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還沒等顧生思考問題的可行性,林嶼就沿著老路一路小跑,樂呵呵地撐著顧生的書桌問他,「你們組是不是差人,可以帶上我嗎?」

  顧生聞言猶豫的時候,別的幾組已經人數統計完畢,他不得已地把名單報了上去。看著遠處林嶼望著黑板上的分組開心的笑臉,顧生充滿了疑惑。

  於是他在放學的時候留下來,逼問起退組的好友。

  對方被堵得沒辦法才交代說,是林嶼提出,願意幫他寫每月五千字的社會實踐報告做交換。

  顧生不可思議地問道,「這麼沒義氣,幾篇報告就把我賣了?」

  「不是幾篇報告,是這三年每個月的實踐報告他都願意幫我寫。是不是很划算。」男生很得意地笑著說,「不過你也要防著討人嫌,他成績還可以,這麼巴結你好像是因為他也想進學生會,我看他好像也填申請表了。」

  顧生聞言一時無話。但他心裡還是生出了一些反感的情緒,覺得同學之間這樣買通的心機太過,沒必要也確實惹人厭。

  所以當水污染組的四人第一次開會,明確了個人分工散會以後。林嶼找到正在收拾書包的顧生說,要不要一起去圖書館收集資料的時候,顧生一口否決了他。

  林嶼聞言有些怔愣,他知道顧生平時只是冷淡,但都不至於把話說的決絕。

  他便試探地問顧生,「為什麼呢。」又說,「你有什麼忙我都很願意幫的。」

  顧生抬眼看了看他,把桌面上唯一的鉛筆袋放進書包,而後單肩背好包後,與林嶼擦肩而過道,「不必了。我還是喜歡和目的單純一些的人合作。」

  第46章 11.2老鼠

  之後組內的幾次會議,林嶼都沒有到場。

  他委託了另一位較友善的組員,把自己的報告冊交予組長顧生,請假的理由是家中變故。

  在做各自的作品前展開最後一次會議時,和顧生交好的一位組員,拎著林嶼托人帶來的報告冊道,「討人嫌還真奇怪,明明那麼愛粘著你,居然不來開會。」他四周望了望,壓低聲音對顧生說,「我聽小蔡說,討人嫌和你同組,是他答應寫三年的實踐報告換來的。你說他是不是有毛病啊,下了血本還不來,是要變相吸引嗎?」

  顧生緊了緊眉頭瞥了他一眼,攤開林嶼的報告冊,一頁頁若有所思地看著,漫不經心地道,「我對他說了。」

  「啊?說什麼了?」友人疑惑道。

  「說不喜歡目的性強的人。」顧生邊說邊在林嶼的報告冊上畫了幾顆星號,並且根據他的資料,也在自己的報告冊上做了修改。

  「阿生居然也有冷血的一面啊。」友人意外地感嘆道。

  顧生飛速掠過紙面的鋼筆頓了頓,又很快恢復了流暢的書寫。

  「會不會你想多了,林嶼只是喜歡你啊?」另一位組員對顧生開玩笑道。

  「別說了,晦氣。」顧生友人避之不及地嫌棄道。他朝顧生探了探頭,見他正全神貫注地閱讀林嶼的報告冊,並且在上面做了一些標註。其他組員的報告冊上並沒有這樣的特殊待遇。

  顧生把報告冊全看完後,收好了眼鏡。捏著鼻樑問另一位組員道,「林嶼給你這份報告的時候人在哪裡?」

  「美術課下課時他在三號畫室,但我看他不像要回家,好像在釘紙。」組員想了想答道。

  顧生聞言又心不在焉地翻了翻林嶼的報告冊,就說,「所有匯總的資料都發過了,接下來自己畫作品的時候還是要注意展示出創作思路。」他把桌上的資料整理了一下放進書包,就說,「那我先走一步。我們周天露營的時候再見。」

  「唉,你這麼著急去哪啊。」友人對著顧生的背影喊道。

  「三號畫室。」顧生揮了揮手,聲音消失在自習室的後門。

  顧生到畫室時,林嶼的創作已經開工了。他左側的白板上寫滿了創作思路和數據,右邊支起一張全開的畫板,上面畫有一副抹香鯨的骨骼。如果顧生沒有記錯,林嶼是想畫骨骼作為船隻,上面承載污染廢料。

  顧生不覺得這個創意有什麼新鮮的,但他知道林嶼擅長畫,便在第一次會議時也未多加干涉。

  顧生在教室邊緣找了一張桌子,手一撐坐了上去,弄出了些聲響,這才讓專心致志的林嶼察覺,疑惑地轉過頭來。

  顧生覺得林嶼轉身後的表情很有趣,面部肌肉的走向被他歸於「驚訝」和「震撼」的兩個分類之間,手上的筆也很戲劇性地掉了下來,他趕快跑去撿,沒想到慌亂中還踢了一腳,筆一下滑到了顧生的附近,林嶼便猶豫了一下,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便沒有再上前。

  「你尾骨的結構畫錯了。」顧生坐在桌子上,淡淡地說道,他看起來似乎有些無聊,就從旁邊的公共筆盒裡拿了一塊可塑橡皮開始捏。

  「啊。。。這樣嗎?」林嶼聞言反應了過來,他四肢僵硬的像被顧生的聲音控制的木偶,在自己的畫上改了幾筆茫然地問道。

  「大概是這個弧度。」顧生手速很快地捏了一個抹香鯨的大致形象說,「尾骨的弧度沒有那麼彎。」他把自己捏的抹香鯨尾巴呈現給林嶼看,林嶼隔空觀察了一會兒,又開始改動自己的畫稿。

  「白板上的數據也錯了。」顧生把可塑橡皮又捏回圓形,對著在改抹香鯨尾巴的林嶼道。

  「啊,哪裡。」林嶼聞言放下筆又很無措地去看白板。顧生觀察著他忙來忙去毫無主見的樣子,好像兒時家裡養的寵物鼠,呆頭呆腦地四處亂竄。他覺得好笑,不由地從桌上跳下來,走近了林嶼一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