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雖只不過才堪堪看了半本,卻也曉得講得是個什麼故事,她本想著午後再將剩下的那半本給看了,就被邀過來聽戲了,誰知唱得會是這一出。

  「這不是新出的本子嘛,就換來聽聽,也過個新鮮勁兒。」

  蘭絮多看她一眼,勉強算是回答了傅娘娘第一個問題了。

  傅椋倒是沒多想,但這前一半她在戲本子裡看過了,自然就沒多大的興趣,被推回臉也不惱,又湊過去和蘭絮耳語。

  「聽說這幾日裡玉京熱鬧得厲害。」

  可不熱鬧嘛,朝貢日在即,周遭各個小國的商人都紛紛湧入了玉京,新奇玩意兒更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個不停。

  但與此同時,繁榮熱鬧的表象下,是魚龍混雜,亂得十分厲害。

  蘭絮:「是厲害,每年不都有這麼一朝?」

  其實蘭絮也是想出宮去轉轉的,在宮中待久了難免有些閒得慌,想見見熱鬧,無奈穆商言憂心傅椋得緊,三令五申叫她將人看好了,不允私自出宮。

  已然預料到傅椋下一句會說些什麼,蘭絮又連忙補上一句。

  「聽說這次外金也有人來,宮裡宮外的戒備都加強了不少。」

  盛國同外金一向不合,更別說三年前恭安親王叛國一事,雖後來外金戰敗,簽下和平盟約,但誰知背地裡頭會不會有什麼其他的動作。

  尤其聽聞外金內亂得厲害,早已自顧不暇。

  只是沒想到在這個關頭……竟會有王室子弟來盛朝貢。

  這背後的用意,不得不令人深思

  第27章

  傅椋心裡頭還惦記著那位唱小曲兒好聽的明月姑娘,哪裡會因為這種微不足道的問題,就輕言放棄了。

  這就好比某日間,你突然就饞起那麼一個樣東西來,抓心撓肺的,似有螞蟻小蟲子擱心上爬,往日裡頭不想倒也就罷了,可一旦想起,就饞得愈發厲害,非要吃到嘴裡頭不成。

  如今傅椋就是這麼一個模樣,但卻也有些不同,她是對這輪『明月』起了徹徹底底的好奇。

  再者,蘭娘娘不是都講了,宮裡宮外的戒備最近都加強了不少,在自家地盤裡頭,又能出個什麼事情來?

  她不以為然,繼續蠱惑。

  「縱使是外金來使,在玉京中又能出多大的事情?咱們也不出城,就在城中逛一逛,聽聽小曲,早些去早些回來。」

  「你上次不是還講我帶進宮的那糖藕好吃的緊?太師府可有專程從江南找來的廚子,保准叫你給吃了夠味兒。」

  若說『玩』這一字對蘭絮的吸引不算是特別大,那再抬出一個『吃』必然是能叫她心動的。

  相識數年,傅椋自然知曉怎麼去攻其七寸,將蘭娘娘拿捏在掌心揉搓,傅女子心裡得意洋洋。

  果不其然,一聽太師府里有江南來的廚子,蘭絮心念動了那麼一動,但想到穆商言的三令五申,她又有些遲疑。

  瞧一眼傅椋,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之理,為了一口吃的,毫不留情就將當朝陛下給賣了徹底。

  「實話同你講罷,」蘭絮斜著身過去,目光放在唱得咿咿呀呀的戲台子上,「不是我不想同你去,是那一位不讓你出去,可曉得了?」

  講到『那一位』三個字的時,蘭絮特意咬重的字音,話里話外暗示自己不過小小妃嬪,哪裡能駁去聖意。

  「他管天管地還能管人家……」

  後面的詞有些不雅,傅椋有些沒講下去,畢竟此處人多眼雜,她皇后娘娘的溫婉架子還得端上一端。

  頓時就沒好氣極了。

  「他說得不算,你且聽我的,我說出去就是出去,」話音頓了頓,她看了眼白諾,「我身旁有白丫頭不說,還有他另外再派來的暗侍,再多加一個你,可不是就算『打遍天下無敵手』了。」

  這話哄得蘭絮開心,頓時咯咯咯笑起來,上頭戲班子以為娘娘是叫他們逗了樂子,頓時演得更賣力了。

  其實傅椋這話講得也沒錯,不說白諾和那什麼暗侍,就是這玉京中的將士,她蘭絮一挑十也是沒什麼問題的。

  想來穆商言就是操心過了頭,不過……

  蘭絮又道:「出宮可以,但你得保證那一位不找我的麻煩,而且說好的那匹水光雲錦紗緞子也得歸我,不能隨意反悔收回去。」

  傅椋見她鬆了些口,自然是欣喜同意的,別說一匹水光雲錦紗緞子,便是十匹也是能給得的。

  這些外物什麼的,她一向不大在意。

  至於穆商言那端,他管天管地還能管得了人拉屎放屁了?她不過是暫居宮中,若惹她不順心了,她就搬回太師府去。

  美滋滋的想了一通,台上的戲恰好唱到了後半場,傅椋就美美地聽了起來,不時隨著那調子打拍哼上兩句。

  「李姑娘她行俠仗義,路遇三五匪徒欺那平民百姓吶~啊,她長劍相助,打得匪徒落花流水……」

  將全程謀劃都聽在耳朵里的白諾垂下頭,眼觀鼻,口觀心,權做未聽未見。

  後半出戲不算太長,片刻光景就唱了完,喉嚨唱幹了的戲子們得娘娘賞的冰瓜,躲在廊檐下的陰影裡頭乘涼,準備歇一歇再來拿了賞錢。

  上了妝的戲子們脫去裝扮,瞧在傅椋眼中幾乎長得一個模樣,待卸去濃妝艷抹的行頭,才露出女兒家們自己的模樣來。

  瞧著其中一人有些眼熟,傅椋想了片刻就恍然,這不就是上回裡頭,同她講明月姑娘的那個小戲子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