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倒好,林嶼確實只愣愣看著他不再亂動了。

  「這邊。」顧生拿著白板筆徵詢林嶼是否能改動,林嶼頭點的似撥浪鼓一般同意了。

  顧生把錯誤的數據改掉後說,「不來開會是會有一些問題。」

  林嶼一隻手摳著手上鉛筆的木屑,另一隻手不自然的不知道放哪裡,他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能辯解什麼,就盯著地上的瓷磚硬看,企圖把顧生的問題混過去。

  「你畫畫有天分。成績也很好。」顧生轉著白板筆看著改掉的數據道,「並不需要和小蔡做那種無聊的交易。三年的實踐報告換我的組員,你其實有點虧。」顧生雖然在笑,但笑的有些輕蔑。他用詞倒是算得上誠懇,好像是給林嶼提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建議。

  「對不起。」林嶼得知秘密被顧生知道,有些困窘和難過。他想顧生肯定對這件事很生氣,才會說那麼重的話。但林嶼自覺很笨,想不到有什麼補救的辦法,如果熬夜把報告冊里顧生能用到的素材多整理了一份,也能算作一種補償的話。

  他還自暴自棄地想,顧生那麼聰明,也看不上自己整理的素材吧。

  「你沒有什麼對不起我的。」顧生乾脆地否定道,他停止了轉筆的動作正眼看向林嶼說,「有沒有看群信息?我們組周末和氣候組一起露營,你打算繼續單獨行動嗎?」

  林嶼突然被問了活動的事,有些不知所措。但當他猶豫地對上顧生的目光,看到他神色如常,並沒有責怪和厭惡,心裡便生出一些勇氣說,「那我也想去的。」

  顧生聞言微微頷首,從書包里拿出一份資料,邊整理邊說,「隨你。」

  林嶼看著顧生專心分類資料的模樣,心裡癢的像在抓一尾活動靈巧的魚。他試探地問道,「那你是來專門通知我這件事的嗎?」

  顧生餘光掃了林嶼一眼,說,「你報告冊做的很好,內容也過於豐富了。」他把整理好的資料遞給臉燒得通紅的林嶼道,「我看過以後自己也改了幾個地方,來這裡和你道謝。」

  顧生說的落落大方,把資料給完林嶼就背上了書包準備離開。

  林嶼接過資料心裡生出一絲微妙的甜。他看著顧生高高的,清冷的背影,沒忍住跟了出去。在顧生背後猶豫好久才鼓足勇氣問道,「那我能和你做朋友嗎。」

  前方的腳步聲聞言頓了頓,但顧生並沒有回頭。林嶼只是聽到他聲音飄過來說,「我說過了的。」

  顧生沒有什麼情緒地道,「不喜歡目的性很強的人。」

  說完後顧生出乎林嶼意料地轉過了身,揚揚下巴,示意失落的林嶼把手攤開。

  林嶼聽話地張開一隻手,顧生便將一個灰色可塑橡皮捏的老鼠放在了林嶼手心,說,「要言之有物,光明正大些。」

  而後就很快地轉身離開了。只留下林嶼站在原地,傻傻的和造型蠢笨的小老鼠大眼瞪小眼。

  第47章 11.3露營

  露營的當日天陰陰的,並非郊遊的好天氣。

  林嶼坐在母親驅車的副駕上望著窗外。濕度過高的空氣將人包裹起來,一如他沒來由的擔憂。

  手機群里先到長樂湖露營地的同學已經開始搭建帳篷,林嶼被分配的任務是帶燒烤架,所以群里也有催促他快些到場的。林嶼見大家的心情並沒有被天氣影響,也放下心回復了馬上到。

  長樂湖很大,背倚連綿的長樂山綠意盎然。湖邊有森林露營地和水上俱樂部,算不上熱鬧但也不至於冷清。氣候組的學生來得很早,林嶼拖著露營小車走向駐紮地的時候,主帳篷和天幕帳篷都搭好了,有組員在做最後的裝飾,掛串燈和排桌椅。

  林嶼打完招呼就按照組長建議的位置置辦燒烤架。他認真搭建著,並沒有看到水污染組的組員們從顧生的車上下來。

  當林嶼放好炭火布置完,從忙碌中探出頭時,才發現顧生和氣候組的小蔡正在投影幕布前玩賽車遊戲。圍觀的有兩個人,有一個見他們一局結束,就催促著「別玩了,我們要放電影。」

  顧生聞言很快地按了退出鍵,一旁的小蔡不爽地嘀咕道,「我還沒贏一局呢。」但還是把手柄扔下,幫另兩人放起電影來。

  顧生起身去置辦更多躺椅的時候看見了林嶼,他朝他點點頭,幾不可見地笑了一下,在他身邊說,「借過。」就轉身走了。

  林嶼沒反應過來,迷迷糊糊地跟了上去,也拿起一張躺椅問顧生,「是放電影嗎。」

  「對,他們要看費里尼的八部半。」顧生拿著椅子走在前頭,隨意的答道。

  「這樣啊。」林嶼回覆說。他剛準備開口習慣性地說些有的沒的,卻突然像想起了什麼,立刻把嘴閉上了。

  顧生沒發現他的異常,也沒有什麼要和林嶼談天的,兩人沉默地把椅子放下,就準備觀影。

  林嶼坐在了靠顧生很近的地方。他暗自開心默默觀察顧生的時候,卻發現他肩頭白色的衛衣上,落了一隻很小的草蟲。

  林嶼突然對顧生道,「你不要動。」就準備伸手幫顧生撣開。

  就在林嶼快要碰到顧生肩頭的時候,那隻伸出的手快速的,被很涼的另一隻手很輕地拍掉了。顧生的身體不明顯地躲閃了一下,又面無表情地問林嶼道,「怎麼。」

  林嶼沒想到顧生會躲開,有些尷尬地說,「你肩上有隻蟲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