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喝水,喝水。」

  傅椋端起碗,借著擋了擋臉,幾分心虛。

  這種事情又不是她能預料到的,況且送的也不過是些吉祥東西,左右出不了什麼大問題,至於那些朝使們擔驚受怕……

  反正今個兒也都要回去了,下一次見面還不知何時,也就不必仔細放在心上了。

  「哦,對了。」穆書夜想起什麼,又擱下端了一半的碗,從袖子裡摸出個油紙包著的東西,丟在傅椋眼前,「薩格走前讓我帶予你的。」

  傅椋眨了下眼,視線從穆書夜臉上滑下去,落在扎著紅繩的油紙包上。

  上面凸著幾個方形的印子,看形狀,倒像是某種可以吃的物什,這讓她想起不久前,薩格要請她吃的糕。

  薩格送她東西這件事罷,傅椋並不覺得稀奇。

  畢竟他們的交情頗深,也算是過了命的,她又一向將他當做弟弟來看待。

  按理,弟弟回國,她這做姐姐的應當親自去送一送,但無奈周公他老人家太過熱情,強留著不叫她輕易脫身,便就錯過了這個機會。

  思此,傅椋心裡是有些愧疚的,再加上昨晚兒叫穆商言好一番攪合,以至於那個別都道的不是很稱心如意。

  她伸手過去,正要挑開紙包一角來看,耳邊卻忽然傳來極其響亮的『咣當』一聲,眼前憑空就落下一片陰影。

  傅椋下意識抬眼去看,卻被穆書夜面上扭曲的神情驚到。

  他居高臨下,似乎極其困難地咽下嘴裡的一口什麼東西,往後跌撞退了一步,如臨大敵般望著盛著糖水的白瓷碗。

  「你,你這喝得是什麼東西?」

  作者有話說:

  收收呀漲漲呀,不知道完結能不能飛一波,下一章要進入正事了。

  第63章

  能讓她一向風度翩翩的義兄露出這般扭曲神色,傅椋一時對那碗小小的蜜糖水起了由衷敬佩之心。

  但她納著悶地看過去一眼,見裡頭的同她手邊碗裡的著實沒什麼區別,只不過顏色深了一些,就是不曉得穆書夜的反應為何如此『驚天動地』,竟是連凳子都給掀翻了。

  「蜜糖水啊,」傅椋同他解釋,又喝了一口碗裡的水,晶瑩剔透的蜜水將她的唇染得亮晶晶的。

  「是槐花蜜煮的,聽說是這次朝貢里哪個小國的貢品來著,不合口嗎?我就說是該放些桂花糖的。」

  穆書夜一時無言。

  他看了看正捧起碗,喝得樂滋滋的傅椋,又看了眼將將被他擱上桌案,險些沒一個失手就給打翻的瓷碗,面色忽然古怪起來。

  他謹慎試探道:「你真覺得這碗糖水,十分好喝麼?」

  傅椋不明所以,但還是點了下頭,想著許是穆書夜同她想在一道,覺著不怎麼甜,就又補上一句,「許是我因為我今日裡頭心情很好,所以儘管沒有加桂花糖,也是能喝得下的。」

  穆書夜:……

  ……

  目送著穆書夜身影遠去,傅椋捧著碗,半天沒琢磨出來他最後望過來的那一眼意思,只覺那眼神里透著古怪,又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意味在里。

  只是這意味太過深長,令傅椋一時半會兒的著實難以理解,他是怎麼因著一碗蜜糖水,就看過來這麼個極其有深度的眼神。

  想著想著,她視線落在了穆書夜方才嫌棄推遠的白瓷碗上。

  因著方才擱置的動作大了些,琥珀色的糖水濺了四處,連呼吸間都帶著甜甜的蜜香,但這其間似乎又有一種隱約的,極其熟悉又好聞的花香。

  傅椋叫來白諾,問她這碗裡的蜜糖水還有沒有,刻意強調了一下,要同穆書夜碗裡的一模一樣。

  白諾點了下頭,又盛來一碗給她,順口道:「主子方才覺著不太甜,我便重又煮了一鍋,加了兩塊桂花糖,方才王爺到的時候正好熬開,就從中盛了一碗,倒還沒來得及嘗一下味兒。」

  這可就奇了怪了,傅椋心想,既是加了糖,當是要比她手中這一碗好喝些才是,怎麼穆書夜的神情竟像是吃果子吃了一半,卻忽然瞧見個只剩一半的果蟲似的。

  雖說一碗糖水不至於怎麼難喝,但畢竟有前車之鑑在那,傅椋還沒勇到直接就往嘴裡頭灌,她伸出一根手指在碗中沾了一下,凝視上面晶黃剔透的液體片刻,唆進嘴裡。

  她渾身一僵,面色登時大變。

  膩死人的花香直衝天靈,桂花和槐花摻在一處,熏得人頭暈腦晃,舌尖叫這甜的給發了苦,連舌根都被殃及得發麻。

  她當即抽出手指,滿臉深仇大恨,不由分說呸呸呸了幾下,又攥著白諾袖子顫顫巍巍地問,「你,你說你加了幾塊桂花糖?」

  這味兒怎麼活似加了半鍋子似的,難不成方才義兄那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是誤解了她的話?怕不是以為她因著昨晚兒同穆商言的事情感到心口泛甜,連味覺都失去了罷?

  白諾茫然點了點頭,「是加了兩塊啊,早些時候和槐花蜜一道送來的,不過一塊足有巴掌大,我原是想著會甜一些,還就多添了些水嗎,不過主子你不是叮囑我一定要加兩塊的嗎?」

  傅椋:……

  她望了眼自己手中滿滿一碗兒的糖水,又看了眼對面那碗,顯然是被喝了一大口的,心裡有些訕訕。

  覺著她義兄不愧是翩翩公子,是一條真漢子,愣是頂著這味兒給硬咽下也沒噴出一滴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