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嶼拿著換洗的衣物先去了浴室,顧生便從書包里拿出習題冊繼續做題。直到林嶼沐浴完搭著毛巾出來,顧生始終伏案算題就沒有離過桌。

  林嶼敲敲桌面感嘆道,「原來你在家這麼努力啊,我以為你都是靠智商的。」

  「不靠智商的,我只對感興趣的方面記憶力好。」顧生邊寫邊回答道。

  「哪些算你的興趣呢?」林嶼好奇道。

  「比如今天地鐵的宣傳海報,是許昌零五年時,二十三歲第三季度創作的作品,名稱是《東風》。用山谷里風的回聲的聲波形狀作畫,是他概念山水的初期作品。」顧生放下鋼筆,想了想又說,「他的想法確實還可以。」

  「我做為粉絲都不知道這些。」林嶼羨慕地看著顧生感嘆道,「你大概還是靠智商的。」

  「不會,我只有這個這個方面的記得住,其他方面的都很普通。」顧生淡淡地回答,起身從背包里翻出了換洗物品,準備去浴室。

  「啊,為什麼會這樣啊。」林嶼聞言疑惑道。

  「因為記畫是興趣。」顧生關上浴室門前對林嶼笑笑地說。

  顧生從浴室里出來時,林嶼已經躺上了床,他靠著床頭在喝一罐盒裝牛奶。顧生擦著頭髮靠近書桌,發現上面放了一瓶燕麥奶和一瓶牛奶,旁邊還有一小袋佐餐餅乾。

  「我怕你乳糖不耐,就帶了兩種口味。」林嶼看著拿起奶盒的顧生說道。

  「你知道我乳糖不耐?」顧生看了看燕麥奶的成分表,並沒有打開盒子。

  「在咖啡店加奶的時候,你都會替換牛奶不是嘛。」林嶼肯定地回答道。

  顧生聞言點點頭,說,「我是有點乳糖不耐,但這個問題其實可以治好。」

  林嶼不太清楚他為什麼要治療這種無關痛癢的小病,卻還是順著他問,「那怎麼治啊。」

  「喝牛奶的時候配著麵包或者餅乾,一次一次地增加牛奶的數量,就可以脫敏。」顧生坐下來,對著離他書桌很近的林嶼認真地解釋道。

  林嶼說,「那要是脫敏的過程中還是不耐受呢?」

  「多嘗試幾次,忍一忍就過去了。」顧生一邊回答一邊打開筆記本總結一天的行程。

  「其實也沒必要,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林嶼試探地說了出來,顧生在一些小事上總有特別的執念,有時候林嶼都為他感到困擾。

  「還是不要顯得特殊比較好。」顧生頓了頓筆,看著兩盒奶製品想了想,還是打開了牛奶。

  林嶼無語地看著他,撐著腦袋問,「沒必要這樣勉強自己吧。」

  「習慣了。」顧生打開餅乾,一邊吃一邊喝。

  林嶼越是看他,臉上的擔憂就越顯濃重。顧生並不想繼續自己乳糖不耐受的話題,就對林嶼說,「明天你不要抱太大希望見到許昌,他不是一個特別有時間觀念的人。」

  林嶼疑惑道,「你怎麼好像和許昌老師很熟的樣子。」

  「還好吧,以前為了學畫見過,他不太守時。」顧生把吃了一半的餅乾放到一邊,挪著椅子對著林嶼道。

  「你是不是不太喜歡許昌老師啊。」林嶼試探地問道。

  「不會。只是覺得你沒必要對他有那麼高的期待,就是普通人。」顧生補充完想了想又問道,「你喜歡他到聽不了壞話嗎?」

  「許昌老師不能算普通人吧...」林嶼聞言不認同地喃喃道。

  「很少見你特別喜歡誰,但是為了這個特展你準備了很久。」顧生托著下巴回憶了林嶼最近的行為總結道。

  「不會,我還是有很多喜歡的人的。」林嶼反駁道。

  「哦,比如呢。」顧生懶懶地問道。他忙了一天其實有些困,大腦這時候運轉的速度跟不上嘴的隨意。桌燈暖黃的光傾斜下來,灑在他輪廓分明的側臉上,從林嶼的角度看去,顯得慵懶又英俊。

  「比如...」林嶼的一個你字剛到了唇邊,他就馬上反應過來,立刻把話吞了下去,大聲說出了他發小的名字。

  「這麼喜歡他啊。」顧生很無語地看著林嶼道,「那還不如喜歡我。」他指指自己笑著說道。

  林嶼聞言呆呆地望向顧生,好像他是什麼外星的新奇物種,顧生被看的莫名其妙,無奈地聳聳肩說,「我開玩笑的。你想什麼呢。」

  「哦...」林嶼愣愣地點點頭,而後慢慢地挪進被子裡,他側過身背對著顧生,又把被子拉過頭頂蓋了起來。

  顧生見他準備入睡,也並未多想,只是配合地把桌燈的光線調暗了很多。

  次日林嶼起床後本想喊顧生一起吃早飯,但在看到顧生的時候嚇了一跳。

  顧生蜷縮在床上,臉色和床單一樣蒼白。薄汗從額頭上慢慢滲出,大顆的汗珠滑落在枕頭上。林嶼拍著他的手臂焦急地問道,「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顧生把身子縮了縮,皺著眉睜開眼道,「你去看展,別管我,我胃有點不舒服。」

  林嶼有些不知所措,他把顧生扶起來說,「你看起來很嚴重,我們去醫院吧。」

  顧生用潮濕的手握住林嶼要他鎮定一些,又從床頭摸過手機,熟練地打了一個電話,掛機後對林嶼說,「沒事,應該是昨天牛奶喝多了,我叫了車,一會兒去醫院,你去看特展。」

  林嶼沒理會顧生,問他車什麼時候能來,而後拿過浴巾給他擦汗,再拿乾淨衣服要顧生換上。兩個人忙碌了沒一陣子車就到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