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共情不了別人的愛,就學電影的男主角送禮物,送親吻,說自己也不太明白的情話。他太想要融入普通人的生活,生怕自己奇怪的出醜給他人帶來麻煩。

  這樣的一句話是他想了很久,分析出來最有可能給林嶼帶來便利的承諾。雖然他仍然看不懂甜言蜜語,看不懂天長地久,可那又怎樣呢。

  他自認沒有人比他更知道林嶼需要什麼,自己又能給出什麼。

  顧生聽著林嶼的伴奏停了下來,而後感到唇上漸漸傳來柔軟和溫度,就明白了戀愛很差勁的自己似乎也擁有了說對情話的可能。

  第45章 11.1單純

  琴房裡兩人耳鬢廝磨了片刻,顧生又帶著林嶼路過書房,剛巧遇見打掃衛生的家政阿姨。午後暖人的陽光從薄紗簾里透出來,把書櫃裡剛剛擦洗過的獎盃獎牌都鍍上了一層亮金色。

  林嶼在光線較暗的門口,指著柜子里斜下方的獎盃問,「那個是高一的時候,我們分在一個組的時候拿的吧。」

  顧生聞言牽著他進了房間,站在明亮的陽光下回憶道,「好像是。」他仔細看了看獎盃下方的刻字,是本市環保主題的繪畫比賽少年組的金獎,顧生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你是銀獎嗎。」

  「是銅獎。」林嶼沒有什麼失落感,他覺得顧生不記得也正常,最開始的時候兩人之間的交際少得可憐,若不靠自己主動可能小組活動結束,彼此都稱不上朋友。

  「是嗎?」顧生挑了挑眉對自己的記憶力以示不滿,但他看著獎盃又想起了什麼,就轉頭對林嶼笑道,「我突然想起來,開學那會兒,其實我並不太喜歡你。」

  「啊?」林嶼被牽著的手僵了僵,他以為顧生這麼寡淡的性格,應該都忘記了開學時的不愉快。他有些委屈地問道,「怎麼這樣啊。」

  顧生捏了捏林嶼的臉,又把他按進了書房的沙發,頗感懷念地解釋起來。

  高一開學伊始,顧生對林嶼是很有印象的,不過算不上什麼好印象。

  新學校和新學期讓藝術班的學生們很活躍。到校後老師還沒進班,位置也都是隨便坐的,大家交際的熱情只增不減。

  顧生和班裡另一位同學幫老師先行分發教材。教材數量多且科目雜,兩個人處理稱得上費勁。

  而林嶼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顧生身邊的。

  顧生本以為是好心來幫忙的同學,剛想麻煩他抱另一摞書。哪知道林嶼一見到他,就直愣愣地盯著,也不說話,就好像被施了凍結的魔法,看得顧生莫名其妙。

  顧生只得在忙碌中抽出一些精力問他,「同學,有事嗎?」

  林嶼聽了顧生的問話才如夢初醒地回過神來,他看起來忐忑不安,臉也漲的像番茄一樣,僵硬地伸出一隻手對顧生說,「你,你好,我叫林嶼。」

  顧生手上很忙,前桌的人示意他教材已經發完,還有人沒拿到,要去教務取貨補發。顧生耳朵聽著記下,又抬起眼疑惑地看了看林嶼,並沒有和他握手的意思。林嶼也反應過來自己行為的怪異,趕緊收回手在褲腿上蹭了蹭道,「那個,同學,你是不是暑假在市美術館參加了少年書畫展?我也參展了,感覺你好厲害,畫抽象畫的人數很少。。。」

  林嶼話還沒說完,顧生就打斷了他道,「抱歉。現在比較忙。」顧生沒想到同班為了結識自己的人會這麼迫切。他初中時身邊也有這種巴結的人,他不喜歡的同時還覺得他們有些麻煩。沒想到到了高中這種人竟然仍舊存在。

  「畫展上人太多了,我也並不認識你。」顧生禮貌地對林嶼說完,就不再理他去和別的同學統計缺失教材了。

  林嶼看著顧生離開的背影,張著嘴似乎要說些什麼,但到底還是什麼都沒講,只是垂下頭灰心地離開了。

  顧生行到遠處瞥了他一眼,又忙起了班級里的事,很快忘記了剛才的一切。

  之後開學後的一個月里,林嶼便開始頻繁地對顧生沒話找話講。

  林嶼坐在第一組前排,而顧生在第四組後排,幾乎是班級的對角線,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的關係。但林嶼還是厚著臉皮,跨越整個班的距離去找顧生。

  顧生剛開始還礙於情面回應他。後來次數多了,顧生又不太搭理林嶼,導致他的朋友開始在背後稱呼林嶼『討人嫌』。

  顧生聽到這個稱呼的初始還制止別人這麼說。但在無數次下課看到林嶼興沖沖地過來,只為和自己說一些無關痛癢的廢話後,也不再對這個稱呼有什麼反應。

  而環保主題比賽的徵稿也是在一個多月的時候發布的。

  藝術班裡大概有二十個美術生,老師要他們四人一組準備同一個題材。

  顧生拿到這個主題首先想選的題材是水污染,他認為這個主題繪製比較出效果,拿到金獎的可能性最高。他對這個比賽是很有野心的,覺得對下學期進學生會很有幫助。

  在顧生決定了水污染的主題後,先後通知了親近的幾個朋友,大家都對這個命題沒有異議。就在顧生準備把小組名單上報的時候,其中一個成員突然說他要改氣候變暖的主題,不和他們一起了。

  顧生問他為何突然變卦,他也回答地支支吾吾,只說自己有事,要顧生另找他人。

  顧生一時也有點難辦,那個退出的人就建議道,「你讓討人嫌加入唄,他肯定很樂意。」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