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顧點點頭笑著說,「真的,我就坐過一次火車,也不是在國內。」

  林嶼半信半疑地落座後,本想和顧生聊聊去d市的行程。而顧生卻起身從背包里抽出一本習題冊,很專注地做起了作業。林嶼看看手上的隨車雜誌和顧生的習題,鬱悶地問道,「不用這麼刻苦吧。」

  顧生瞥了他一眼,一邊在紙上勾畫,一邊隨意地說道,「早上講的題有幾道很有挑戰性,一直想算,一個小時的車程剛剛好。」

  林嶼聞言只能心不在焉地翻著雜誌,偶爾偷偷的瞄幾眼做題的顧生。車開了之後,他就百無聊賴地維持著這個狀態。就在他不知第幾次瞥過去看的時候,正巧對上了顧生探究的眼神。

  顧生皺著眉停下筆看看林嶼,又掃了眼他的雜誌。書上剛巧翻到一位財經人士的專訪頁,他不解地問道,「怎麼了。」看了看書又打趣地說,「你有生意方面的難題嗎。」

  林嶼像是被抓到偷看的考生,尷尬地撓撓頭支支吾吾道,「你還有沒有習題本,我也想做幾道題,感覺無所事事。」

  顧生聞言讚許地說,「有的。」就從練習冊後面翻出一張卷子,拿出來遞給林嶼道,「試試看。」

  林嶼接過卷子,上面幾道題有顧生圈過的痕跡,他找了一道幾何題躍躍欲試地算了起來。可林嶼對著題目認認真真揣摩了十來分鐘,也仍然沒有頭緒。他看了看也在專注算題的顧生,並沒有放棄,又演算了很多遍。然而直到顧生給他的草稿紙寫的密密麻麻,他也沒有算出結果。

  「你一道題寫了快四十分鐘。」顧生淡淡的聲音響起,才讓林嶼從題目中探出頭。「這個效率不是特別高。」顧生冷靜地做了點評,在看到林嶼苦惱的表情後有一瞬間的茫然和遲疑。他想了一會兒才猶豫地說,「或許可以看看輔助線有沒有畫錯。」

  林嶼聞言低頭檢查了一下,改正了幾遍輔助線才豁然開朗。他欣然地抬起頭對顧生笑道,「謝謝了。」

  顧生盯著這個燦爛的笑容愣了一下,又低下頭髮了一會兒的呆。才在練習冊上隨便寫了幾筆輕聲地說,「不用。」

  林嶼順著輔助線把題目解出來後,車就剛好到達了d市。林嶼收拾好東西,準備出站乘坐地鐵。

  他去自助機買了票遞給顧生,兩人並肩上了車,顧生沉默地跟著林嶼走著,直到站在地鐵上,看著亮著的路線圖,才頗有興致地對林嶼說,「你看,這個到站了會閃紅燈。」

  林嶼轉過頭像看外星人一樣問顧生,「你也沒坐過地鐵?」

  顧生看他張大嘴吃驚的樣子像是某個好玩的卡通人物,便笑著說,「也是第一次。」

  「你是少爺。」林嶼搖搖頭無奈地說,「和我一起委屈你了。」

  「不會。」顧生很快地否認道,又指指閃著紅光的線路圖說,「要允許別人有無知的一面。」

  林嶼搖搖手嘆了口氣說,「你要是無知,我就是草履蟲了。」

  顧生並沒有接話,兩人都無言了一會兒,林嶼又打破沉默找起話題問,「你怎麼也想來看許昌老師的特展?」

  「聽你一講想起來了,確實可以一去。」顧生回答的時候繞開了林嶼的眼睛,看向了閃著光點的路線圖標。

  「當然值得一去,許昌老師的作品就是最棒的。」林嶼肯定地稱讚道。然而他發現顧生的表情好像並不贊同,就曖昧地向他眨了眨眼睛,用手肘輕輕碰著顧生的胸口,小聲地說道,「聽說許昌老師本人長的超級帥。」

  顧生聞言先是微微蹙眉,接著與林嶼隔開了一點距離,語氣並不似平日的溫和道,「是嗎。」

  隨著車站報站女聲機械的聲音響起,顧生突然抓住了林嶼的手臂,輕輕拽著他走出地鐵,而後面無表情地補充了一句話道,「我覺得就還好吧。」

  第40章 9.3脫敏

  「你見過許昌老師?」林嶼跟上顧生的步伐,頗感興趣地問道。地鐵站的一個廣告位上剛巧投放著許昌特展的宣傳海報,像聲波一樣的山水線條延展著,襯得站在廣告前的顧生好像畫中人,林嶼不禁叫停了顧生,拿出手機來給他拍照。

  「見過。」顧生淡淡地回答道,他任由林嶼拍著照,但表情並不友善。

  林嶼拍完顧生又轉回前置攝像頭,興奮地和許昌的海報拍了合影。鏡頭裡的顧生嘴角下沉,林嶼笑容陽光,但因為像素不高,所以海報背景顯得模糊。

  林嶼反覆地看著拍好的照片,雖然感嘆著拍不清楚的可惜,但還是頗為得意地問顧生,「怎麼樣,許昌老師的海報做背景也很好看吧。」

  顧生瞥了一眼照片,便轉身往出口走。林嶼這才著急地跟了上去,邊走還邊對顧生說,「一會兒我彩信發給你。」

  顧生冷著臉攔了一輛出租,讓林嶼先坐進去,自己才踏進車門,而後幽幽地說了一句,「不必。」

  兩人打車到了林嶼預訂的酒店,是一家性價比不錯的,鄰近美術館的客房。顧生環顧了一眼房間,皺著眉評論道,「不是很寬敞。也不算很乾淨。」

  林嶼聞言有些不好意思,只能無奈地說,「這是我找的最合適的了,你適應一下。」

  顧生意識到自己的失言,他把背包放在沙發上改口說,「不過有書桌,功能還是全的。」而後又問林嶼要哪張床,林嶼選擇了離書桌近的那一張,顧生點點頭,坐在了另一張床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