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聽見顧生說,「沒關係,我也不能算誠實。」

  第28章 7.1泛舟

  林嶼的腦袋埋在顧生懷裡,他悶悶地問,「什麼?」

  顧生緩緩鬆開擁住的手,揉了揉林嶼的頭髮說,「我在曉山的時候沒有說實話。」

  林嶼不知道顧生說的是什麼謊,眼裡帶著水汽疑惑地望著他。顧生將浴袍整理好坐的遠了一些,躺在沙發里側身看著林嶼道,「我想過我們在一起的可能。」他頓了頓好像有些彆扭,語氣很艱難地問道:「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林嶼張了張嘴發出了一個音節又立刻合上,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顧生,一臉的慌張和不可思議。

  顧生伸出手,輕撫林嶼有些長的發尾,他靠近了一點點又問,「好嗎?」

  林嶼瞪著他看了一會兒,好似見著一張認不清數字的巨額彩票,要反反覆覆確認是不是真的中獎。

  顧生颳了一下他的鼻子問,「啞巴了?」

  林嶼聞言急忙搖頭,想了想最終又點了點頭。

  顧生看著他像撥浪鼓一樣的腦袋,哭笑不得地問,「你這是願意還是不願意呢。」

  「願意的。」林嶼小聲說,然後又提高了一些聲音有些嚇到顧生,「很願意的。」

  顧生輕笑地勾起林嶼的手指,然後握住,「你這麼應答,弄得我的初次告白好像求婚。」

  林嶼看著交握的手和身體感知的溫度,聽到「第一次告白」和「求婚」的字眼,只覺得思維和感官像是分了家,他很遲鈍地問,「怎麼會?」

  顧生理解他的意思,順著說,「以前都是別人告白,我覺得合適就答應。」又補充說,「但是對象是你的話,我想還是得親自講。」

  林嶼似乎理解了一點狀況,他回握住顧生的手牽的有些緊。林嶼喉頭髮干地問「為什麼?」

  顧生鬆開了他的手說,「怎麼手心都是汗。」然後順勢摟過林嶼靠在自己肩膀說「不知道為什麼,可能因為你比較笨。」

  林嶼放鬆了一些躺在顧生的肩膀,有些不情願地說,「我沒有很笨吧。」又說,「但我沒有想過你會這樣,我以為我們會像朋友一樣一輩子很好地在一起。」

  顧生靠著林嶼的腦袋,聲音有些恍惚,「我也這麼以為的。甚至我更想要那樣。」

  「啊?」林嶼疑惑地坐直了一些,看著顧生。顧生似乎有些心虛地揉揉鼻子說,「是我沒有克制住。」他也順勢站起來,關掉了投影儀,在略微昏暗的燈光下說,「但林嶼,」顧生鄭重地拍了拍林嶼的肩道」抓住你的手我就可能不太會放開。」

  林嶼看著肩上的手,好像是被交付了一件重要的任務,他糊塗的點點頭說,「好。」想了想鼓起勇氣站起身擁抱了顧生又說,「我也是。」

  顧生回抱過來,把林嶼緊緊摟住,他的下巴落在林嶼的頭上,溫和地問林嶼去a國有沒有什麼想去的地方。林嶼說了幾個美術館和一些很普通的旅遊景點,又提起去首站水城的時候,想住在河邊,顧生皺眉說,水城不像昔川是護城河,它是海中島嶼,房間會很潮濕。

  林嶼知道顧生不喜歡濕氣粘膩的感覺,他只能說好吧,顧生回復了他「嗯。」

  就這樣溫存了一會兒,林嶼先慢慢推開顧生說,「還是沒有什麼真實感。」

  他呆呆地看著顧生,好像心裡積壓很久的濃雲,都化作了暴雨落下。顧生略高的體溫,一如久未露出的光照,蒸發了所有的水汽,帶來新的暖與熱。

  顧生見林嶼心情不錯,抿了抿嘴把自己的笑容藏了回去,說「你覺得沒有真實感嗎。」

  林嶼點了點頭說,像在做夢。然後胡亂地收拾好自己的電腦和手機,一副準備跑路的模樣。

  顧生挑了挑眉說,「你晚上不睡這?」

  林嶼聞很驚訝地問,「我要睡這裡嗎?」說完後才反應過來,臉上又返上紅潮。

  「隨便你。」顧生又恢復了平日恰到好處的疏離,他很平靜地走到門邊打開房門說,「確實也不早了。」

  林嶼隱隱感覺到他不開心,但又找不出理由,走到門邊回頭望了一眼顧生說,「那我回房了啊。」顧生點頭「嗯」了一句,就只是靜靜看著林嶼沒有多言。

  林嶼恍惚地走到了長廊盡頭,感覺有目光粘在自己身上,他猛地回頭去看,卻發現顧生的房門緊閉,早就沒了人影。

  他只得搖了搖頭,向三樓的房間走去。

  在去a國前的幾天,林嶼都沒在家裡看到顧生。他發信息的頻率並沒有因為兩人關係的改變而變多,只是顧生開始試圖回復一些系統自帶的表情,看起來有些生硬的可愛。

  去a國的飛機要飛十幾小時,兩人於晚上值機,到達a國的水城已經接近中午。

  冬天的水城不像盛夏有狂歡和音樂節,顯得有些陰冷。林嶼和顧生坐上酒店的接駁船,船上幾乎沒有幾個遊客,顯得冷清和蕭瑟。

  到達酒店後,顧生在酒店一樓的會客廳等人,林嶼跟著送行李的侍者進了房間。

  當邁入房間的那一刻,林嶼還是不禁深吸了一口氣。房間的客廳有一扇不算寬的落地窗,林嶼推開窗戶站進一個小小的陽台,腳下不足兩米是寬闊的水道,放眼望去可以看到遠處高矮均衡的水上房屋,也有乘坐人工船的遊客向他問好。

  那一刻林嶼突然忘卻了寒冷,他在起起伏伏的水波上,曲曲折折的水道口,似乎看到了十多年前尚有手臂的自己,躊躇滿志地向一個陌生而美麗的城市進發。他很陽光,很年輕,那時候顧生也和他一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