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顧生聞言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道:「你當時打工打到凌晨,就為買中央大廈那顆限量的袖扣。"他頓了頓又說"當時我說過它很好看。"

  「你怎麼知道我買了袖扣?」林嶼驚訝地問,但他說完就後悔了。他感到心臟失重的同時想起一些過去的事情。那確實是買給顧生的十八歲生日禮物,雖然它再也沒有被送出去的理由。

  「在你家看到鋼筆那天,旁邊放著的那家袖扣店的禮物盒,一邊的賀卡上有我的名字。」顧生的話語變得像尖刀,一層層挑開林嶼塵封很久的舊創,他想起那個印著燙金logo的昂貴禮物盒,和寫了五遍才滿意的賀卡。

  林嶼一時間不知如何應答,只是愣愣地看著顧生,顧生沒有給他多少喘息的機會,他總是很直接,也很決絕。

  「你當時不該在我身上費那些心思,這不值得。」

  林嶼聞言有些好笑,他確實太知道顧生喜歡什麼樣的人了。那些記憶里學校的光環人物總在顧生周圍,高中的時候顧生總是有不同的男朋友,只是那個位置他從來沒有被考慮進去過。

  「你是不是自我意識過剩?」林嶼強裝淡定地調侃到「鋼筆我是真的想要,我沒錢,買不起那個型號,就想占有一下。」

  林嶼整理著帆布包起身道:「至於袖扣也不是給你的,當時你快過生日,賀卡是隨便寫寫的。」

  「要走?」顧生並沒有接他的話,皺著眉詢問。

  「嗯,我明天早上還有課,先走了。」林嶼想逃離這個勾起那些昏暗回憶的是非之地,也不想面對有些咄咄逼人的顧生。

  「我送你。」顧生離他距離很近,就和高中時一樣,總比他和別人的距離近那麼一拳,總讓林嶼誤會自己有一些特殊。

  就在院子門口快道別的時候,顧生有些欲言又止,林嶼停下腳步靜靜地望向他。

  顧生說:「我心裡你一直是特別的朋友,」顧生眼神很暗,似乎壓抑著什麼。「就因為當時心裡彆扭,車禍後沒去看你,我一直都很愧疚。」

  「都過去了,顧生。」林嶼向後退了一步隔出一個合適的距離,他笑的也很禮貌。「我們有機會再見吧。」

  說完林嶼頭也沒回地離開了,他很緊地攥著手心,逃跑一般出了小區。

  深夜的昔川水沉靜美好,和十多年前三中門口的夜晚一樣。晚上放學學校會開很亮的街燈,照的昔川像一條閃著光的白色絲帶。他和顧生總會假裝走讀生跑出校門,在昔川旁吃夜宵。

  少年人的笑聲和潺潺的昔川水聲混合在一起,像一首陳舊的老歌。但時光似水,而水不留人。

  林嶼默默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這時電話響起,來電顯示寫著國學館的課程總管,他驀地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但還是按下了通話鍵。

  「小林啊,是這樣的。我們國學館新招到一個美院畢業的硬筆老師,明天你來畫館把這個月的課時都結了吧,當然我們會給你一些補償的。」課程總管語氣客氣但又不容質疑,林嶼聞言有些懵。

  「王老師,我在國學館工作了快五年了,您看能不能再通融一個月,我好有個準備。。。」

  「小林你的情況特殊你知道的,我們也是想照顧你的,但國學館畢竟不是慈善機構,這一季度的生源一直在下降,我們也要想辦法啊。」

  「行,我知道了,明天我去收拾東西結清課時。」林嶼木然地答道,他按著太陽穴感到頭突突地痛。他掛了電話,打開找工作的軟體,找了幾家小型機構傳送了簡歷,接著按滅了手機,坐在昔川旁邊的石凳上發呆。

  恰逢乍暖還寒時候,天氣有些涼,林嶼呼出的熱氣在月光下靜靜地飄散開來。這個天氣讓他想起十二年前,偷顧生鋼筆的鬧劇。

  那個時候也是春節剛過,高三下學期伊始,大家剛剛返校。是最熱鬧的時刻。林嶼一個冬天沒見顧生,衝動下把顧生請到了自己家,才會發生後來冷戰的後果。

  他還記得那天返校,顧生為了全校演講,在校服里穿了西裝禮服,整個人挺拔又英俊。他發表完返校演講,就拽著林嶼從禮堂後門出去,給他看寒假去國外旅行收集的藝術品相片。

  林嶼就吐槽他哪些買的不好,沒有價值,顧生也不生氣,樂呵呵地用食指關節敲敲他的頭說:「就你愛多嘴。」

  顧生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在他疏離感的俊美下多了一層溫柔。林嶼斜著眼睛看的很入迷。

  他也不知怎麼,腦袋一熱就脫口而出道:「你下午有沒有空?要不去一趟我家?我寒假新買了一套畫冊。」

  果然他話音剛落,顧生的笑意就收斂了很多。林嶼感到有些慌張,怕自己太過唐突惹出尷尬。他知道顧生對人是出了名的疏離,從不去別人家做客也鮮少邀請別人去自己家。他以為自己多少有些特殊,卻害怕高估了自己的分量。

  「你家遠嗎?」顧生轉眼就恢復了平日的口吻。「不遠的話我就去看看。」他笑著看向林嶼,有種陌生的親熱感。即使冬季學校走廊里刮著穿堂風,林嶼也不覺得冷,心裡泛起一陣暖意。

  「你們偷偷說放學去哪呢?」顧生後方肩膀上突然掛上一個人,是他的男朋友朱訊。朱訊長的非常漂亮,眼下有一顆淚痣,帶著一種脆弱的溫柔感。顧生順著他勾上來的手揉了揉他的頭道:「下午去林嶼家,他買了新的畫冊,我去看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