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顧生手上拿著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盒子。林嶼記得專櫃的姐姐說,這個盒子是為這款袖扣定做,只有這款上面的鏤空絨布有珠光。

  林嶼看著那個盒子,暗色的花朵絨布上閃著淡淡的光澤,和自己書包里那個盒子一模一樣。

  他突然覺得自己送禮物的舉動好像顯得很多餘也有些傻。

  臨近散學的時候,顧生被好幾個友人圍住,說是要一道兒回去,林嶼看著他們只覺得離自己很遙遠,就收拾好書包也準備回家。

  快走的的時候,他突然聽到顧生問他,「林嶼,你沒什麼要對我說的嗎?」

  林嶼看著他一如既往平和又帶著笑意的眼睛,突然感覺什麼都說不出口,只是磕磕巴巴說了一句,「成人快樂。」

  顧生聞言說了好,頓了一會了又說,「那明天見。」

  林嶼回了他明天見,就匆忙地離去了。他想顧生依然會收到許許多多的祝福與喜愛,並不差他這一個挑的和別人撞車的,不算昂貴的袖扣。

  林嶼離開後,顧生並沒有應答身邊朋友的玩笑,他靜了靜,把抽屜里一封未送出的邀請函放回了書包。

  又一如往常地與大家談笑開去。

  第24章 6.1裝置

  林嶼從夢中醒來的時候接近下午六點。由於又夢到過去,導致他睡的並不好。

  醒來後他感到低血糖和口澀,去倒水的路上看到了顧生搭好的鞋架,又想起下午送出去的袖扣,和夢裡的事揉雜在一起,徒然生出一種清醒的疲憊。

  他第一次懶於猜測顧生的感受,甚至想一走了之與他再無牽扯。

  但他又知道離開顧生沒法這麼決絕,顧生就像一個溫室,所有的植物在他的關照下都能長得很好,會忘記寒冷和痛苦,難以說出分別的話。

  林嶼端著杯子坐到桌前,從包里抽出了那張他在曉山賓館畫的草稿紙,上面畫著一個環形絲帶狀的河流,下面拖著一些長線,看上去像一個下雨的光圈,是一個裝置的圖紙。

  他並沒有想參加顧生提供的網絡作品徵集,只想把這個項目做出來。他十多年沒有做過作品,並無做好它的自信,但又躍躍欲試,畢竟這很有挑戰性,再說靈感也不是想有就有。

  林嶼打開建模軟體,認真地開始繪稿和計算比例,準備畫好後再進行選材和列印。如果需要光效和聲音可能顧生還得幫忙編程,他想顧生應該也和過去一樣樂意協助。

  顧生去了林嶼的公寓之後,一直都沒有和林嶼聯繫。他兩周前發了「去外地辦公」的短訊說明,就沒有再在別墅出現過。林嶼還是照往常一樣給徐勻講字,小姑娘進步得很快,本來寫的歪歪扭扭的筆畫,也開始有了筆力。

  顧生歸家的時候,林嶼還在給徐勻講課。阿姨中途進來送茶的時候說,「顧先生回來了,這是他帶來的新茶。」林嶼謝過喝完,覺得很喜歡。他偏愛苦味淡香氣重的茶葉。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喜歡苦味重的茶葉的顧生,卻買了口味清淡的。

  林嶼上完課把徐勻送去健身室,在客廳收拾了一下東西,沒見到顧生就打算離開。就在他快走到玄關的時候,後領口被輕輕扯了扯,又聞到了很淡的古龍水味。

  「沒打招呼就要走啊。」顧生穿著正裝襯衫,應該是剛回來沒多久還未換下,他看起來心情很好地揚了揚眉,示意林嶼去客廳坐坐。

  林嶼做的裝置昨天外殼才完工,裡面的電路系統他又弄不好,想著要請顧生幫忙,就跟著他去了客廳。

  「怎麼樣新茶好喝嗎,我記得你喜歡這種很淡很香的,d市的朋友說好喝,我就帶回來一些。」顧生坐定後分給林嶼一些茶點,自己鬆弛地靠在了單人沙發里,顯得懶散自在。

  「喜歡,謝謝你還記得。」林嶼聞言有些不好意思地到了謝。

  「我還記得很多。」顧生指指茶盤裡的酥香小餅,「你還喜歡吃這種脆口的。」

  林嶼被他說的有些尷尬,他不太清楚要怎麼應對顧生明顯的示好,就轉移話題說,「我這幾天做了一個裝置。」

  「是嗎?」顧生顯得很有興致,高興地問,「我能看看嗎?」

  林嶼點點頭,從書包里拿出平板,先給顧生看了設計圖紙,又把昨天拍的實物圖給他一一過目。最後說,「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幫我做一個漸變的燈光編程。讓這個起伏的圓環可以從透明到起霧。」

  顧生仔細地看完圖紙,又反覆研究了實物照片。最後皺著眉頭說,「這是一條河流嗎?」

  林嶼笑著點頭說是的,又說「是昔川。圓環上面流動的黑色和紅色代表著悲傷與愛。」

  顧生用手摸摸下巴,沉默地看了一會兒,指著圓環下落的透明長條說,「是雨水嗎?」

  「是眼淚。」林嶼靜靜地回答,「這大概是我對昔川的記憶。」

  顧生聞言沒有再作聲,他反覆地看著林嶼效果圖渲染的燈光,在光環一樣的昔川上明明滅滅,有時候環上的紅色重一些,有時候黑色重一些,但他們從環中落成透明又輕盈的水,無色無味也沒有重量。

  「我可以幫你做燈光。但這個作品尺寸太小了,如果要布展,還不如錄成循環播放的影像。」顧生看了一會又說,「這個裝置是你失去手臂的感受嗎?」

  林嶼同意了他的回答,然後又笑說,「我都沒有做完你就考慮布展了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