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顧生的等待就是打手機遊戲,這個遊戲林嶼也在玩。林嶼統共給顧生添了三次水,看著他的遊戲積分節節攀高,心裡很是嫉妒。來找顧生攀談的人從未斷絕,剛開始顧生還禮貌地拒絕對方,後來人來的多了,顧生只說「在等人。」就伏下頭繼續作業,不予理睬。

  然而顧生的置身事外並沒能持續多久。

  這天正值周五,十一點後,酒吧有個「鬆弛周末」的舞蹈活動。在表演台下劃分出一片區域,請了即興樂隊演奏。基於酒吧的主題,音樂的選擇大多舒緩。所以舞池裡的人動作纏綿親密,給人溫暖曖昧的錯覺。

  林嶼負責舞池周圍的侍應工作,他感覺新鮮但並不輕鬆。周圍人來人往,點的酒也更貴,服務生面臨的問題也更多。林嶼沒少受到跳舞的邀約,也有激他跳舞就開名貴的酒的。林嶼都一一拒絕了,他不想惹一些沒必要的是非。

  顧生是在他稍感疲於應對的時候出現的。他悄無聲息地來到了舞池最近的一圈,點了一杯低酒精飲料面無表情地坐著。

  林嶼服務這個區域的時候,總感覺從顧生的方向有一道若有若無地目光,但他回望過去,只看見玩手機的顧生和他四周各自聊天的人,只得當自己多心了。

  十一點四十接近下班的時候,林嶼看見顧生對面站了一個穿白色裙子,面容清秀的女孩。她弓著背,看起來很膽小地在對顧生說些什麼。隔著他們兩三桌,有一群在看戲的年輕人,他們模樣稚嫩,看不出是高中生還是大學生,只是衣著都很新潮,白裙女孩的乖巧和他們格格不入。

  林嶼依稀看到女孩說完話後,顧生表情的冷漠。他嘴角很沉,眉頭緊鎖地站了起來,女孩的身高只在他肩膀,兩個人看起來倒很是般配。顧生帶著女孩來到舞池,女孩低著頭很緊張的樣子。旁邊那桌的年輕人見狀都吹起了口哨,有的人還說一些難聽的髒話。

  顧生沒有理他們,示意女孩搭上他的肩膀,很輕地環住她的腰,慢慢地舞蹈起來。女孩跳的有些磕絆,但顧生不在意,他遊刃有餘地邁步,退讓,把一支纏綿悠長的音樂跳的很疏離。他們在一個像擁抱一樣的動作中結束了舞曲,那一桌的年輕人喝倒彩一般鼓起掌來,嬉笑怒罵地說安可。

  顧生看了看他們,低頭對女孩說了一句話,女孩驚訝地望向他,最終遲疑地點了點頭。跑到那桌熱鬧的年輕人前面說了些什麼,就向洗手間的方向去了。

  林嶼走到顧生身邊開玩笑地詢問狀況,顧生厭惡地看著那一桌年輕人說,「應該是霸凌。要她請我跳舞,請不到喝一桌酒。」

  林嶼臉色也沉了下來,擔憂的問怎麼辦。

  「報警唄。」顧生無所謂地說,「所以要你辭職,這個店我們口碑一直不好,東西也難喝。」

  林嶼看他指了指滿杯的飲料,厭棄地皺眉。林嶼不知道他口中的「我們」是誰,也不知道顧生是不是對這些場所很熟悉,還會了解它的口碑。

  不過顧生很快恢復了常態,他拿著手機繼續打遊戲說「收拾收拾,準備下班。」電子屏幕的藍光映的他的臉沒什麼情緒,就好像剛才為陌生人解圍的是不相干的人。

  林嶼聳聳肩剛準備離開,卻迎上一個衣著考究,成熟有韻味的男子。他嗓音很低,用好看的眉眼望向林嶼問:「可以請你跳一隻舞嗎。」

  林嶼對上他深邃而帶蠱惑的眼神,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他剛想開口拒絕,卻聽到顧生的聲音先一步在背後響了起來。

  「不必。」他說。

  這時手機里響起一陣遊戲勝利的簡短旋律,顧生抬起頭冷冷地向男人介紹道:

  「我是他男朋友。」

  第21章 5.3嘈雜

  男人聞言仔細打量了一下顧生,而後又看向被震驚地說不出話的林嶼,饒有興致地問道:「是嘛。」

  林嶼的眼珠無措地亂轉,指指顧生又指指自己,半天也沒發出一個音節。

  顧生走上前來,攬住林嶼的肩膀,給了男人一個冷漠的眼神,然後對林嶼說,「走了。」

  林嶼點點頭,注意力也不知道該放在哪,他看到陌生男人玩味地向自己眨了眨眼,又看到沒什麼好臉色的顧生,腦袋裡一團漿糊。只得任由顧生牽著走。

  林嶼換好常服從酒吧里出來,顧生站在昏黃的路燈下等他。少年個子高卻有些微微駝背,他插著一隻口袋皺著眉在打電話,林嶼依稀聽到很輕的「用不著你管吧」和「我不會回來的」之類的話語,口氣比對待陌生人還要涼薄幾分。林嶼想到今天顧生行為的異常,不由得猜想可能是家裡有什麼變故。

  他一走近,顧生就把電話掛了,但明顯能看出他情緒不佳。

  「怎麼了。」林嶼擔憂道。

  「沒事。」顧生壓抑住一些厭煩,露出虛假的平和,對林嶼說,「別擔心。」

  林嶼點點頭,知他不願意說,就提議道,「要不要去前面昔川邊走走。」

  顧生做了肯定的回答。兩人一前一後地穿過馬路,沉默地向昔川走,誰也沒有挑起話題。

  他們到達的是昔川很細小的一條支流,河畔的綠化帶修的很窄,兩人勉強能並肩通過。路燈很少,隔上十幾米才有一個,有的路幾乎得摸黑前行。昔川的水流潺潺,黑夜裡月朗星疏,安靜的好像世界上只有他們兩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