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幻想過很多和顧生重逢的場景。有的場景里自己成為了名家,得體地與顧生互換名片;有的場景里他牽著男友撞見顧生,說「過得還好嗎?」;有的場景里他成了老闆,在酒桌上和顧生談笑風生,親密的一如高中時…

  但都沒有這麼匆忙而淺淡的相逢。

  就好像真的陌路人一樣。

  第2章 1.2別墅

  林嶼落魄地從山一畫廊走出來,由於下午還有課,他還得拐彎去國學館上班。看著破舊昏暗的國學館,林嶼湧上一陣心酸,他這麼多年沒參加過一次同學會,卻在剛才的重逢中理解了雲泥之別的況味。

  他走過國學館前台,準備去自己的教室,結果被前台的課程總管攔住了。

  「小林啊,昨天又有家長反饋你左手教學,孩子看著不舒服啊。」課程總管拿著平板在上點來點去很匆忙的樣子,好像國學館的課程預約滿的忙不過來。

  「我們還是決定減少一些你的課程,勻給軟筆書法的老師,哎,你原來的那幾個學生怎麼都不願意轉課,你也要把老學生教好了啊。」她說話的間隙始終沒有抬頭看一眼林嶼。

  林嶼聞言皺緊了眉,他本身課時就很少,一周上不了四次班,勉強可以維持生計。現在課時再縮短,對他來說生活會更緊張了。「小王姐,您看能不能幫我和家長說說,寫字的好壞和左右手沒關係的。我很需要多一些課時的。」課程主管抬了一下頭,想嘲諷他幾句,但看他眼神渴望袖管空空的模樣,還是就嘆了一口氣,揮揮手叫他走了。

  林嶼心裡的算盤橫橫豎豎地敲著,算上房租和基礎開銷,他現在扣除一些課時,手頭一點零用都不會有。他想了想還是決定找份晚上的兼職,不然日子很難過下去。

  他點開招聘軟體,在家教欄輸入硬筆書法,只跳出了寥寥幾條信息。其中有一條的招聘要求很吸引他,課時費價格很高,唯一的要求是要老師非常耐心,並且工作時間在晚上。他給對方發去信息,中介很快就回復了。林嶼先說自己是書法系畢業,是k市硬筆書法協會的會員,並且耐心細緻。

  對方很滿意立刻就同意了面試,林嶼才遲疑地說出了自己缺失手臂的事實。手機那頭沉默了一會兒,在林嶼以為沒希望的時候,發來一條消息道「家長不介意。」

  林嶼長嘆一口氣,和對方約定了面試時間,如果面試通過,他在後天晚上就可以上崗了。

  林嶼上完班回家的路上又經過山一畫廊,這次他走的很急,好似生怕遇到什麼人,雖然畫廊已經關門了。

  回到一室一廳的小公寓,他把自己摔進了沙發。回顧今天讓他疲倦,他想起顧生冷淡又好看的臉,回憶起來似乎成熟了很多,已不是原來端出來的生澀架子了。

  顧生不像自己,他是天生能在社會中如魚得水的類型。雖然當年他們的專業水平不相上下,可過去了十年又能怎麼樣呢。他想可能只有生活不如意的人才久久地懷念學生時代吧,至少看上去是公平的。

  林嶼嘆了一口氣,聽到了手機的震動,他按下了通話鍵,是房東。房東委婉的告知林嶼,他的公寓要漲一些租金。林嶼暗道真是禍不單行,但現在的房子是五年前自己裝修的,多少捨不得退租,他還是同意了房東的漲價,只得暗暗期待面試能夠順利通過。

  掛了電話後,林嶼鋪開紙筆,開始認真準備明天試講的內容。

  次日的面試出乎意料地通過的很順利,中介小姐還調笑道:「林老師字寫這麼好,又長得好看,再適合不過了。」林嶼聽到讚賞靦腆地撓撓頭。學生時期的他愛打扮,對顏值也頗具自信。手臂截肢後他鮮少再去在乎這些,生活的重壓早把那些虛幻的泡沫擊碎了。

  他坐地鐵曲折地來到了中介提供的學生住址。這是一片臨河的別墅區。k市低調的富人們都喜歡在昔川附近買房子,這條河貫穿k市,清澈綿長,林嶼記得他的高中k市三中的門前也是昔川的經流地。

  那時候他經常和顧生中午午休的時候逃出學校,在沿河綠化帶散步,聊一些有的沒的,且在下午的上課鈴之前跑回學校。他們會因為遲到而被罰站,但總是肆意開心的。

  林嶼搖搖頭,示意自己清醒過來。他想可能是前天見到顧生的緣故,自己開始沉浸於不著邊際的幻想了。可如今他連繳納房租都很勉強,並沒有時間考慮其他。

  林嶼拍了拍臉走近小區,通過小區大門被警衛盤問很久,最後還給學生家打了電話,才勉強進入小區。

  小區的綠化做的很好,園林師傅很悉心地把綠植維護的端莊靜美,亭台樓閣都很有中式古韻的意味。林嶼覺得這裡倒是比自己授課的國學館更有國學的樣貌。

  待他走到需要授課的房子前,還是莫名泛起了一陣緊張。

  這是幢三層的小別墅,有一間獨門小院。給林嶼開門的是家裡的阿姨,她不冷不熱地接待了林嶼,給他上了一些茶點。待客廳的古董鍾走向七點時,遂把他帶到了二樓里側的一扇門前。

  「這是勻勻的書房。您可以就在這裡授課。」徐勻是林嶼學生的名字,阿姨幫他推開門,映入眼帘的是一張寬闊的木質長桌和整面牆的書架。一個個子很小,留著娃娃頭的女孩子,乖乖地伏在桌上寫字,兩人的動靜完全沒有影響到她。

  「勻勻這是新來的書法老師,你有什麼要求和陳姨說啊。」阿姨向林嶼點頭示意,就默默退下了。林嶼走近了些,看到徐勻在臨帖,但字寫得東倒西歪,三年級的孩子字寫得像幼兒園,也難怪家長著急。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