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或許是由於今天沒有工作,顧生穿的也很休閒,看起來教養很好很容易親近。林嶼一面隨著顧生往醫院裡走,一面低著頭笑說,「你看起來像翹班偷閒的醫生。」

  「是嘛。」顧生聞言也勾起了唇角。

  顧生似乎対這家私立醫院很熟悉,他很快地辦好手續,帶林嶼去了康復科。一路上顧生一直在和人打招呼,進行小型地交談,就如同舊日在學校一般。

  「你對醫院也太熟了。」林嶼感嘆到,他調整著坐姿,方便醫生測量手臂維度。

  「我媽媽結婚前是這裡的醫生。」顧生解釋道,他坐在一旁看著醫生倒模和調整,一邊盯著林嶼的右肩創口若有所思。看得林嶼只能用聊天來轉移自己的不好意思。

  「怪不得。感覺你還和在學校里一樣是社交明星。」林嶼感嘆到。

  「我在學校像社交明星嗎?」顧生好笑地看著林嶼說,「聽起來好像很輕浮。」

  「小顧的媽媽裴醫生也和小顧一樣,在醫院的時候人緣也特別好。」幫林嶼看診的醫生有些年歲了,他回憶了一些顧生媽媽的事,最後嘆了口氣問,「裴醫生現在還好嗎。」

  顧生點點頭說,「在曉山醫院療養,精神還好,就是偶爾還是不清醒。」

  林嶼張了張口又閉上,他不知道顧生的母親得了什麼病,也不方便過問。只能安靜地聽著醫生與顧生交談,然後配合醫生動作。

  石膏模型做了接近小半個上午,醫生說大概兩周左右可以來嘗試安裝,顧生說,「剛好等從a國旅行回來安裝。」林嶼贊同的點了點頭,就向醫生道謝,隨著顧生離開醫院了。

  準備回程的時候,路過即使在冬日也樹木蔥蘢古生物博物館,顧生看林嶼在探頭張望,就問他「要不要進去看看。」

  「我想去旁邊的古生物研究所。」林嶼指了指古生物博物館後面的一個山坡道,「還從來沒去過呢,但它上面寫著閒人免進。」

  「沒事,如果有人問就說是裡面工作人員的朋友。」顧生揚了揚下巴示意林嶼跟上自己。

  「你在古生物博物館都有認識的人嗎。」林嶼羨慕地說。

  「怎麼可能,真當我是社交明星嗎。」顧生好笑地抬起手,不自覺地揉了揉林嶼的腦袋,林嶼沒有來得及躲開,被摸了個正著,一時間空氣里有些微的尷尬。

  兩人一路無話地往古生物研究所的坡道里走,門衛看了他們幾眼,也沒有阻攔,讓有些擔心的林嶼鬆了一口氣,顧生理直氣壯地邁著步子,好像是工作多年的研究所研究員。

  古生物研究所里都是上個世紀的老樓,牆體上爬滿了枯藤。整體的格局也很老舊,每棟研究所門口都栽著很大一棵玉蘭樹,即使在冬天也顯得很有精神,林嶼想夏季的時候這裡要是開滿了白色花盤,應該會很漂亮。

  「顧生,那個...你媽媽還好嗎。」林嶼駐足在一列水杉下,水杉的枯葉細碎而繁多,也無人打掃,顯得景色有些衰敗。

  「還好。」顧生聞言環顧了四周的小樹林說,「她離有輕微精神分裂,可能對她來說,現在是生命的嚴冬吧。」

  「上次去曉山,怎麼不去看看她。」林嶼轉眼看向顧生,他的面容冷淡,看起來有些陌生。

  「我外公不太喜歡我父親和我去探望,說每次見面會誘發她的疾病。」顧生靜靜地說,「她第一次發病我在國外,他們離婚,我甩手做了逃兵。」

  「是嗎。」林嶼不知道該回答他什麼,只能陪著顧生一起沉默。古生物研究所沒有什麼可以參觀的,他們繞著坡道上去又原路返回,只覺得這裡綠化很好,但冬天很是蕭瑟。

  林嶼和顧生一路步行到停車場,林嶼回望道,「這裡的夏天肯定很美。」

  「能在冬天看到夏天,你好樂觀。」顧生打開車門邀林嶼進去,「走吧,我送你上班。」

  「啊。」林嶼這才想起來之前和顧生說自己下午在國學館上班的事,他心虛地說,「不用了你車開到山一畫廊就好,我自己走過去。」

  「不用,多開兩步路的距離。」顧生坐上駕駛位,穩穩地把林嶼送到了國學館的正門口。

  林嶼躲閃地下了車,往國學館破舊的門帘前一站,對著按下車窗的顧生侷促地道,「你快走吧。」

  顧生點了點頭剛準備離開,從國學館的門帘里走出一個三十來歲,面容略微刻薄的女性。林嶼看到課程主管剛想開口,哪知對方先說道,「林老師你怎麼來了,課時我們不都結清了嗎。」

  一時間氣氛安靜到了極點,她抬頭看到了還在車裡微微眯眼的顧生,側過臉有些壓抑著興奮地問「林老師,你朋友啊?」

  林嶼有些尷尬地低下頭,沒有去看顧生複雜的眼神,他聽到顧生似笑非笑地問:

  「林老師,我是你朋友嗎。」

  第26章 6.3畫布

  顧生只是玩笑似的問了問,並沒有給林嶼難堪。他與課程主管打了招呼,交談中猜到林嶼辭職沒多久,才若有所思地說,「剛剛路過這裡,林老師說這是他原來工作的地方,想介紹我看看。」

  課程主管聞言很熱情地向顧生介紹國學館的歷史,還說林嶼在這裡是很受歡迎的老師,自己和學生都很喜歡他。聽得林嶼心裡很震驚,他從未見過這麼殷勤的主管,她的陣仗就好像見到了出手大方的學生家長。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