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傅椋衣裙盡濕,玲瓏有致的身體曲線盡顯,頭上泡了水的髮髻沉重無比。

  水珠順著略顯蒼白的面頰滾落,又沾得長睫都濕乎乎黏在一處,叫她隨手抹了抹。

  傅椋的水性要好一些,儘管多嗆了些水,但因叫人救得及時,倒也還算清醒。

  她將嘴裡的水吐了一吐,又索性將髮髻上的珠釵都拆卸了下去,任由青絲散落一肩,看起來竟像是水中的精怪。

  此時雖在夏中,但夜風微涼,由著冷風一過,她鼻尖發癢,輕輕一揉,打了個不大不小的噴嚏。

  「主子!」

  白諾驚一聲,連忙上前從黑衣人手中扶起傅椋,又脫下了外紗衣替她遮擋,萬般警惕看著這黑衣人。

  「你是穆商言的人?」

  傅椋歪著腦袋拍了拍進水的耳朵,望過去。

  黑衣人頷首,緊閉的長睫上有晶瑩水珠隨著他動作滾落,砸在衣襟上,「屬下地一,奉旨保護娘娘安全。」

  穆商言派人保護她的這個事,傅椋是曉得的,之前她為了偷摸著出宮,甚至還對其中的某一位威逼利誘了番。

  但是,她對於這些個暗衛一而再再而三救她的事情,是十分感動的,心覺必然是要好生在穆商言面前夸上一夸的。

  地一又道:「這丫頭,娘娘可需我代為處置?」

  傅椋下意識望去一眼,擺擺手,地一便恭敬頷首退下了。

  方才沒注意,傅椋此時才發現,這丫頭身上穿得並不是宮中宮婢們的服飾。

  至於那些個坊啊司啊的,傅椋倒不是很清楚她們往日裡一貫的衣著。

  她盤著腿坐起來,指尖敲點了下巴,望著暗下去的天色嘆了口氣,又將白諾的白紗裹緊了些。

  只覺今晚兒這魚是釣不成了,至於香……

  他七大姑八大姨的奶奶的,必須燒!

  作者有話說:

  首先說一下防盜,昨天測試防盜功能,好像抽了,實在抱歉,看過的章節無需重複購買的030。

  關於錯字,已經在開始捉了,評論區也歡迎各位漂亮們捉蟲,有時候寫得快了,難免查得不細心,非常抱歉。

  最後,本章有一點點軟體動物出現!有一點點軟體動物出現!有一點點軟體動物出現!感謝各位大漂亮的支持,明天上夾,可能會停更一日,比心心。

  第44章

  叫著白諾將這昏迷不醒的小丫頭帶回鳳棲宮安置,傅椋換了身衣裙,匆匆忙忙往太和宮去。

  可是不能在耽擱了,不然誰曉得又能發生個什麼事情。

  梁呤見傅椋這個時候過來有些詫異,待聽了小丫頭故作委屈的抱怨,講自己今日裡諸事不順,必是衝撞了太歲時,沒忍住地露了笑。

  她剛念完晚經,便領著傅椋又往佛堂去燒『破太歲』的香。

  路上想起今日裡穆商言專程來講得種種,梁呤帶著些試探,想幫著問問小女子在這件事上究竟是怎麼想的。

  佛堂中,蓮花盤裡頭點著豆粒大小的酥油燈,千百盞明亮搖曳,繡了上好金蓮的蒲團在光影中靜置,屋中佛香濃郁,叫人人心神不自覺地靜下,仿進了這個門便是另一方天地。

  盤坐蓮台上的菩薩蘭蓮指點唇,手托淨瓶,面容是悲天憫人的普渡之相。

  傅椋其實不大相信有神鬼一類的,但世間萬物總有說不上的玄妙,她既是來了,做這種事情自也是心存敬意。

  她接過點來的三隻長香,對著太歲的佛像虔誠地拜了一拜,在手腕上系了個紅布條,又念了幾句萬事諸順之類的話。

  待將長香插進香爐,裊裊青煙緩緩,她才終是放下了幾分心,陪著梁呤一道從佛堂離去。、

  「阿椋,」梁呤拍了拍他的手背,「你近日裡同言兒如何?」

  傅椋眨了眨眼。

  長輩問起,尤其是她還萬般敬重著的,自然就都撿著好話講,意是在討長輩一個開心,諸如什麼陛下待我極好,總是能惦念著云云一類,昭顯他們感情很好的話。

  這聽在梁呤耳中,心下門兒清,自知是丫頭專來哄她的場面話。

  她尋思著自家那小子在傅丫頭面前,已然就成了蜷縮起尾巴的膽小鬼,畏手畏腳,遠沒有朝堂上訓斥人時的威風模樣,亦不如幼時膽大幹脆。

  她這做娘的,倘若能幫襯一下,自然也是要幫一下的。

  於是梁呤直白道:「你就曉得哄我這老人家開心,倒也不必瞞我,那混小子可是都同我講了清楚。」

  「當年你並不是真心想要嫁予他的,而不過是他用了些不入眼的下流手段罷了,也確實丟臉。」

  傅椋一怔,顯然沒想到穆商言會將這檔子事情講給太后母后聽。

  這個事情罷,他們私下裡心知肚明,互相謀劃著名,也就罷了。

  可鬧到長輩面前,讓長輩知曉,這算是個什麼事?這可算是個大事情了!

  傅椋心裡難得有幾分忐忑,又有些內疚和不安,心下里沉了一沉,仿若憑空就壓了塊大石,讓她些許喘不過氣來,下意識抿了下嘴,眸光閃了閃。

  穆商言上位約莫有五六年的光景了,後宮中卻至今沒有一子嗣,傅椋不曉得他是不是想效仿父皇,也就是已經逝去的太上皇穆澤琰。

  想起當年聽說過的事情嗎,傅椋咬了下嘴,又擰了擰眉。

  相傳,琰帝繼位時並不允許後宮中有嬪妃誕下子嗣,故常常賜避子湯於眾妃,後來遇見梁呤,一見傾心,這才獨寵一人,有了穆商言這唯一子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