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她性格就這樣,不愛理人,很多家教老師都沒耐心教她,上課也不愛聽,你可能會比較辛苦。」顧生邊喝茶邊說,他指了指那盤炸物道:「陳姨專門炸的,我記得你喜歡。」

  林嶼沒有客氣,用手拿起雞塊就往嘴裡塞。顧生嘖了一聲,無奈地從旁邊拿起一袋紙巾說:「怎麼和以前一樣用手,旁邊不是有叉子。」林嶼沒有理他,照樣用手拿,也沒有接過他的紙巾。顧生無所謂地聳聳肩,繼續吃他的蛋糕。

  「勻勻的注意力很集中,就是集中的時間不長,要一些趣味性的解釋輔助。」林嶼向陳姨道了謝,握著茶杯和顧生對坐著聊天。他很習慣這樣的氛圍,以前無數個夜晚他都和顧生窩在不同的咖啡店,邊寫作業邊閒聊,一個晚上就這麼晃蕩過去了。

  「你教她我沒什麼操心的,就是這份工結束的時間晚,沒時間夜生活。」顧生調侃地說,他面前的蛋糕還是被切了三塊,他只吃其中的一小塊。他指指剩下的幾塊問林嶼吃不吃,林嶼猶豫了一下,還是搖了頭。

  「我哪還有什麼夜生活,你都看到了,我情況這樣。」林嶼示意自己的袖管道。

  顧生嘆了一口氣,輕聲地說:「那時候都沒去看你。這麼多年我一直很自責。」

  「沒事的,都過去了。」林嶼感覺身體有一道傷口好像在開裂,就如同當時車禍後躺在手術台,感覺身體的某一部份慢慢被切割,而後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那時候我爸剛好離婚,娶了新的阿姨,我又在辦出國手續,幾乎不在學校。」顧生有些急切地解釋道,好像說的快些就能彌補上所有的過失。「我們又因為鋼筆的事在鬧變扭,所以知道你出事都是去了國外很久之後了。」

  「嗯我知道,大家都有自己的難處。」林嶼的語氣毫無波瀾,雖然他內心也曾質問過,為什麼顧生連電話聯繫都沒有。

  可他現在已經不再計較這些,社會讓他明白了兩人的差距,現在他們是僱主和打工的關係,也可能從來就沒有平等過。

  「這麼多年我都在找你,你幾乎和以前的生活割裂了,我找不到和你聯繫得上的人。」林嶼看到顧生皺緊了眉,他似乎是有些抱怨的口吻在裡面了。

  但要顧生從哪裡去找林嶼呢,他的朋友圈,哪一個邊角是林嶼可以夠得到的呢,林嶼自嘲地笑了笑沒有說話。

  「還好你還在寫字。」顧生有些安慰地說道,他說這些話的口氣不知是在安慰林嶼還是在安慰自己。

  林嶼聞言頓了頓,無奈地回憶說,「我其實考了七次大學。」

  「什麼?」

  「我考了七次高考,書法專業才過關。」林嶼重複道。

  他看到顧生眼裡的驚訝,也看到了一些模糊的情感,他想顧生應該還不至於會為他感到心痛。

  顧生聞言沒有再說話,只是一個勁地喝茶,然後又滿上。一旁的徐勻見狀拿起他茶盤裡剩下的蛋糕自顧自地吃起來。

  林嶼不再多言,他想自己是有意的,在利用顧生的善良,企圖得到一些他的注意力,就好像剛認識他時,為了熟稔起來,使用的一些拙劣的伎倆。

  「你這些年還有沒有畫畫?要是有作品,可以考慮辦個個展。」顧生沉默良久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林嶼聞言有了時過境遷的感傷。他想起還是高中生的顧生神采飛揚地承諾:「以後我們辦一個並展,叫做鏡子,因為我看到你就如同看到自己。」

  顧生性格沉穩,少有這麼熱情洋溢的時候,林嶼那時候想,就算之後和顧生做一輩子朋友也好,就這麼默默地看著他,希望他永遠只在自己面前這麼明朗。

  「沒有再畫了,手的精度達不到,也沒什麼想法。」林嶼淡淡地說。顧生看著他,眼裡有失望,更多的是傷感。他從桌邊摸出一隻煙,無言地抽了起來。

  「你以前總畫一些山水小品。我很愛看。你應該繼續的,你天賦比我高。」顧生呼出一口煙,似乎吹走了剛才的苦痛,變得輕鬆了些。

  「我技術總不如你,你永遠是第一的。」林嶼聞言調笑道,顧生也笑,笑里三分無奈七分不屑。

  「我知道很多獎頒給我都為了討好我爸,給學校多投點錢。」顧生的面孔在煙里變得迷離起來,林嶼記得他以前很討厭煙味,但現在自然的吞雲吐霧已然是個老菸民了。

  「不是,你是第一,在我心裡一直是。」林嶼幾乎脫口而出,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才感到尷尬,他單手抓緊褲子立刻補充說「在理性分析作品上,很少有人像你這麼直接又深刻。」

  顧生聞言笑了笑,煙霧讓他的表情模糊了起來,他起身拎起椅子坐在了林嶼旁邊,似笑非笑地看著林嶼道:「林嶼,你說實話。」他熄滅了煙又說。

  「你是不是喜歡過我。」

  第4章 1.4鋼筆

  在林嶼被問的大腦一片空白的時候,顧生又抽起了煙,他似乎沒有期待過對方的答案只是拋出一個問題,而林嶼則像被難題問倒的學生,坐在那裡手足無措。

  「我也不太清楚,都過去好久了。」林嶼磕磕絆絆地道。

  「不太清楚?那你當時為什麼要拿我鋼筆?」顧生冷冷道:「當時他們說的很難聽你還記得嗎。」

  「可能吧,一時鬼迷心竅了,你知道我一直也收集筆啊,肯定很想要的。」林嶼乾巴巴地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