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顧生隨意地說,「如果作品效果好,網絡評審只是走個過場。」他看了看設計圖紙旁的一些文件問道,「這個作品有好幾個部分嗎?」

  「三個部分。」林嶼指了指其中的一個圖紙說,「環形昔川的裝置是主題,我後面會畫一張十米長的長卷,和十幾張場景。」他說到後面有些小聲道,「我的手這個情況,不能保證自己能完成。」

  「十米長嘛?」顧生有些為難地說,「這太辛苦了,你畫什麼?」

  「畫水波圖,各種天氣下的。」林嶼雙眼閃著亮光道。

  顧生望著他突然有些懷念,他似乎在記憶的很深處見過這樣的林嶼,也見過這樣的自己。他搖了搖頭嘆氣說,「不太可能,十米太大,你一個人沒有助手很艱難。」

  「我試試。」林嶼抿了抿嘴唇有些堅定地說。

  顧生的表情彰顯著他並不太贊同,「你確定要畫嘛,畫好了也不見得是可以賣出去的。」

  「沒事,我就單純的想畫。」林嶼不在乎地聳聳肩,「賣不出去我就自己收著。」

  顧生若有所思地看著林嶼,眼神深而平靜,他最後說,「那你明天去醫院做個手臂模型。」

  林嶼沒反應過來「啊?」了一聲。

  「先把假肢裝了,我墊付,你畫賣了可以還我。」顧生拿出煙慢條斯理地抽了起來,「裝市面上最好的,你以後想怎麼做作品都行。」

  林嶼面露為難道,「我現在左手沒什麼問題啊。」

  「你拼裝簡單的家具都有困難,怎麼置辦十米的作品。」顧生揮揮手說,「早就該裝了,十多年前就該。」林嶼覺得他好像記起了什麼難過的事,因為他抽菸的神色也變得憂鬱起來。

  「不能再等等裝嘛,現在還挺習慣的。」林嶼聲音越發小了下去,因為他看到顧生瞥了他一眼,有些不悅和同情。

  「明天就去吧,我看看有沒有空,和你一起。」顧生換了個坐姿,他拿起煙放在了茶几上,這時候林嶼才看到他的襯衫袖扣正是自己送的那一對。它們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有些老舊和樸素。

  「你帶了?」林嶼盯著那對袖扣輕聲問道。

  「嗯,好看嗎?」顧生轉了轉袖口,聽起來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有點過時吧。」林嶼慢吞吞地道。

  「不會。」顧生給了否定的回答。

  林嶼有些開心的同時又有些疑惑,他未經思考脫口而出問,「這個袖扣你不應該有兩對嗎?以前怎麼不見你戴。」

  他剛問完立刻就後悔了,顧生眉頭緊鎖地望著他,眼珠在昏暗曖昧的燈光里顯得黑而沉。

  「你怎麼知道我有兩對?」

  顧生的聲音在安靜的房間裡清晰地響了起來。

  第25章 6.2朋友

  "啊。」林嶼微微張口,又眼神飄移地看向斜下方,磨蹭了很久才說,「當時我看到了。」

  「什麼。」顧生聲音很低,有種鼓動人心的魔力。

  「看到有人給你送了一模一樣的袖扣。」林嶼慢吞吞地不甘願地回答。

  「這你都知道嘛。」顧生聞言露出瞭然的神情,他很輕鬆地換了一隻腿翹著,愉快地道,「因為是一樣的禮物所以當時你沒有給我是嗎。」

  「我...」林嶼抬眼急忙地想要辯解,他又想起了那個夏天狼狽的努力,和沒送出去的禮物的失落,他支支吾吾地對顧生說,「說了袖扣是買給我自己的,你也太自我中心了吧。」

  「嗯,是我的問題。」顧生贊同地點了點頭,「不過現在是我的了,對嗎。」

  顧生的表情在柔和的燈光下顯得柔軟而溫和。他看了看袖口,又像想到了什麼,對林嶼道,「對了,你想去a國看看嗎,我記得你當時出國想申請的是那裡。」他轉了轉手腕又說,「剛好兩周後我要去a國的藝術家工作室考察,你可以隨行旅遊,就當作你給我袖扣的回禮。」

  林嶼茫然地眨眨眼說,「還有回禮嗎?」

  顧生喝了一口茶,對口感皺了皺眉,但他說,「我要是說單純邀請你出遊,你會同意嗎。」

  林嶼聞言臉紅了一些,他想了想慢吞吞地說,「可能會的。」

  「是嗎。」顧生眼裡閃過一絲驚訝,但很快就如常地說,「那你明天把護照和證件給我助理。」又笑道,「我沒想到你會答應,還以為你不願意同我一起。」

  林嶼聞言遲疑地看著顧生,「為什麼會這麼想。」

  「總感覺你會想離開。」顧生雙手交握面色看起來略微不安,他聳聳肩說,「我不是個特別周到的人,不是嗎。」

  林嶼不太清楚顧生對周到的定義,他想或許是自己在曉山問出的話,讓顧生不太容易處理。他思考了一會兒還是說,「我現在還是徐勻的老師,不會隨便就跑路的。」

  「這樣也好。」顧生很輕的說,不知是說給自己聽還是說給林嶼。

  顧生沉默了片刻,抬起頭就轉移了話題,「那我們明天約個時間,一起去把假肢的石膏做了。」

  「好啊,我上午也沒有課。」林嶼答應了顧生後又和他攀談了一會兒徐勻的課業,顧生顯得興致不高,他也沒有想繼打擾的意思,就告別回家了。

  第二天溫度降到了零下,但陽光卻灑落的毫不吝嗇。林嶼出門前找了一頂鴨舌帽,戴著顯得他臉很尖,年紀很小。顧生在醫院門口見到他的時候眼睛亮了亮,頗有調笑意味地說,「還以為是旁邊大學的學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