鐵功的面把他的號碼加入黑名單。

  「誒誒誒,不是說了就不拉黑了嗎?」

  「不說拉黑,說了也拉黑。」

  「操。」

  因為陸鐵功一句氣壯山河的操,薄矜初甩臉走人。

  倒不是真生氣,只是想找個藉口離開罷了。她對陸鐵功這樣的人沒興趣,和他多呆一秒就是浪費時間,浪費生命。

  周日街上的人不多,尤其接近飯點,薄矜初從大道拐進后街口的時候感覺身後有人跟著她。

  那人跟的不緊,興許剛好同一條路走而已。

  已經進入后街區域,鄰里皆認識,隨便一喊都有人回應。她沒太在意,只是稍加快步前進。

  穿過很多條巷子,還差最後一個十字口就到家所在的那條街了,身後那人還是沒走。

  本想著拐過去跑一跑,衝進家門就沒事了。

  誰知,薄矜初剛跨出去,看到家門口站著一個睽違已久的身影。

  插入書籤

  作者有話要說:

  拜託姐妹們!評論區敲出你內心的聲音!(罵作者就算了!)

  下章男主會回來的

  還是來給隔壁的文求個收藏

  第十八章

  她還是喜歡穿白色,不過不再是裙子,是一件白色的羽絨服。

  五步遠的顧綿對著她笑,薄矜初發現嗓子乾的說不出話來。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