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顧生看著男孩離開的背影若有所思,然後指著林嶼手上的電子書說,「林老師要不也替我講一講吧。」

  「什麼?」林嶼疑惑道,「你不是不感興趣嗎?」

  顧生轉過身,望著穹頂上色彩斑斕的馬賽克神明壁畫,試探地握住林嶼的手說,「怎麼會。」在林嶼沒有掙脫的情狀下又握的緊了些,說,「我對這裡很感興趣的。」

  「是嗎?」林嶼對他態度的逆轉感到莫名其妙,但還是對顧生念起了嚮導書,這一次顧生每一句都聽得仔細,不懂的地方還會質疑。

  兩人走到一處長廊,窗前放著水藍色的玻璃雕塑,顧生說這是水城最有名的玻璃工藝。林嶼點頭表示知曉,還說知道有一個彩色島上都是玻璃工坊,但由於顧生下午和藝術家的工作室有約,沒有安排到訪行程。

  顧生沉默了一會兒問林嶼是不是很想去,林嶼說無所謂,顧生的工作比較要緊。

  顧生聞言點點頭又撥通了一個電話,說著林嶼聽不懂的外語。掛了電話後對林嶼說,「我們下午可以去彩色島了。」

  林嶼對他的工作表示了擔憂,但顧生沒有再說什麼,要他「來了就放心玩。」

  林嶼迷茫地被顧生牽出了溫暖的教堂,兩人坐上輪渡,向彩色島出發。

  彩色島與主教堂的嚴肅截然不同,整個島嶼都被當地人漆成了五顏六色。島上的巷弄交錯,很多島民的房屋前栽種著植物,即使在冬季的瑟縮中也顯得生機勃勃。林嶼和顧生一路拍照,一路買了當地的小食邊走邊吃。

  來到玻璃工藝的主街時,林嶼走進一家亮黃色的工作室,裡面一位老爺爺在對玻璃製品進行加工。他的店裡放著一些手工的小物件,有器皿和擺件,最受歡迎的當屬飾品。

  林嶼在戒指的展示櫃前站定,他指著一個通體黢黑,中間有一道水藍色細縫的指環問顧生,「你覺得好看嗎。」

  顧生觀察了一下,又看了看林嶼說,「挺不錯的。」

  這時候在位置上加工擺件的老爺爺喊住林嶼,笑眯眯地稱他眼光很好,這個是對戒。說完從抽屜里又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后里面躺著一隻與展示櫃裡紋路相同的戒指,只不過它是通體水藍,而中間有一條黝黑的細縫。

  林嶼從盒子裡拿出戒指,在老爺爺的慫恿下要顧生幫他戴上。顧生樂意地幫了忙,水藍色的指環在林嶼白而直的無名指上,顯得合適與相得益彰。

  林嶼問老爺爺一對戒指的價格,老爺爺給了個優惠價說五百歐。林嶼看看顧生,顧生皺了皺眉用中文委婉地說,「在國內相同的工藝可能便宜十倍。」

  老爺爺雖然聽不懂中文,但他告訴林嶼,這對戒指都是純手工玻璃製造,而且紋飾獨一無二。

  林嶼仔細看了看手上的戒指,又要老爺爺拿出展示櫃裡的黑色指環給顧生戴上。顧生戴上後尺寸也意外的合適,他抬起林嶼的手對照著反覆看了看說,「我還是第一次戴玻璃戒指。」

  林嶼點點頭說自己也是,他猶豫了一會兒,拿出錢包付了款。顧生在一旁看著,沒有支持也沒有阻攔。

  他們從工藝品店出來,又在島上逛了一會。等到日暮漸漸落下,顧生提議回程,林嶼應了好,兩人又搭上了去主島的輪船。

  傍晚時分,在岸邊的餐廳用完晚餐,天色已經徹底黑了。停泊的黃色漁燈明明滅滅地亮著,與水上房屋裡的白色光亮一齊倒映在水裡,波光的顏色時而顯得冷,時而顯得暖。

  林嶼說想坐夜間觀光船看看古代橋樑,顧生看著略微擁擠的觀光船有些遲疑,但他沒有拂林嶼的興致,還是同意了乘坐。

  林嶼拿著他的電子嚮導,很熱情地給顧生介紹每一架橋樑的修葺年份和工藝,顧生站在一邊安靜地聽著,眼神的餘光瞥到林嶼左手上的藍色指環,在昏暗的船上閃著通透的亮光。他低頭又看了看自己的黑色戒指,也是冰涼透明的,卻只有中間的一絲藍色,反射出些微的生機。

  「林嶼。」顧生轉過身說,「先不看這些。」他抽走了林嶼手中的嚮導,對上林嶼疑惑的眼神。

  「那幹什麼,這麼難得的看橋機會。」林嶼望著自己被收走的電子書心有不甘地問。

  「看看我吧。」顧生傾身在他耳邊輕輕地吐息,讓林嶼有些癢地瑟縮了一下。

  「或者,」顧生抿著嘴,勾起唇角不懷好意地笑著頓了頓。

  觀光船穿過一座很寬的橋樑,水波紋映在橋拱上,明亮如白晝。破碎的光斑落在顧生的眼裡,就像他右手漆黑的玻璃指環上,閃著的那道優美的藍光。

  「或者試著接吻吧。」顧生說完,就閉上眼,俯身吻了下來。

  林嶼在水城安靜的波浪聲中無聲地睜大了眼。

  第30章 7.3速寫

  遊船行過明亮的橋洞,又歸入夜的黑暗,顧生右臂摟過林嶼的腰,把他環的更緊吻的也更深。

  林嶼閉上眼的前一刻感到了北面水上冷冽的寒風,但很快被顧生寬而暖的懷抱所阻隔。他用僅有的手臂攬著顧生的背,胸口隔著冬季很厚的外套緊緊相貼,似乎是為了彌補無法伸展雙臂,完全相擁的遺憾。

  但在顧生轉頭換氣時,又恰逢林嶼迎上來,兩人的牙齒撞出了不小的聲響。林嶼有點尷尬地低頭想要停下,顧生卻小聲說了「沒事。」又托著林嶼的頭繼續吻了過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