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都不去我家,我爸爸很想見見你的。」朱訊賭氣地撒嬌道,這讓林嶼看的很不好受。他聽說過朱訊的父親,開著一家有名的律所,和顧生家的藥業公司一直有合作。

  「以後會去的,你乖一些。」顧生親昵地摟了摟朱訊的肩道。

  「要不我和你們一起去吧!剛好看看藝術家的工作室是什麼樣的。」朱訊向林嶼眨眨眼,林嶼無奈地嘆了口氣。他討厭不來朱訊這樣陽光的人。

  「工作室談不上,就是普通的民宅,你們不嫌棄就可以。」林嶼說完對上顧生詢問的眼神,他向他點點頭道:「沒問題,一起來玩吧。」

  放學的時候林嶼和顧生站在校門口等朱訊,他們倆是藝術生所以同班,而朱訊是國際部的學生,今天又恰好有社團活動,所以放學還要晚一些。

  顧生雖然不是國際部的,但總有人和他打招呼,林嶼在一旁站著,也會被顧生推著乾巴巴地和別人問好。

  朱訊是國際部樂隊的成員,他背著小提琴一路小跑過來,手上還拎著一個漂亮的外賣盒,最後把它交到了林嶼手上。

  「抱歉啊,今天排練晚了,這個是補償。等會去你家一起吃。」林嶼仔細一看,是k市有名的飯店做的甜品蛋糕,林嶼不嗜甜,喜歡吃甜品的只有在他身邊個頭很高的顧生。

  「人到齊了,帶路吧。」顧生拍了拍林嶼的肩,然後摟過了朱訊。

  他們一路談著音樂相關的話題,林嶼和顧生都彈鋼琴,喜歡聊爵士樂。然而朱訊喜歡流行的電子樂,林嶼發現顧生和朱訊聊天也遊刃有餘,他們有時候聊的很專業,讓林嶼有一些敬佩也有一些泄氣。

  林嶼家的小區離三中不遠,算不上豪華,但也絕不簡陋,小區裡的樓房都不高,綠化很好,即使在冬天也錯落地種植著長青植物。

  「這裡很舒服啊。」朱訊感嘆道。

  「你們不嫌棄就好。」林嶼揉揉腦袋道。他的父母都是中學教師,家裡算不上富裕但也不至於讓他自卑。

  林嶼領著他們來到了家裡,是很乾淨明亮的四室一廳,林媽媽喜歡花藝,所以家裡放著各式各樣的瓶插。朱訊站在一捧插花前,拿出一隻少見的花材感嘆道「顧生你快看,這真漂亮啊。」

  顧生點點頭卻皺著眉說:「是很漂亮,你別隨便亂動別人的東西啊。」

  「沒關係,都是我媽隨便插的,你們可以隨意轉轉。」林嶼把他們的包放進櫥櫃,然後領著顧生來到了他的畫室,故作神秘地說:「我有新作要不要看。」

  顧生笑說著:「不看了,害怕。」卻自然地跟著林嶼進了畫室。林嶼十來平方的畫室里放著一張鋪著毛氈的橫桌,牆壁上貼著軟木板,訂著一些草稿和參考圖片。

  他指著一張一丈長的山水說:「是這張。」

  顧生微微點頭道:「還不錯,仿的董其昌。」

  林嶼得意地說:「我寒假臨了董其昌的一套畫冊然後創作的。」

  顧生看的很認真,遠遠站著看了構圖,又去看細節。看了一會他突然笑起來,指著高山上小亭子裡的人說:「這張臉有點像長鬍子的我。」

  林嶼聞言心虛地紅了耳朵,他確實畫這個人的時候想到了顧生,但也只是偷偷的畫,而現在有了種被拆穿的窘迫。

  「你臉紅什麼?」顧生敏銳地捕捉到了林嶼紅起的臉頰,還想進一步詢問的時候,外面傳來「嘭」的一聲悶響。

  「朱訊你在幹什麼。」顧生聞聲先走出了畫室,他發現朱訊在林嶼的房間裡,他有些不滿地說:「你怎麼到處亂走,不是說了別動別人的東西嘛。」

  「一不小心水潑了。」林嶼走進房間,發現自己的水杯倒在桌上,水順著桌沿流到了抽屜里。他突然想起抽屜里放著顧生的鋼筆,一下子緊張起來。他剛想阻止朱訊打開抽屜,哪知道他已經拿著紙巾把抽屜拉開了。

  那隻漂亮精緻的德國鋼筆安靜地躺在一個透明盒子裡,被很小心地放在藍色絲絨墊上,看的出主人保護的用心。即使茶水流下來,也不會濺進裡面分毫。

  「這支筆。。。」朱訊放下紙巾有些好奇地拿起來端詳道:「阿生也有一隻這樣的,但是好像搞丟了。」他抬起頭,單純的眼神里透出一些冷光,看的林嶼既心虛也有些害怕。

  這時候顧生也走了進來,他掃了眼一片狼藉的桌面,又定睛看了看林嶼的抽屜里,眼神明顯頓了頓道:「怎麼了?」

  「林嶼有隻和你一樣的筆。」朱訊把鋼筆遞給顧生,顧生拿在手裡隨意掂了掂,又若有所思地看向林嶼道:「這個不是我的。林嶼有收藏筆的習慣,他有也不奇怪。」

  「可這支筆不是全球限量嘛。。。而且還是你爺爺從德國。。。」朱訊不服氣地說道,看林嶼的眼神也充滿了鄙夷。

  「我說了不是我的筆。」顧生拍拍朱訊的肩,又深深看了林嶼一眼道:「出去吧,你帶的蛋糕還沒有吃。」說完就拉著朱訊去了客廳留下林嶼一個人木然地呆在房間。

  他拿著筆的那隻手微微顫抖,筆的末端用英文花體字刻著GS,是顧生名字的縮寫。

  第5章 2.1花園

  三個人各懷心事地吃完蛋糕,朱訊很快就帶著顧生告辭了。走的時候朱訊留給了林嶼一個輕蔑的眼神,顧生則在玄關盯著沉默的林嶼片刻,嘆了一口氣才推門離開。林嶼呆呆地望著剩下很多的漂亮蛋糕,一時難以應對方才發生的一切。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