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發生了這種事情,陛下能不震怒嗎?只是可惜了這位陸大人的家眷了,嘖嘖嘖。」

  話落,又飲了一口酒。

  朝堂上的事情,傅椋一向不大清楚,

  一則當然是後宮不得干政,二則是她對此也不感幾分興趣,至多從穆商言又或是旁人那裡聽過一些。

  對於這位遠在閩南的陸璋大人,她未曾見過,自也不知他的為人行事,又是否是位清清白白的好官。

  但她曉得,能讓蘇衍開口在穆商言面前開口的,定然不會是個貪官。

  如此一想,這位明月姑娘,莫不是想借這次的花魁會進宮來伸一伸冤?

  作者有話說:

  想放一個預收了,是專寵犬系老男人x甜軟軟一戳一個坑的小姑娘好(古),還是霸道修勾x病弱美人()好呢

  第32章

  「陸璋是個好官。」

  結了酒茶錢,出小棧的時候,蘭絮在傅椋耳邊念道,她對於前堂的大小事比傅椋稍微清楚一些。

  「我聽過他的事情,」蘭絮的態度相較於先前好了不少,許是這位官員當真能稱得一個好字。

  「他原先官拜吏部侍郎,卻因不願站隊得罪人被栽贓下放,你也知道吏部這個地方,是為朝堂四方挑選些優質的好苗子,那些文書考試什麼的,但凡露個底出去就是徇私舞弊的事兒,其實這事陛下心裡頭有決斷,但聽說他自請去了閩南……」

  三言兩語,傅椋就聽明白了。

  天高皇帝遠的,這又是流民又是災,且不知為何消息還被欺瞞下去,人都涌到玉京了穆商言才知曉,不怒才是有鬼。

  怕不是早有人將證據呈貢朝堂,當真是栽贓陷害一把好手了。

  蘭絮說這番話的意思傅椋也懂,心裡葉門底兒清,穆商言待她確實於旁人不同,有一些話也只有她能說得。

  那一瞬間,傅娘娘心裡忽然軟了下去,又生出一股子愉悅和得意來,連臉面上都沾了幾分喜氣,頗有幾分恃寵而驕的嘚瑟。

  她不曉得這股情緒從何而來,往日裡又為何從未出現,但這種感覺光憑藉隻言片語是講不清的。

  就好像每個晚上仰頭都能見得天上諸多星子,但倏而一日間,有一粒星子拖著熒尾不偏不倚地落進了她的懷中。

  她像是七八歲尚在學蒙中的幼女,無法掩飾喜悅,迫不及待捧起星子向所有人炫耀。

  瞧,這個星星是我的。

  這種舉動確實有幾分幼稚,傅椋總不能牽著穆商言到處溜達,逢人就講這個皇帝是她的,那想來先要被朝堂上那一群老古董們拿唾液淹了不成。

  況且……她這個皇后也不過是暫時的,往後穆商言若是有了旁人……

  由著一個話頭,傅娘娘胡思亂想了一路,只是每每在想到穆商言有了新後時,心口處總會悶了那麼一下。

  就好似被蜜蜂叮了一口,疼疼的,刺刺的,幾分難受。

  她還沒來得及仔細琢磨開,就被蘭絮搗了下胳膊肘,一下回過了神。

  眼前染著霞色的燈影絢爛,各色行人來往其中,喧鬧中女子嬌媚的嬉戲和調笑不絕於耳。

  花街,到了。

  『風華玉露』是整條花街中最打眼的紅樓,倒不單單是因為它這個於其他紅樓格格不入的風雅名頭兒,還因著它是這條花街裡頭最大也是最漂亮的樓。

  往日裡傅椋就同穆商言誇讚過,還是太子的皇帝陛下不明白一座紅樓有什麼可夸的,但為了不讓小女子惦念上,再起別樣的心思,只能滿臉嫌惡的痛斥裡頭儘是些齷齪事。

  彼此的傅椋幽幽轉眼看他,一句話讓青年僵在了原地。

  「你見過?」

  她本意是想斥責一番穆商言不講義氣,背著她一個人偷偷來此處玩。

  但聽在少年耳中卻是令他想起另外的事來,連面色也禁不住燒燙起來,竟是比蒙罩了紅綢的籠燈還要再紅些。

  他驀地垂下眼皮,少見的結巴起來。

  「這裡頭能是什麼好地方,我,我聽皇兄說的,回頭你自己問他。」

  裡面的事情穆商言當然沒見過,但卻不並妨礙他將穆書夜搬出來栽贓嫁禍,將『罪魁禍首』四個大字牢牢地摁他頭上。

  「那我回去問問義兄。」

  傅椋也沒起疑,又轉臉過去,徒留臉燒得活似猴屁股的少年緩緩鬆了口氣。

  他雖沒見過,卻清楚得不能在清楚了。

  男兒到了一定年歲,尤其是他這般身份的,早就有專門教授這方面的宮婢拿著避火圖來『親身傳授』。

  雖他都給一併拒了,但看著那些描畫詳細的圖冊,還是不免起了些意亂情迷的臆想,尤在夢中,更是濕了好幾條褲子。

  轉臉過去只顧欣賞華樓的傅椋,沒有注意到當時少年看了她一眼又一眼的目光。

  就算如今再提起,也只不過笑鬧打趣兒地講了講,當年的穆商言是如何栽贓穆書夜的事。

  「你們要見明月姑娘?」

  被小廝喚來老鴇子皺了皺眉,打量起眼前這一黑一白兩位公子哥兒。

  她常年在魚龍混雜的地界遊走,自就練就了一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眼識。

  這兩位公子哥兒她雖沒見過,但她認得他們身上的好料子,那可是連一般官宦子弟都穿不上的東西,這兩位的身世該是大有來頭。

  心裡這般想著,面上不動聲色,只是語調神情都略柔了些,帶了幾分風塵之地帶客的熱鬧勁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