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若是推了開站不穩,叫他在薩格眼前摔了跟頭,那可算是將人丟了大發的。

  穆商言下顎墊在傅椋圓潤秀氣的肩頭上,如雄獅霸占領地,懶懶抬眼去和薩格對視。

  那雙同傅椋如出一轍的鳳眼中,含著不容置疑的藐視,那是對敢覬覦他領地的人,給予明晃晃的威脅和挑釁。

  他摟著傅椋柔軟的腰很輕易的將她帶了個圈兒,往相反方向走去。

  聲音不大不小的,卻足以叫身後人聽個正著。

  「我方才怎麼說的,叫你不要亂走,怎麼就到這裡了?」

  傅椋的注意力十分輕易就叫他給帶了偏。

  雖說夏夜裡晚風涼爽,但歪在她身上的穆商言,卻活似一個正燒得旺的冒火爐子,不斷往外竄著燎人的火星。

  這般壓在她身上不僅沉重得很,還熱乎得十分厲害,連貼著的紗衣都叫他熱濕了一塊,黏黏膩膩地沾在皮膚上,磨得半分也不舒服。

  傅娘娘滿臉嫌棄,艷麗面容差些皺成個包子模樣,二話不說就去扒拉他的手,自也就沒空再去理身後的薩格。

  「撒開撒開撒開,重死了熱死了,你離我遠點兒。」

  「很重嗎?」穆商言問她,眉眼間帶著顯而易見的醉色,深色的瞳仁里落了一片燈影,像是被揉碎了的群星落在裡頭。

  「重不重的,你自個兒心裡就沒點數嗎?」

  傅椋抽了下嘴角,不想認真同他一般見識,免得將自己氣個半死。

  吃醉了酒的,你去同他講個什麼道理?

  穆商言似有所悟地點了點頭。

  就在傅椋以為他明了事理,曉得她已然很累撐不住他,要主動鬆手時,穆商言卻忽然揚起臉面,來沖她微微一笑。

  傅椋一愣。

  不得不講,這個笑容在陛下臉上顯露出來,還是極具衝擊力的,將她的眼都晃了一晃。

  然就趁她這愣怔功夫,穆商言卻抽出被她攥在掌心中的袖子,忽然彎下腰去,長臂往她腿彎一抄。

  不過眨眼功夫,傅椋只覺腿彎一酸,倏地兩腳離地,眼前天旋地轉了一番。

  毫無準備的她被男人乾淨利落地扛上了肩頭,徒留她和金黃袍子上的五爪金龍大眼對小眼。

  穆商言幾分嘚瑟的嗓音從旁傳來,似乎覺著這是個頂好的主意。

  「這下就不重了罷?」

  傅椋:……

  她驚嚇地深吸一口氣,十分震驚,實在不明白怎麼就突然變成了眼下的這麼個情況。

  然此情此景既已發生,她沒什麼別的念頭,倒只覺有一句話講得十分在理,尤其是用於眼下這麼個境地里,實在是有理的不能在有理了。

  傅娘娘閉了閉眼,狠狠一巴掌捂住和她對看眼兒的金龍。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穆商言!你這個混帳狗東西!快將老娘放下來!!!」

  「老實點。」

  吵鬧的聲響隨著二人漸遠的身型漸漸消散,薩格站在原地垂了垂眼,眸中有些許失落,似連發頂上的耳朵都耷拉了下去。

  白諾領著一眾宮婢路過他時腳步慢了些,對他輕輕福了福身,才追隨著一道離去了。

  輝輝燈色如夏夜螢火漸漸遠去,只留下長廊掛著籠燈的朦朧光暈。

  薩格不知站了多久,久到被夜風吹僵了臉,有人從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穆書夜含笑道:「這下可死心了罷。」

  低低一聲叫晚風吹遠,似乎從未有人回應過這一聲。

  「穆!商!言!」

  傅椋噁心的臉都發了白。

  她今晚兒的宴上並沒有吃太多東西,只稍稍吃了一些瓜果。

  饒是如此,被這堅硬的骨頭墊在柔軟肚腹上,也給了她一種五臟六腑都通通移了位的錯覺,差些就要從嘴裡吐出半個胃心來。

  頭上頂著的那堆東西又死重的,連帶著整個腦袋都暈沉沉的往下墜去。

  她鳳眸里冒著兩簇火花,若不是夠不上去,便恨不得伸手將這個男人狠狠掐死了算。

  傅椋掙扎著,拳打腳踢,祭出十八般武藝來同他一較高下,但無奈眼下,她確確實實又沒法子擺脫此種難受境地。

  就好似話本子中寫道的那個精通『七十二種』變化的孫大聖一般,被佛祖毫不猶豫的鎮壓五指山下。

  醉了酒的人顯然沒有半分理智可言,又許是她這番確實鬧騰了一些。

  穆商言那廝,那廝竟然抬起手來,不由分說的就往她軟臀上拍了兩下,在夜色中發出極其清脆的聲響來。

  他掌心熱得厲害,隔著薄薄一層紗裙,熱度徑直傳來。

  如燎原的星火,霎時便燒起來了。

  第61章

  傅椋一時僵在那裡,只覺渾身上下都燒冒了火,一路往頭頂上竄,連臉也是紅的。

  她胸膛起起伏伏鼓著氣,卻又因這恐嚇的兩下不敢再輕舉妄動,生怕這醉得沒理智的狗東西不由分說又來兩下。

  簡直,簡直是太羞恥了!纖指緊緊攥著明黃色的衣料,將威嚴的金龍攥得委屈變形。

  傅椋氣得連頭頂都要冒了煙了,雖說是不疼,但他怎麼能,怎麼能打她那種地方!

  傅娘娘咬著牙,只覺又委屈又惱火,沒一會就氣紅了眼眶。

  從小到大,都沒有人敢這般對她!

  她已然在心裡琢磨出個大刑伺候來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