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高二對於林嶼來說有兩件大事,一件是高二上學期去許昌老師在d市的特展,另一件就是高二下學期顧生的生日。

  一次他和顧生下學去中央大廈的袖扣店閒逛,顧生看著一對方格斜紋的袖扣猶豫很久,最後還是買了一對圓弧形比較流行的款式。結帳後他隨口說:「那個方的也很好看,但我似乎駕馭不了。」

  林嶼不太清楚袖扣有什麼駕馭不了的,他只覺得顧生既然喜歡沒買,那生日禮物就不用再費心挑選了。他默默記下了袖扣的價格,暑假就開始找零工賺錢。

  五位數的開支對一個普通高中生來說,還是算一筆不小的數目。剛開始林嶼只是接發傳單,送雜誌之類零散的工作,運氣好也能接到簡單的牆繪。但暑假過去了一大半他連百分之四十的錢都沒有賺到,不得不開始有些發愁。

  偶然間他聽說一個相熟的學長,家裡在k市酒吧街開店,就聯繫能不能去打工。那位學長剛開始很猶豫,但又覺得林嶼形象很好,託詞又懇切,最後還是含含糊糊答應了,給的工資也差不多可以填補林嶼的資金空缺。

  對林嶼而言上班唯一的難點就是糊弄爸媽。所幸的是林嶼在實驗班有一個學霸發小。他對父母隱瞞了打工的事實,借住在發小家,對外宣稱一起學習。林嶼爸媽都是教師,暑假要帶班工作很忙,也沒管太多,還多發了他一點零花錢。

  敲定一切以後林嶼興致很高地去打工了。他的工作時間是從晚上七點到十二點,作六休一。學長不同意他上夜班他也沒有堅持。

  工作的前三天都還算順利。由於酒吧是清吧,都是些比較基礎的服務工作。即使有人搭訕勸酒,只要林嶼明確拒絕,也不見別人強求。

  所以如果顧生沒有打那通電話,林嶼的打工生涯可能十分的平淡無奇。

  顧生是在林嶼工作的第四天晚上八點半,來約他去甜食店喝茶的。林嶼疑惑地問怎麼這麼晚出門,顧生說才從歐洲旅遊回來,就很想見他。

  林嶼也是想見顧生的,但權衡後又覺得十八歲生日禮物更重要,於是半真半假的說在發小學霸家做考卷,沒有空閒。顧生聞言沒聲了一陣,說了好的,然後就掛了。弄得林嶼心裡反而有些歉疚。

  可過了一刻鐘,他又接到了顧聲的電話,他聲線本來就沉,帶著點衝勁就很有壓迫感,他直接問道:「你在哪?」

  林嶼在員工休息室被問的有點懞,他一糊塗便報了酒吧名字。顧生聞言就沉默了,再開口也明顯語氣不善。他先問是蘇學長家的店嗎,林嶼說是。顧生緊接著說:「你別動,我去找你。」就立刻掛了電話,徒留林嶼抓著手機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顧生進酒吧的時候還是引起了不少人側目。他天生個子高,又生的冷而英俊,總會不自覺成為視覺焦點。

  林嶼不知是燈光還是旅行日曬的緣故,顧生好像黑了些,臉上也沒什麼情緒。他身著寬鬆t和牛仔褲,看起來很像周圍大學還未報導的新生。所以顧生落坐沒多久,未等林嶼上前遞酒單,就有人先一步去搭訕。

  林嶼看著顧生像平常一樣溫柔而疏離地婉拒了對方,就在人群里搜索林嶼的身影。

  待他看到拿著酒水單撓著腦袋,身著侍者服的林嶼時,眼眸又黑又沉,教人有些害怕。林嶼打著圓場問:「要不要先喝點什麼,有無酒精飲料的。」

  他話音剛落,就感到一隻大而有力的手扣上了自己的臂膀。顧生看起來仍舊沒有表情,但林嶼感覺他似乎在生氣。

  他聽見顧生像命令一樣的聲音說道:

  「跟我回家。」

  第20章 5.2舞池

  酒吧里的輕音樂流動著,時間還不晚,人也算不上多,所以顧生強硬的語氣引來了一些側目。

  林嶼被顧生的話弄的莫名其妙,也不知道他為何半夜跑到酒吧來做教導主任,只得拽著面色不善的顧生往員工休息區走。

  休息區很小,是倉庫剩餘的一個隔間,兩個人擠在一起空間很逼仄。節能燈慘白得有些發藍,照的顧生冷而嚴肅,但比起剛才明顯情緒平穩了些,他靠在牆壁上插著口袋,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林嶼先開了口說,「你怎麼來了。」

  顧生面無表情地答,「你知不知道前段時間酒吧街的新型藥品事件,這間酒吧還停業整頓了。」

  林嶼聞言一臉茫然地問「是嗎。」

  「蘇學長的店可真有意思,默許新藥流通也僱傭未成年。」顧生冷笑了一聲,厭棄地環顧了員工休息區說,「你差錢?來這幹嘛?」

  林嶼尚未想到藉口,心虛地支吾道:「為了買點東西。」

  顧生沉默了。他知道林嶼家經濟狀況一般,買想要的東西得賺錢。自己體會不到這種感覺,也不好批判,只能問「很重要的東西?」

  林嶼點點頭說是,然後瞎扯了一個理由,說是要買新出來的一款鋼筆。顧生聽說過那隻新材料的筆,只記得算不上便宜,也稱不上好看。他有些不屑,但還是說:「換個工作不好嗎。」

  林嶼這才反應過來顧生是在擔心自己的工作環境,他剛想辯解這份工作還不錯,沒他想的複雜,就聽到外面的侍應生喊自己的名字。

  他匆忙地對顧生說:「你先回去吧。沒事的。」

  顧生問他幾點下班,林嶼說十二點。顧生猶豫了片刻說,「那我等你吧。」就挑了一個靠角落的座位落了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