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個瞬間林嶼感到顧生從未有過的遙遠。

  徐勻倒是表現的很有興趣的樣子,她更像在經歷一場冒險。她從顧生後面小跑到林嶼背後,接過他的衣物袋,示意他趕快開門。林嶼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按開了密碼鎖。

  林嶼的公寓一眼就能望到底。靠窗放著一張窄床,旁邊是一張書桌,還鋪著沒有收拾的毛氈。有一座很小的雙人沙發和一台電視。玄關處是廚房,正對著是一個很微型的洗手間。整個房子的面積可能還沒有顧生家的一間浴室大。

  顧生換了鞋皺著眉問:「你才搬家?」

  林嶼猶豫地嗯了一聲說:「山一畫廊建好以後那一片的房租都漲價了。」

  顧生被氣笑了,「你不要亂添罪名,那裡是新修了小學。」林嶼聞言只能點頭說也對,然後給顧生倒水,給徐勻找甜點。

  顧生在林嶼的小沙發上坐下,他高大的身材顯得沙發更迷你了。他沒有隱藏自己對房間的看法,很直接地說:「林嶼,你這樣不行。」

  林嶼疑惑地端著水望向他,顧生點頭謝過他的水卻沒有喝,「你這樣的情況假肢要什麼時候裝?你知不知道越早裝越好。」

  林嶼不太清楚他這話的含義,但想了想顧生要自己裝手臂可能是為了勸自己畫畫,於是說:「我去看了陳醫生,感覺現在左手也可以畫一點了。。。」

  「不是這個。」顧生有些氣惱地打斷他,指著玄關角落放著的搭了一小半的鞋櫃道:「你現在自己做這些方便嗎?」

  林嶼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這個鞋架買回來他已經搭了兩天了,每次只搭一點就很累,所以就暫時閒置在那裡,有空才弄弄,沒想到顧生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缺陷。他支支吾吾地說:「反正慢慢就搭好了。」

  顧生無語地看著他說:「這周你空閒的時候去一趟醫院,倒一下模型。」

  林嶼對他這種獨斷專制有些生氣。他不耐煩地說無所謂,叫顧生不要多管閒事,自己並不需要同情也能生活的很好。

  顧生把在未組裝好的鞋架前玩耍的徐勻拉開,看了一下組裝說明就準備繼續搭。林嶼不高興地迎上去阻止,卻在看到顧生微紅的眼眶時停下了手。

  他聽見顧生輕聲說:「我不是管閒事,林嶼。」

  他頓了頓又說:「我是真的心疼。」

  第19章 5.1酒吧

  林嶼想起顧生以前給自己吃過一種怪味跳跳糖。吃進嘴裡酸的想哭,糖粒在舌上亂跳又有點麻,然而過了一陣又是風平浪靜的甜。

  如果把這整個味覺過程反過來,就是林嶼現在的感受。

  他看著顧生很快搭好的鞋架,又思及昨日明確的拒絕,暗自想著了結這段單戀。

  林嶼走到壁櫃邊翻找出一隻用禮品袋包好的盒子,遞給了顧生道:「以前你這支筆滾到了我的包里,我。。。出於自己的原因沒有還你,現在還是想物歸原主。」

  顧生看著袋子有些發愣,他接過盒子,打開那隻鋼筆,筆頭乾淨,尾端有輕微磨損,和它十多年前丟失時並無兩樣。

  他仔細看著鋼筆似乎在斟酌用詞,可最後只嘆了口氣道,「那就這樣吧。如果你能好受一些。」說完兩人之間一時無話。

  打破尷尬的是壁櫃中沒放穩的箱子。

  它「咚」地落下,零碎的物件散了一地。林嶼忙著收拾,顧生也起身去幫忙。

  就在所有東西都回歸原處,林嶼想要道謝時,他發現顧生手上把玩著一個小方盒,盒上的品牌是一家製作手工袖扣的老店,開在k市最高端的中央大廈。林嶼有些窘迫地想把盒子拿過來,卻被顧生玩笑般地躲過了。

  「這個我當時還想買,但是覺得過於成熟了。」顧生有些懷念地說,「現在倒是戴這個剛剛好。」他還是把盒子遞還給了林嶼,林嶼眨了眨眼睛沒有接。

  「那就送給你吧,反正我現在用不上,沒什麼戴它的場合。」林嶼面無表情地說,「就當我拿你鋼筆的賠禮。」

  「是嗎?」顧生自然地把盒子打開,裡面躺著倆粒金屬方格袖扣。式樣說好聽點是復古,難聽點是過時,但確實是十多年前他們逛街時,顧生看上的那對。

  林嶼用餘光偷偷看顧生,他的表情並不驚訝,似乎早料到了是這對扣子。但他還是說,「很好看,是我喜歡的。」

  林嶼不解地望著他。顧生很理所當然地收下了禮物,就好像本該是他的一樣。

  徐勻看出顧生心情不錯,也湊上來看這對袖扣,說她也想要。顧生颳了下她的鼻子說,「這個現在很難買,十幾年前就是店裡的限量品。」又笑著打趣,「你看林老師願意給你嗎?」

  林嶼想了想說隨便,如果徐勻想要也可以給她。顧生聞言頓了頓,又恢復了常態,溫和而疏離地說:「好的。」

  顧生和徐勻離開後林嶼還覺得有些不真實,他想這也算徹底和糾結多年的感情告別了。他的屋子裡不再有屬於顧生的任何物品。

  他有些疲憊地躺進被窩,腦海里卻反覆閃回著那兩枚袖扣的模樣。他記得為了買它惹了很大的禍,讓顧班長從晨會演講代表落入了全校批評告示欄,他當時還指著批評通告,委屈地對林嶼開玩笑說「你要對我負責。」

  林嶼記得自己當時似乎回答了好。

  他模模糊糊地開始回想買袖扣這件事,漸漸陷入了半夢半醒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