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接送的人先把顧生推進后座,又問了林嶼一些狀況,安慰他不要著急,就很快的把他們帶到了醫院。顧生的就醫手續都已經辦好,順利地進了急診。

  林嶼坐在外面的沙發上等了一會兒,醫生便出來告知他是急性腸胃炎,掛完水吃點藥就能出院了。林嶼這才鬆了一口氣。

  林嶼跟著護士到了顧生的病房,是很舒適的單間。顧生並不像剛才那樣虛脫,只是臉色還是灰白的,精神卻好了些許。他掛著水看到林嶼進來,便很抱歉地說,「耽誤你看展覽了。」

  「沒有的事。」林嶼否定道,又說,「我就叫你不要勉強喝牛奶吧,哪有人練習脫敏的。」

  「我以為這個也很簡單。」顧生把床升起來,對著林嶼笑道,「我經常嘗試脫敏的實驗,這還是第一次翻車。」

  林嶼疑惑地看著他,不理解顧生這種自我折騰,他茫然地問道,「你還進行過別的脫敏實驗嗎?」

  顧生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對林嶼說,「是啊。」

  林嶼問他,「比如呢。」

  顧生仰著頭看著慘白的天花板,聞著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和藥物混合的異味,皺起眉不情願地回答道,「比如戀愛吧。」

  第41章 9.4酒會

  「你不適應戀愛?」林嶼狐疑地問道。他想顧生說他不會戀愛就和優等生說考的不好的性質一樣,都是出於禮讓的謙詞。

  「以前真的是很讓我挫敗的一件事,後來練習了就好很多。」顧生臉色蒼白的笑笑,言語聽起來並不是很有說服力。

  「戀愛要怎麼練習...」林嶼聞言一頭霧水,他並沒有覺得顧生在戀愛上有什麼挫敗,他親眼看過太多次對顧生的告白,也看過顧生與伴侶的親密,並不覺得這些溫存有練習的嫌疑。

  「你以後需要這些技巧的時候,我都可以傳授你。」顧生頗具信心地說著,露出了過來人的微笑。

  或許人在生病時都有一些傻氣和遲鈍,顧生又很突兀地補充道,「但估計這些技巧對許昌老師不管用,他是個怪人。」

  「你說什麼呢,我和許昌老師都不認識啊。」林嶼被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他撓了撓頭感嘆道,「這次也見不到許昌老師了,下周我再來d市看一次展覽吧。」

  「我陪你。」顧生肯定道,「要司機開車送,我來安排,算是對這次的補償。」顧生把輸液器調快了一些,又說,「晚上一起回程吧,我已經好多了。」

  「不用,我暈車。下周我還是自己來吧。」林嶼幫顧生把沒蓋好的被子拉平,又站起身說,「我今晚回去,還有作業要寫。剛才送你來的叔叔說他們明天接你回去,你不要逞強。」

  「你就走?」顧生皺著眉著問林嶼道。

  「不是,我去給你買點流食,從早上到現在你還沒吃東西。」林嶼剛說完,自己的肚子也叫了一聲,他尷尬地對顧生笑了笑說,「我好像也有點餓。」

  「對不起。」顧生莫名地鬆了口氣,又笑著對林嶼說,「快去吧。」

  林嶼點點頭,又向進來的護士詢問了顧生大致的忌口,就匆匆去買餐點了。

  當日晚些時候,林嶼告別顧生準備坐高鐵回家。顧生打著點滴沒有挽留,只說,「下周我還是陪你來。」

  林嶼說不過他,就答應了下來。

  兩人於下一個周末的傍晚,依舊約在了火車站,沿著第一次的路線重複走了一遍。車次和賓館都承襲著上周的方案,所以第二日的看展也很順利。

  只是這次的展覽並沒有藝術家到場,多少讓林嶼有些遺憾。他戴著耳機站在一個聲音裝置前對顧生說,「真想問問許昌老師,怎麼能有這麼豐富的創作思路。」

  顧生瞥了他一眼,背著手思考了片刻,似乎在斟酌什麼。

  在跟林嶼觀賞了展館所有的作品後,離開前顧生試探地問道,「你真的那麼想見許昌嗎?」

  林嶼毫不猶豫地點頭說,「想問一些問題。」他想了想又說,「但不可能吧,而且高中生的提問在他看來都很幼稚吧。」

  顧生抵著下巴說,「我知道他什麼時候還會過來。」他頓了頓道,「閉幕酒會的時候肯定會到場的。」

  林嶼無語地看著顧生說,「可是我們沒有邀請函啊。」

  顧生不在乎地搖搖手,「這個不重要,主要是閉幕可能還要一個多月後。」

  「真的嗎?等一個月就能見到許昌老師本人嗎?」林嶼聞言開心地搖著顧生的手臂,顧生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有點像吃了口味很酸的糖果。

  「你不要太期待了,計劃也不一定確切。」顧生乾巴巴地說道。

  可林嶼並沒有聽進顧生的勸言。接下來的一個月里,他都過得很有盼頭和活力,顧生開始看著還有些無語,之後也隨他高興去了。

  酒會的當天兩人請了晚自習的假,商量後還是決定乘顧生家的車去d市。林嶼沒有正裝就穿了學校的校服禮服,顧生看了看,也叫司機備了同款的禮服去酒店時更換。

  一路上林嶼害怕把熨好的校服坐皺,一直正襟危坐在汽車后座上,顧生看著好笑地問,「你怎麼不怕暈車了?」

  林嶼侷促地調整了坐姿道,「我吃了兩粒暈車藥,都是強效的。」

  顧生有些驚訝地問道,「就是酒會,沒必要這麼重視。」

  「我想給許昌老師留個好印象。」林嶼認真地對顧生解釋道。顧生聳聳肩,他不理解林嶼對許昌的執著,只說,「等你見到許昌以後再說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