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薄矜初渾身顫抖,她都不知道自己說了句什麼,「就當被狗咬了一口,打完針就沒事了。」

  顧綿突然失控,甩開薄矜初,「因為咬的不是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不是你!」

  薄矜初被顧綿吼愣了。

  「顧綿,」薄矜初突然冷靜下來,「如果你死了,我就帶刀去學校捅死王仁成。」

  如果顧綿死了,她真的敢。

  「如果南城看不到初雪,那就去北城,如果北城也看不到,那就再走遠一點。」

  總有一個地方,會給你重生的力量。

  五月的第一個星期,顧綿一天都沒來學校,周五放學的時候薄矜初在校門口看到了顧綿媽媽,一位溫婉知性的女士。

  她來找薄矜初。

  薄矜初說了顧綿抑鬱的事情,但是沒說抑鬱的原因。

  五月底顧綿媽媽來學校幫顧綿辦了退學手續,離開了南城,無人知曉她們的去向。

  仙女班長的神話戛然而止。

  ——

  蕉萼白寶珠被送來的時候過了花期,薄矜初每天都會去看一眼那株山茶。

  今天偶然發現它開花了,它是不是和她一樣想主人了。

  顧綿有一句話說對了,她走了,王仁成不可能會放過薄矜初的。

  見者殺無赦,若是不能殺,那就想辦法堵上她的嘴。

  薄遠進屋一會兒,走出來問:「你媽沒回來嗎?」

  「沒。」

  「那我們要什麼時候才有飯吃?」

  「家裡還有點冷飯。」

  薄遠點了根煙,搖頭笑著說:「冷飯怎麼吃。」

  薄矜初沒笑也沒說話,背對著他繼續澆花。

  「突然有點想吃蘋果。」

  薄遠自言自語,說著從兜里掏出一張二十的紙幣,「小初。」

  薄矜初回頭,他甩了甩錢,「你去買幾個蘋果回來。」

  她接過錢,「買幾個。」

  薄遠含著煙,拖了張矮板凳坐下,「隨便,你自己看著買。」

  「到底買幾個。」

  「說了讓你自己看著買啊,這麼大的人了,買點蘋果都不會嗎?」薄遠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薄矜初放下水壺,起身出去。

  水果店好像是梁遠朝每天必去的地方,因為薄矜初又在水果店碰見他了。

  她今天興致不高,看見了也沒打招呼,直接走到蘋果箱前面挑選。

  左邊一筐蘋果長相好看,色彩鮮紅,後面一筐明顯較丑,還有歪七豎八的紋路。

  薄矜初選了右邊的,直覺風吹雨打後的果子才會更甘甜。

  付完錢走到門口,袋子突然破了,蘋果滾了一地,她手忙腳亂的蹲下去撿。

  蘋果沒撿起來,摸到了一隻手,又暖又大,觸感還不錯。

  「不好意思。」

  「有心事?」

  「嗯?」她眼神渙散,好一會兒才聚焦到梁遠朝身上,「沒。」

  梁遠朝抽出手,重新拔了個袋子裝好後遞給她。

  「梁遠朝,我想去你那吹空調。」薄矜初拉著他羽絨服的袖口。

  袖管里的熱氣,也是梁遠朝的溫度,悄悄對上她的指尖傳給她。

  梁遠朝往前走了一步,回頭淺笑一聲:「我家冬天不開空調。」

  「那...我可以和你在一起嗎?」薄矜初重新拽上他的袖口。

  -

  省統測的座位是打亂後隨機排的。

  雖然只是一場模擬高考,但大家都很重視,透過這一次全省排名,可以讓大家心裡有個底,自己到底能上什麼樣的大學。

  饒是陸鐵功這樣的學生也意外認真,沒有在考場裡睡覺,哪怕題寫不來,好歹抓抓頭皮,咬咬筆桿,盡力掰上幾個牛頭不對馬嘴的答案,企圖贏得閱卷老師的同情分。

  而梁遠朝,常年居於第一順位的學神,做完理綜之餘,順帶思考了下昨天發生的事。

  冬日的晚霞夾著寒氣鋪散在水果攤上,昨天的水果攤像仙人下凡擺攤,與周遭隔絕。

  她問:「那...我可以和你在一起嗎?」

  他答:「不可以。」

  他走遠後回頭,看到了她失望的樣子,一下子像泄了氣的皮球,耷拉著腦袋,沒有一點神采。

  蘋果的袋子沒拿好,五六個蘋果滾的比第一次遠。她哭了,淚水模糊雙眼,她用手背抹乾,撿起一個蘋果,眼淚又滾下來,她再抹,再撿。

  最後低著頭回家。

  梁遠朝一直看著她消失在巷口。

  理綜考試結束,打鈴,老師示意考生停筆。

  一個監考老師在上面盯著,另一個監考老師下去收卷。

  「把答題卡放到右手邊,先收答題卡。」

  良久,老師又說:「把試題卷放到右手邊,現在收試題卷。」

  梁遠朝坐在第一列的最後一個。

  模擬考的監考員都是本校老師,收卷老師知道梁遠朝,收他卷子的時候忍不住看了眼,卷子右下角有一幅黑色水筆畫,是一個少女憂傷的背影。

  老師在心裡感嘆,梁遠朝這個名字,果然名不虛傳,別人三小時內題都做不完,他還有空閒時間畫畫。

  了不起。

  薄矜初渾渾噩噩在家過了兩天,假期的最後一天,也是高三統測的最後一天。

  陸鐵功不知道從哪裡搞到了她的號碼,約她出去玩。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