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彼時顧生還不知道林嶼的「只是睡一睡」的意思,告訴他,「阿姨會打掃的。」

  林嶼搖了搖頭說,「不用。」而後就清理著物品有一搭沒一搭地和顧生聊天。顧生也頗感無趣,就告知了他用餐時間,先回自己房間了。

  晚餐的時候林嶼下樓並沒有見到顧生,打開短訊才看到顧生說的有急事去了外省,可能要一周多才能回來。林嶼回了他放心,說是會好好教徐勻的課,也會認真做作品要他不必憂心。顧生回了他加油,林嶼回了一個點頭的小青蛙。

  就在他準備放下手機的時候,看到顧生也回了一個表情,是系統自帶的呵呵。林嶼覺得從不發表情的顧生,這樣發信息顯得很傻,便笑著把手機放回了餐桌。

  阿姨看他似乎吃的開心,就說道,「林老師如果有喜歡吃的菜品可以和我講,我叫廚房做給你吃。」

  林嶼忙停下筷子說,「不用了,以後都不用準備我的飯菜,我自己有準備的。」

  阿姨聞言為難地說,「可是顧先生說要我們準備您的三餐...」

  林嶼搖搖手說,「沒事的,我和他講,你們不用操心了,謝謝。」

  用完餐林嶼就上樓去了工作室,他把草稿和正稿都在工作室里攤平,設定了給徐勻上課的鬧鐘,就拉上窗簾打開燈,開始了繪畫創作。

  顧生大約十天後回了家,到達的時候恰逢飯點,但他沒在餐桌上看到林嶼的身影,他邊脫外套邊疑惑地問徐勻,「林老師為什麼沒有下來吃飯?」

  徐勻自顧自地扒拉著米飯說,「林老師一直在畫室里,從來就沒有下來吃過飯。」

  「什麼?」顧生皺著眉質問阿姨說,「那他這些天在哪吃的?」

  阿姨很少看到顧生生氣,有些緊張地說,「林老師好像買了一箱零食一樣的東西,那天快遞送來我沒仔細看,他說要我們不用準備他的食物。」

  徐勻看著顧生有些陰鬱的樣子,不緊不慢地補充道,「林老師除了睡覺和上課就沒有離開過工作室。」

  顧生聞言就放下餐具,冷著臉上了三樓,他打開工作室的門的時候,嘴裡抱怨著,「林嶼你搞些什麼呢。」

  但當他打開門,看到地上的畫,還是被震驚地噤了聲。他看見一張褐色的絹布長長地攤在地上,從遠方到近處畫著不同幅度的波浪,好似天上來的河水。有的浪頭巨大高聳,似要砸下來走向毀滅,有的波紋平靜,像是在沐浴和煦春風。起起伏伏的線條,黑紅紅的筆觸交織,像是密密麻麻地織了一張水網,讓人站在畫前無處逃離。

  畫的盡頭大概有四米沒有完工,空白的畫布前坐著一個很單薄的人,他很認真地在看一本畫冊,手裡拿著一隻能量棒慢慢地啃著。由於只有一隻手臂,翻頁的時候他需要把食物放下來,才好騰出手翻書。

  而就在他翻書的空隙,餘光掃到了打開門的顧生。他低頭看了看自己有些髒的衣物,用一隻手輕微遮擋了一下,露出稍顯整潔的一部分,笑得很陽光地對顧生說,「你回來了呀。」

  那一瞬間顧生突然很想跨過河流一般長的畫布去擁抱他。

  第27章 6.4影片

  顧生被湧起的衝動愣了片刻,才若有所思地走到林嶼身旁。

  林嶼指了指絹布問他,「你覺得怎麼樣。」語氣里有些得意也有些期待。

  顧生在畫作近處觀察著,可以清晰地看到運筆的筆法變化。它乾澀,算不上靈巧,但出筆和入筆都很認真。顧生知道林嶼花了很多時間,也盡了心力,但他沒有說畫面相關的話,他看著林嶼身邊的能量棒說,「你這麼多天就吃這個?」

  林嶼不在乎地點點頭說,「我現在很想畫,得儘快表達出來,不然感覺過去了就很難再創作。」他看顧生沒有評價,又催促地問,「有沒有什麼建議?」

  顧生斜了他一眼沒有再理,從地上撿起能量棒看了看成份表,皺著眉說,「你先跟我下去吃飯。」

  林嶼聽他語氣不善,但也不清楚緣由,只能順著顧生一起下樓。在走廊上林嶼有些擔憂地問,「你沒事吧,是不是畫廊出什麼事了。」

  顧生瞥了他一眼,情緒看起來未有好轉,說「沒有。」

  林嶼聞言只能困惑地閉了嘴。

  到了餐室,顧生先吩咐了阿姨幾句話,又把蔬果盤遞到林嶼桌前,說,「吃這個。」

  林嶼苦著臉想拒絕,顧生很強硬地說,「不要不把健康當一回事。」

  林嶼悻悻然地把蔬菜往嘴裡塞,顧生看他吃完了才滿意地動筷。席間徐勻跟林嶼說著學校的趣聞,惹得林嶼頻頻發笑,顧生不在意地聽著,卻似乎比進門時放心了許多。

  聊了一會,阿姨收拾完餐桌,又端來了一盆炸物。林嶼看到後眼睛明顯亮了起來,顧生知他喜歡,只說,「別吃多了。」

  林嶼沒有理會,和徐勻繼續邊吃邊聊。顧生有些無奈道,「你們倆吃飯都少說話。」

  林嶼看顧生情緒好了些,就又問,「我作品還行嗎?」

  顧生點了點頭說,「挺好的。」又說,「但a國簽證已經下來了,我們過幾天就得出發,可能要耽誤一段時間。」

  林嶼驚訝道,「這麼快?我都沒有準備。」

  「你不用準備什麼,如果有想去的地點告訴我,我安排進日程。」顧生答道。

  「啊,那好吧。」林嶼想了想又說,「晚上給勻勻上完課,我有點事找你,你空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