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嶼自顧自想了一會兒,沒有意識到顧生站過來,他發呆很久才發現顧生。顧生還是在抽電子菸,他問林嶼介不介意,林嶼搖了搖頭。

  「在想什麼?」顧生問他,林嶼猶豫地說,「沒什麼。」他看顧生面露擔憂就又說,「想到以前很憧憬這裡的時候。」

  顧生笑著說,「這裡沒什麼好的,太潮了。你要是呆久了,手臂創口應該會痛。」他煙抽了一會兒又覺得沒意思,就收起來說,「不過我們就呆兩天,你想要在河邊住也不是不行。」

  林嶼聞言驚訝之餘又感到溫暖,他想顧生說自己不周到真的是一種過度的自謙。

  顧生陪林嶼站了一會兒問他是要休息還是出去轉轉,林嶼說想坐人工船,顧生欣然同意了。

  人工船通體漆黑,鋪著翠綠耀眼的地墊,放著一張雕刻繁複的木沙發,像童話里的寶座。船夫在船尾掌船,離兩人有些距離。

  林嶼把顧生推到沙發上拍了好幾張遊客照,顧生要他不要鬧,說小心掉下船去,會被凍死。

  林嶼立刻收斂了很多說,「我不是冷死的,我不會游泳。」

  顧生好笑地問,「你小時候沒學過嗎?」

  林嶼點點頭說,「要不你以後教我?」

  顧生想了一會兒,勉強應了好。

  林嶼「切。」地說了一句,「這么小氣嗎。」

  顧生猶豫了一會說,「其實我也不算很喜歡水。」他看著遠處的橋廊若有所思地說,「我六歲第一次游泳是和我父親。」顧生的聲音在槳聲中顯得有些沉重,「當天我就學的很快,父親很滿意。可我最後一次向他展示游泳成果,扶著岸邊起來的時候,發現偌大的泳池裡沒有一個人。當時我的身高只有一米多一點,浮在兩米的池子裡,第一次明白恐慌的感覺。」

  林嶼看顧生撐著臉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好像在說別人的故事。「當然後來我才知道,岸邊是有教練盯著的,父親因為工作提前離開了。但那種沒有依靠的感覺還是會在看見深水時出現。」

  林嶼聽完顧生的敘述有點惆悵。他父母雖在高中時離世,但對自己愛護有加,顧生的童年聽起來似乎並不如他認知的順利和美好。

  林嶼走向沙發,掌握著平衡坐到了顧生旁邊。沙發本來就小,兩個人緊緊地挨在了一起。

  林嶼安慰顧生道,「沒有關係,有我在你不用恐慌。」

  顧生似笑非笑地說,「你不是不會游泳嗎,我怎麼能不慌張。」

  「我是說我一定會在,可以陪著你一起嗆水,不會像叔叔那樣走掉。」林嶼低下頭小聲地補充說。

  顧生牽起他的手笑說,「我又不是小孩,你不用擔心。」

  說完他便在船夫好奇的眼神里,輕輕地吻了吻林嶼的頭髮。

  第29章 7.2對戒

  人工船泊在了水城主教堂的岸邊。顧生向林嶼抬眉,示意他是否想上岸,林嶼向船夫道謝後,就跟著顧生朝主教堂廣場走。

  林嶼從背包里拿出電子書,邊看邊給顧生解說教堂歷史。顧生不感興趣,拿著手機左耳進右耳出地預約門票。林嶼見他心不在焉就默默地自己看書沒有再說。

  由於並非節假日,主教堂只開了一個側門。進去第一感覺是昏暗,僅龕壁附近放有點著的白色蠟燭,天頂上的小窗透出幾束微弱的光,顯得聖潔和靜謐。教堂里很溫暖,比水道上要高好幾度。林嶼覺得這裡對舊日的旅人來說,可能是最好的避風港。

  顧生領著林嶼參觀了一會兒,問他是去地下室看棺墓還是去二樓看建築模型。林嶼說要上樓,顧生很熟稔地帶著他繞到了樓梯。

  「你好熟啊,常來嗎?」林嶼邊爬樓梯邊問。

  「我小時候在a國住過半年。」顧生聳聳肩回答,「這裡夏天更有趣一些,冬季有點沉悶,」

  「這麼好嗎?」林嶼羨慕地感嘆道。

  「我和我的繼母,也就是徐勻的生母,曾同住在中部的一個修道院裡快一周。」顧生想了想又說,「那時候她還不是我的繼母,只知道是一個和父親關係很好的教會阿姨。」

  林嶼聞言噤了聲,他隱約覺得顧生似乎並不那麼喜歡a國這個藝術之都。

  顧生也沒再說什麼,他在二樓的入口處接了一個電話,就示意林嶼先去參觀,自己速速就來。

  林嶼先看了一會兒教堂的馬賽克藝術,有看不懂的地方,又把電子書拿出來解惑。在他走到第三排介紹的時候,身邊一個英俊的歐洲男孩與他打了招呼。

  男孩背了一個很大的背包,看起來十分沉重,但他似乎輕鬆地負擔著,和林嶼用英文攀談。男孩指了指林嶼的電子書和自己沉重的背包問他這兩者有什麼不同。林嶼疑惑了一下,仔細觀察才發現他的背包里裝的全是書籍。

  兩人就電子和紙質的問題討論了一會兒,也說的比較投機,男孩就問林嶼能不能晚上來參加水邊開的派對。林嶼剛想拒絕,就發現顧生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身旁。

  顧生的個子比歐洲男孩還要高些,又離林嶼太近,顯得很有壓迫感。他禮貌地請林嶼介紹男孩,對方有些意外地也與顧生問了好。

  男孩再次邀請林嶼時似乎有點底氣不足,但他並沒有邀請顧生的意思。

  林嶼拒絕了他的好意,對方有些遺憾,但還是祝福他倆旅途愉快才走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