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空。」顧生很快地答道,而後又說,「剛好我們可以再商量一下行程。」

  林嶼問大致幾點合適,顧生說,「九點半吧,去我房間。」林嶼應了好,三人又說起了別的話題。

  林嶼給徐勻上完課,又去畫室里待了一會兒,才拿上電腦往顧生房間走。他雖在顧家住了有一陣子,但還從沒去過顧生的房間。他帶著好奇心敲響了顧生的門。敲了幾下無人響應,就自己開門走了進去。

  顧生的房間和他本人一樣,乾淨,簡潔。寬闊的房間裡放著一張低矮的大床,一張造型線條獨特的長桌,還有一張長沙發圍起的放映廳,沒有其他多餘的家具。林嶼聽到浴室的方向傳來水聲,看表確實自己早到了一些,就坐在放映廳的沙發上玩電腦遊戲。

  顧生是在九點半整穿著浴袍從浴室出來的。他頭髮半濕著,水從耳後滑到衣領里,顯得脖頸修長有力,林嶼看得哽了一下。他有些慌亂地裝作認真玩遊戲的樣子,然而耳朵卻不自禁地紅了起來。

  顧生從書桌旁的矮櫃裡拿出一瓶酒,問林嶼,「來點?」林嶼放下電腦搖頭拒絕了。顧生也不強求,自顧自地倒了很小一杯,說,「先說你的事。」

  「其實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就是我在準備畫昔川的材料的時候,找到了一些以前的視頻。」林嶼頗有興致地解釋道,他問顧生,「投影可以用嗎,我放給你看。」

  顧生肯定後幫他調好了幕布,林嶼把電腦投屏到了影幕上,點開一個文件夾,裡面有一整頁的影片,他很熟練地點開一個時間是二零一零年六月的影片,而後坐下來和顧生看起來。

  影片的開頭是他們高中門口的昔川支流,畫面鬱鬱蔥蔥,陽光明亮的耀眼,伴著稀疏的蟬鳴,林嶼的聲音在畫面外響起,「今天是六月二十五日,我們上午剛剛發了期末成績條,現在我和年級第三午休逃課出門,在河邊吃披薩。」

  少年林嶼聲音里沙啞也掩飾不住他的快樂,他移動著相機,畫面轉向了一個六角涼亭,有一個身材精瘦,輪廓分明的少年笑笑地坐在亭子裡喝汽水。

  「現在我們讓學霸發言,請問你此刻有什麼感想。」林嶼的聲音里滿是笑意,鏡頭也近了很多,年少的顧生顯得別樣地英俊。他指了指披薩說,「別拍了,涼了不好吃。」

  林嶼答了他好的,又拿起叉子當採訪話筒說,「請問學霸,這學期已經結束了,你有什麼記憶深刻的事情嗎。」畫面里的顧生聞言托著下巴陷入了沉思。

  「你從哪裡找來這些。」顧生看著年輕的自己無奈地笑了,又說「我們看起來都好傻。」林嶼豎起一根手指放到嘴邊要他繼續看別說話。

  「印象最深的事肯定是和林嶼同學一起去d市跑了三次看許昌老師的特展啊。」影片裡的顧生溫和地笑著說,「還有的話就是完成了自己第一個完整的裝置作品吧。」

  林嶼的畫外音又響起說,「原來顧同學是想做藝術家嗎?」顧生聳聳肩說,「如果有可能的話希望吧。」

  他拿起披薩盒旁的一根薯條舉起來,效仿林嶼的話筒道,「那你這學期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呢,年級第一百二十五名?」

  林嶼聞言直接叼過薯條邊吃邊說,「那必然是期末考砸了。」

  顧生又拿起一根薯條問為什麼,林嶼又接過來吃著說,「考前想了些有的沒的。」顧生笑說,「是思春嗎。」

  林嶼的畫外音斷了一下,只聽顧生笑得更厲害了說,「別翻白眼,說說你想誰呢。」林嶼沒有再說話,把相機放下,鏡頭轉向了昔川。

  夏季是雨水豐沛的時節,流水潺潺在陽光的反射下閃出幾道白光。而後鏡頭就定格在流水上,偶爾傳來少年們沒有營養的聊天內容。

  相機直到他們離開時才發現沒有關,拍了接近二十分鐘的流水空鏡。

  「這條河是我的畫最前面的片段,靈感的產生是不是很有趣。」林嶼關上了影片,準備退出來,卻被顧生制止了。

  顧生似乎想到了什麼久遠的事,沉默了一會兒,問道,「你以前錄過的視頻不止這一個,我記得挺多的。」

  林嶼聞言有些臉紅,他趕緊把文件夾關了,說,「是錄過一些,但就這個還留著。」

  顧生坐近了一點靠著林嶼問,「能點開這個文件夾看看嗎。」

  林嶼有些窘迫地停住了手,有些無助地望向顧生說,「那還是不看了吧。」

  顧生轉過身,沐浴露的香氣淡淡地縈繞在林嶼鼻息之間,讓他無措又恍惚。

  顧生輕聲地在他耳邊說道,「點開吧。」

  林嶼無奈地點開了那個文件夾,裡面安靜地陳列著二三十個視頻,每個都標有具體的時間和地點,顧生掃了一眼便心下瞭然。在這些地點,林嶼都舉著相機,對自己胡亂說著些話。時隔十多年,所有的記憶都被分門別類,妥帖地儲存了下來。

  顧生看著紅著耳朵的林嶼,又想起在畫室見到他時莫名的衝動,安靜了一會兒開口說,「林嶼你是不是又說謊了。」

  林嶼嘴唇微微開合,手放在胸前搖晃著,似乎想說沒有,但又無法說出口。

  顧生深深看了他一眼,而後微張雙臂,輕按著林嶼的頭把他抱進了懷裡。林嶼在震驚中被芳香和溫暖緊緊擁住。

  在他陷入茫然地時刻里,感覺顧生的聲音似乎也不是很真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