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似是恢復了一些理智,轉身打開房門,示意林嶼先走。但林嶼沒有動,只是耷拉著頭有些委屈地問:「我是有做錯過什麼嗎。」

  房間裡的煙散了開去,暖氣和風雨混雜顯得有些涼。顧生的面目也在明亮的暖燈里變得清晰明朗起來。他頓了頓嘆息一般地說,「沒有。」還說,「是我的問題。」而後向窗戶走去,把方才敞開的雨水和清新的空氣再次與自身阻隔開,房間裡瞬間恢復了安靜和溫暖,又變回了那個寬敞明淨有些悶熱的會議室。

  林嶼想開口問「在你那裡把我當什麼。」又覺得很傻很誇張。只得如冬日的窗一樣,把風暴關在了喉頭。

  顧生無言地立在窗邊。房間的窗戶卡口似乎有些問題,即使關緊了也還是會跑進一些不徹底的涼風,顧生推了推窗戶也沒有解決。就在他放棄管理這絲縫隙中的風準備離開時,聽到林嶼很微小的,似是不存在的聲音。

  他說,「或者,你有沒有考慮過我。」

  林嶼看著暖光燈下個子很高,很沉默的顧生,感到有些無措。他想對方似乎也有些尷尬,因為顧生抱起了手臂,依在牆上,皺著眉頭神情並不自然。

  「沒有。」顧生很肯定的聲音清晰地在房間裡落下。「如果你問剛才我有沒有考慮到你的情緒,很抱歉,我沒有。」他說這話的時候沒有看林嶼,而繼續說的時候卻看向林嶼的眼睛。「如果你問的是我有沒有考慮過把你當情侶,」

  顧生頓了頓聲音有些乾澀。「我也沒有。林嶼,我們不適合。」他好像壓抑著一些情緒,但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地看向了窗外。

  林嶼聞言不覺得酸楚和失望,只覺得遺憾。他想聰明如顧生沒有道理忽視自己笨拙的試探,多年前如此,而今也沒有改變。他想可能是自己的感情給顧生多少帶來了困擾,才會說該拿他怎麼辦,而這次自己也徹底斷了念想。

  他回答了顧生「好的。」快速地又說了:「晚安。」而後很快地關上門,阻斷了房裡明亮的暖光,進入了沉重而又熟悉的黑夜。

  林嶼醒的很早。太陽還未完全升上來,帶著一些怯意和憧憬只灑下點白光,生澀地把天際染上點亮,也亮得不真切。

  林嶼走到主廳拿茶包,卻發現顧生和徐勻的房門都開著,仔細看了也沒有人跡。有一瞬間林嶼以為顧生被自己的告白嚇得連夜潛逃,又覺得不太實際,自己沒那麼大能耐。他翻了翻手機果然看到顧生的留言,說是帶徐勻去看日出,看林嶼睡得很沉沒忍心喊醒。

  林嶼回復了好的。而沒過幾秒就收到了顧生的一張照片,照片上一輪紅日懸在山邊,翠綠和冷紅映照著,山巒硬朗的線條襯著柔光,像一張抽象畫。

  林嶼回覆說:「像鴨蛋。」

  顧生一本正經的說,都是事物剛開始的樣子。然後又說他們正在返程路上,一會兒到了一起去吃早餐。林嶼又用青蛙表情包回復了等待中,顧生沒有再回復。

  徐勻進房間的時候很冷淡的樣子,林嶼本以為她不太開心,上前去逗她,而徐勻從口袋裡翻出一枚小小的護身符,上面繡著「事業高升」,遞給林嶼示意他收下。

  顧生脫下外套,他已經換回了昨天烘乾的衣物,是很平常的模樣。他解釋說:「景區自助的紀念福袋,她買了三個。」

  徐勻點點頭從口袋拿出另外兩個。分別是「學業有成」和「感情順遂」。林嶼接過「事業高升」並且道了謝,他打趣地問,「這個感情順遂你要給誰。」

  徐勻想了想,把這個護身符握在手裡,又將學業有成遞給了顧生。顧生看著氣笑了。

  「你好好讀書,別胡思亂想。」顧生從她手裡拿走了「感情順遂」的護身符,放進了自己上衣口袋說「沒收了。」

  徐勻瞪了他一眼問林嶼:「老師想要那個護身符嗎?「

  林嶼想到昨夜剛被拒絕,有些不置可否地說:「隨便吧。你送的都很好。」他揉了揉徐勻的頭,卻被顧生拍了肩膀。

  「收著。「顧生把感情順遂的護身符遞到他手心說。「曉山許願還算靈驗。」

  林嶼看著顧生給的護身符有些難過,好像顧生是表演「除了我,找誰都好,祝你幸福」的俗套肥皂劇男主,而自己就是個領了好人卡沒有存在感的配角。

  林嶼默默地向兄妹倆道了謝,把護身符隨意地塞進了口袋說:「去吃早飯吧。」

  許是昨天下雨的緣由,今天天氣格外的好。三人的回程路特別順利,很快車就開到了林嶼的小區門口。林嶼剛想下車道別,卻聽到顧生說:「等等。」而後同他下去繞到了後備箱,拿出一個裝著捲軸的盒子說:「你那天放在畫廊的東西。」林嶼結合昨晚的時事有一種清算的意味,他頗感無奈地接過盒子想道謝,卻發現對方沒有鬆手的意思。

  「我送你上去。」顧生說,他指了指林嶼手上提的換洗衣物袋,「你拿兩個不太方便。」

  林嶼有些窘迫地愣了愣,他沒想到顧生會來剛搬的小家做客。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徐勻也下了車,大大的眼睛看著他充滿了期待。林嶼只得認輸地說好,並且反覆提醒他們不要嫌棄。顧生一路緊跟,並沒有說話。

  林嶼的公寓在二十六層,一層樓接近有十戶人家。走廊里久未清掃的快遞垃圾堆在一起像一堵高牆,在林嶼和顧生之間豎起一道屏障。林嶼回頭對顧生說小心,卻發現顧生面無表情地站在快遞盒旁發愣,他的眼神掠過滿是污漬的走廊地板,掠過公寓狹窄的小門,最後虛虛落在林嶼略帶尷尬的臉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