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顧生聞言歪過頭,看到那隻草蟲後,拎了拎衣領把他抖掉了,這才坐正了一些,但林嶼卻感覺他的位置好像離自己遠了一點點。

  「謝謝。」顧生禮貌地說完,就轉頭看向幕布了。

  「不用。」林嶼失落的回應著,也不自覺地拉遠了一些躺椅。

  電影還剩十多分鐘的時候,林嶼聽到了細微的鼾聲。原來是選這部電影的組員已經看睡著了。他又四下看了看,觀影的四個人里只有他和顧生是醒著的。

  顧生明顯也聽到了鼾聲,他轉頭的時候和林嶼四目相接,兩人都無聲地笑了起來。

  「是因為黑白片助眠嗎?」顧生輕聲地問林嶼道。

  林嶼沒想到顧生會和自己攀談,未經思考就說,「不會,我覺得很好看。」

  「是嘛?」顧生像是聽到了什麼稀罕的言論說,「你覺得哪裡好看。」

  「感覺很親切,就像分不清現實和夢境一樣。」林嶼看著屏幕上所有的演員像馬戲似的拉成一個圈,對顧生感嘆說,「就像台詞說的,『生命是一場盛宴,我們生活在一起。』我覺得不僅是和人交際生活,也有和分裂的自己共存的感覺。」

  顧生安靜地聽著,沒有回答什麼,他抬眼時似乎饒有興致地看了看林嶼,才說,「是嗎。」又說,「我只看到了荒誕。」

  「確實表現手法很荒誕和超現實。」林嶼不算認同地思考道,「但這樣表現出了生活的本質,至少我覺得誠實。」

  顧生靠在躺椅上,斜著眼看了看林嶼,隨意地問他,「你覺得生活荒誕啊。」

  「我。。。」林嶼話還沒說完,突然聞到了燒烤的香味,緊接著一方烤盤出現在了他眼下。

  「你們別看了,帶的食物都烤的差不多了,趕快過來。」負責燒烤的氣候組組長示意林嶼道,他也揚起下巴意思了顧生,顧生說馬上就來。

  「謝謝你的觀影心得。」顧生站起來把躺椅放好,在林嶼疑惑的表情面前笑道,「讓我覺得這部片子也不算完全的窒息。」

  林嶼很少看到顧生笑得這麼真心。他看過太多禮貌的,輕蔑的,僵硬的笑容,卻第一次明白顧生生動起來原來這樣溫柔。

  林嶼的心率不住的快了些許,他不好意思地對顧生說,「這沒什麼好謝的。」又快步跟上顧生說,「我們下午可以繼續看別的。」

  「我是可以,但估計他們不允許。」顧生說完指了指坐在野餐墊上擲骰子轉飲料瓶的幾個人道,「估計我們逃不掉。」

  「阿生東西都烤好了你們也不吃,快過來。」野餐墊上稀稀疏疏坐了四個人,有同學招攬道。

  顧生悠閒地找了個空位坐下,又看向林嶼說,「先坐吧。」

  林嶼見顧生旁邊沒有空位了,就選擇坐在了性格比較友好的組員旁邊。

  「差不多大家都到齊了,那我們開始新一輪的真心話大冒險。還是剛才的規矩,猜拳定勝者,然後轉瓶子,指到誰誰聽命。」氣候組組長一邊說一邊把烤盤遞過來,要林嶼和剛才看電影的幾人分食。林嶼雖然覺得遊戲無聊,但還是感謝了組長的好心。

  高一的學生玩這個遊戲的驚險程度很小。成年人在酒局上玩的如果是大風大浪,那他們就是細波微風,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抽到真心話的人無非是被問,喜歡誰啦,初吻還在不在啦的八卦問題。大冒險也就是抱抱親親噁心一下旁邊人,或者去對陌生人講笑話。

  顧生的運氣今天意外的很差。玩了六局有兩局都是輸家。問他選擇什麼懲罰,他非常坦蕩地都選擇了真心話,因為覺得這些問題沒什麼不能開誠的。

  他被問的第一個問題是初吻的時間。顧生沒所謂地回答說是小學,引起大家一陣起鬨。有人問他為什麼那麼早,他想了一會,很認真地答覆說,「看英雄電影,最後都有吻戲。就試了試。」

  周圍人開始笑他胡說八道,顧生也不辯解,懶散地接受著調侃,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

  後來他又輸,贏的人又接著上一個問題道,「那你親過多少人啊。」

  問的人本意是打探顧生的戀愛史,但顧生很乾脆地回答道,「我忘了。」

  弄得大家又起鬨他厲害,說他是海王。顧生皺了皺眉說,「不是,後來打遊戲,遊戲裡有一些劇情是這樣。我就都跟著學。」

  小蔡聞言調侃道,「你以前還玩搶劫殺人的遊戲呢,怎麼也不見你學啊。」

  「因為犯法。」顧生冷靜地解釋說。

  「那就是說不犯法你就會嘗試嗎。」對方無語地追問道。

  顧生聞言陷入了沉思。由於他想的太久,周圍的空氣也詭異地變得沉默。

  「我也不知道。」顧生最後誠懇地給出了答案。

  大家嫌棄了他一陣。雖然並不清楚為什麼顧生要在這種簡單的問題上思考這麼久,就只當他是玩笑話,推搡著問題就渡過去了。

  顧生也跟著他們笑。只不過又變成了林嶼熟悉的那種,十分單一的假笑。

  第48章 11.4外套

  猜拳進行到第十局,小蔡取得了轉瓶子的權利。他痞笑著對顧生說,「再到你的話我可要問勁爆的了。」顧生挑挑眉說,「你試試。」

  瓶子在周圍的起鬨聲中飛速轉起 ,林嶼很緊張地盯著瓶口。他既期待轉到顧生,這樣可以了解他更多。又害怕轉到顧生,怕他被問到為難的問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