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在女孩旁的圈椅坐下,從帆布包里拿出了方格本,遞過去給她說:「你現在間架結構還不錯,但是運筆還有問題哦。」

  徐勻聞言仍舊沒有理他,自己寫自己的,林嶼不在意地繼續說:「你看老師也是左撇子呢,你能跟著我在方格里畫旋渦嗎?」

  徐勻這才瞥了一眼林嶼的左手,但眼神最終停留在了他空著的袖管上。

  「老師沒有右手。」徐勻喃喃自語道,「真好呀。」她羨慕地說。

  「沒有右手怎麼好了?」林嶼感到奇怪,他邊問邊在方格本上寫下控筆的一些筆畫。

  「可以不用矯正成右撇子。」徐勻停下了筆,沮喪地抱怨,「哥哥說兩隻手都會用的人才更聰明。」

  「你哥哥好像比較老派呢。」林嶼把方格本遞給徐勻說;「你試試兩隻手都寫寫這幾個筆畫好嗎?」

  徐勻不甘願地拿過本子,很快地用左右手各寫了一些筆畫,林嶼發現不論哪只手她都寫得不太好看,但左手還是好一點點。他有些無奈地問「你哥哥一定要求你用右手寫字嗎?」

  徐勻點點頭道「哥哥總是這麼要求,說不會顯得另類。」小女孩向林嶼招了招手,要他靠近些,用悄悄話的口吻道「但最近哥哥都不回來,我們可以用左手寫。」

  林嶼在她寫得不錯的筆畫下打了星,笑著對她說好的。

  兩人一寫一批配合的還算融洽,寫了大約四十分鐘後,林嶼聽到了樓下泊車的聲音,而徐勻聽到車聲立刻把筆換到了右手。林嶼想這大概是徐勻口中的哥哥回來了。

  他有些擔憂,有的家長作風舊派,是會糾正孩子的天性,自己也不好說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走廊響起了腳步聲和人聲,走近些林嶼依稀聽到「不是說了不要她用左手,徐阿姨怎麼還請左撇子的老師。」而後又清晰地聽到:「寫書法找名家不好嗎,怎麼隨便找家教呢。」話音剛落,門也就打開了。

  林嶼一時間尷尬地坐的筆直,有些像上課玩手機被抓包的學生。他看見顧生穿著一件絲質的休閒襯衫,領口微敞,顯得清爽又成熟。顧生的人生軌跡總是那麼平順,所以身上散著一種漫不經心的自信,將十七歲的林嶼俘獲,也讓如今的林嶼被吸引。

  但他很清楚的,一開始兩人之間只是一張課桌的距離,而現在,隔著時間和,隔著心裡的千秋萬壑。

  顧生看見林嶼眼神顯得晦暗不明,他抱臂倚在門框上,看上去是一個輕鬆的姿態,林嶼想起高中時,顧生不知所措的時候就會佯裝鎮定地展現這個動作。那時他穿著寬鬆的校服,抱著手臂問林嶼:「鋼筆真的是你拿的嗎?」顧生為人似乎太過溫柔,他甚至用了「拿」而不是用的「偷」。

  「怎麼是你。」顧生驚訝過後,又嘆了口氣道:「林嶼啊。」

  他恢復了往日的穩重,緩步走到長桌前,拿起徐勻的方格本翻了幾頁道:「是你的話就不用擔心了。」

  他深深地看向林嶼的眼睛,裡面有很多難懂的意味,但林嶼準確地捕捉到了遺憾的情感,他聽到他的話,一瞬間竟然有些想哭。

  顧生說:「你的字總是寫得最好的。」

  第3章 1.3夜宵

  林嶼之後上課有些心不在焉。顧生要他先給徐勻講課,上完了留下來吃宵夜。一想到要和顧生吃飯林嶼就不太自在。

  這種不自在在他高中時時常發生,總是顧生先提出邀約,他周圍一圈要好的朋友先答應下來,再單獨問林嶼來不來。林嶼經常因為沒有零花錢而拒絕顧生,但顧生總說來吧,和他們看畫聊不到一塊去。

  就因為這麼一句話,少年時期的林嶼總是在打一些不上檯面的零工,賺取一些少的可憐的課外活動費。有時候冬天在外面發傳單凍得發抖,但只要想到這一百塊錢能夠換來和顧生一起喝杯咖啡,聊一聊新的展覽,就覺得耳朵上生出的凍瘡都是值得的。

  但顧生的邀約總是很多,林嶼的零花錢總是很少,所以條件反射的顧生一約吃飯,林嶼就開始愁資金運轉。所以聽到顧生要請宵夜,林嶼竟然下意識地盤算起自己的存款了。不幸的是過了十多年,林嶼想回請顧生吃一頓好一些的飯,依舊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徐勻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便不停地把方格本遞到林嶼的眼下。林嶼這才從回憶里調回現實。他揉了揉後腦勺,又認真的給徐勻講起筆畫來。

  授課結束後,林嶼和徐勻來到客廳時,顧生正在吃一塊小方蛋糕。顧生一直喜歡吃甜食,但也不吃多,一塊能吃一個下午。

  林嶼從沒理解過這種感覺,他喜歡吃又咸又辣的街邊攤,那種被顧生警告過很多次致癌的食物。

  但林嶼還是陪顧生吃了很多很甜膩的甜食,那些顧生嘗了味道不再吃的糕點,都落在了林嶼肚子裡。

  而今天讓林嶼意外的是,餐桌的另一面上用竹籃裝著一整碗炸物,蕾絲花邊的吸油紙都被浸透了,滲出油脂的透明感。竹籃旁放了兩種醬料,都是林嶼曾經喜歡沾的。

  他某一瞬間甚至覺得,有可能顧生也在乎他。然而林嶼很快地否定了這個念頭,自嘲的想,十多年前自己就知道他們之間沒有多餘的可能了。

  「坐,別愣著。」顧生揚了揚眉對林嶼道,他給徐勻遞上一個布丁,徐勻接過,誰都不理就開始吃。「要說謝謝。」顧生皺眉道。徐勻不情願地道了謝,就不再說話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