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傅椋拍了拍手上沾上的濕泥,這才有空去尋那差些害她丟了肥碩地龍的「罪魁禍首」。

  這淒淒涼涼的聲音是從假山後頭飄過來的,幽幽怨怨的,活像似受了不少委屈。

  嘶……傅娘娘倒吸一口涼氣,摸了摸起雞皮疙瘩的手臂。

  這,這應當不是志怪話本子中講得那什麼孤魂野鬼罷。

  她下意識轉臉看向白諾,壓低聲音將疑問問出口。

  白丫頭滿臉鄭重地湊過去聽了聽,而後也鬆了一口氣。

  「主子,是個人。」

  傅椋這才放下心,若萬一真是個孤魂野鬼什麼的,她可管不了這地府間的事情。

  若是不是,就好辦得多了。

  想著這附近是條深不見底的長河,傅椋既怕此人一個想不開丟了性命,又怕她胡亂投河害自己吃不成魚,就想著去看一看,若能寬慰一番,也算是做了樁善事。

  此處沒什麼人經過,確實算是個跳河的好地界,但……

  傅椋大概目測了一下,若是要到假山另外一端,需要先得往後回到廊亭,從另外一側的小橋過去,再走上一條大路……

  有她走路過去繞過去這功夫,難不保對面這人就想不開了,她抬眼望了望眼前這不太高的假山。

  嗯……傻子都知道應該要怎麼過去了。

  至於為什麼要爬過去而不是先嚷一聲,傅椋覺得罷,既是躲在這種偏僻地界傷心,一般都是不大想讓旁人知曉或者撞見的。

  她若是先嚷一聲,萬一驚得這人悲憤欲絕,只覺丟了臉面,縱使能想得開也成了想不開該如何是好?

  便還是先偷摸著瞧一瞧罷。

  將礙事長裙在腰間系好,避免踩到,傅椋摩拳擦掌,準備爬上去仔細瞧一瞧。

  「主子,」白諾在傅椋的示意下壓低聲音,擔憂詢問道:「要不還是讓我上去瞧一瞧吧。」

  這假山雖是不太高,但也絕說不上是矮,約莫有一個半人那般,這萬一傅椋沒踩穩摔了下來,她的罪過可就大了。

  「不用,」傅娘娘擺擺手,對自己身手十分自信,語氣中難掩自豪和驕傲,「想當年,我爬樹下河哪樣不強,這小小一座假山還能難得倒我嗎?你且在下面接應著我些就好。」

  說罷,傅椋就開始往假山上爬。

  這假山並不難爬,上頭坑坑窪窪的小洞小坑,恰就成了傅椋最好的落腳點,踩得十分輕鬆,壓根不會有踩滑掉下來的危險。

  她自己在這裡爬得十分高興,自覺找到了當年年少時抓雞摸狗,上樹掏窩,下河摸魚的樂子,但白諾在下面,卻看得是幾分提心弔膽的。

  也不過就多眨幾下眼的功夫,傅椋便爬了山頂上,雖說這假山確實不怎麼高,但身處高處,卻仍將四下里的風景盡收眼底,那斷斷續續的哭聲也聽得更清晰了些。

  傅椋勾著頭,往假山的另一端看去,這一看不打緊,差些就要給她嚇著了。

  只見個鵝黃小衫的纖細姑娘趴在沿河的杆上,大半個身子都探出去,瘦削的肩膀一聳一抖的,似正在傷心抹著眼淚兒。

  當真是聞者傷心,見者膽顫心驚。

  傅椋沒敢出聲,就怕驚嚇著,叫她腳下一滑就一頭撞進水中,那她可是罪過大了。

  她端詳片刻,約莫覺著這小丫頭的個子不大高,身型又小巧得很,她是能弄得動的。

  眼見那丫頭身子又往外探了些去,傅椋尚且來不及再知會白諾一聲,就急急忙忙翻了假山過去,沒發出一點聲響。

  躡手躡腳的往河邊去,想著趁其不備將人給摟著腰拖過來。

  白諾見傅椋一聲不吭就翻過去,也沒了影子,自也著急,連忙提氣,腳下踩著幾塊山石借力,騰空躍過去,輕紗白裙輕飄飄地墜下。

  眼前景象令她一驚,下意識脫口而出,「主子!」

  傅椋已然是走到了廊欄前,伸手摟住了那小丫頭的腰。

  猝不及防被一雙手樓住腰的丫頭當即嚇了好大一跳,三魂七魄好險沒飛出去,當下就是十分驚懼的胡亂掙紮起來。

  二人離湖很近,這般拉拉扯扯的,看著著實危險得很,又令人提心弔膽。

  冷不丁叫白諾這般一嚷,那小丫頭扭頭間,腳下倉惶,竟不知被個什麼東西絆了一下,直直向後倒下去。

  她手忙腳亂下意識扯住身前傅椋的手臂救命,傅椋也趕忙伸手去拉扯住她。

  然這大力慣性豈是傅娘娘能輕易承受的,人沒拉住,反而連累自個兒也被扯了過去。

  結果只聽『噗通』一聲巨響,水花濺了一廊,二人齊刷刷地落了水中。

  帶著幾分泥腥味兒的水一下淹沒口鼻。

  臨岸的河還不怎麼深,但小丫頭不識水性,緊張害怕下,竟是將傅椋當做了唯一的救命稻草,拼命死抓著不鬆手。

  縱使傅椋想救卻也有心無力,只被那丫頭四肢纏得更緊,往水裡沉去。

  嗆了好兩口水的傅娘娘心中只覺憤然,嗆水間隙還不由得覺得人若倒霉起來,當真是連喝口涼水都塞牙。

  白諾見此情景,瞳孔一縮,魂都嚇飛了一半,當即飛身就要入水。

  然有人動作卻比她還快,只見一道黑影不知從哪處現身,直栽那湖中去,不過眨眼光景,水花迸濺,就將傅椋和那丫頭從湖中帶了上來。

  他隨手將昏迷丫頭靠在一旁廊杆旁,抬手去拍傅椋後心,從頭到尾都緊閉著眼,避嫌似的不敢多看一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