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多蘿茜與母親與魔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安潔莉婭是個作息十分健康的貓魔女。

  每天早上6點,她會準時回房睡覺,高質量睡眠一整個白天。

  傍晚6點她必定醒來,然後在床上磨嘰一到兩個小時再起床。

  不喜歡社交的她,保持如此規律的作息,持續了大半年,直到最近被某些因素給破壞了。

  「我說啊,你們鬧歸鬧,能不能不要在我房間裡鬧啊!」

  臥室里,躺在床上的安潔莉婭,生無可戀地掀開臉上的毛毯,嘆息道。

  此刻她的臥室如同颱風過境一般亂糟糟的。

  各種書籍、零食、雜物,散落在臥室的地面上。

  更可怕的是飄散得滿屋子的貓毛,毛髮量多到令絨毛管家氣抖冷的程度,想要收拾乾淨得花上許多的精力。

  與此同時,她的床還在格嘰格嘰地搖晃著。

  蓋在她身上的毛絨被子在不停地起伏,能明顯地聽見被子裡傳出的嘶吼聲。

  「貓嗷!母親說你打攪到她了!」

  「不可能,貓可乖了,明明是小貓吵到母親了!」

  「蒂娜是姐姐,你是小貓!」

  「貓是大貓,貓以前就是大貓了!蒂娜伱才是小貓!」

  「貓嗷!貓是姐姐!」

  「貓不聽不聽!」

  ……

  如此的對話,每天都要在安潔莉婭的被窩裡響上一兩回。

  而對話的主人公,則是安潔莉婭的兩隻貓女兒——幽靈貓魔女蒂娜,以及前段時間誕生的地獄貓魔女多蘿茜。

  兩隻小魔女從小就學會了魔女的霸道性格,總是會在各種地方針鋒相對,搶奪接近母親的權利。

  至於貓母親的想法,小魔女才不會在意呢。

  小魔女也是魔女,心智尚未成熟的她們,有時候做出的事情比成年魔女還要過分。

  「行吧,你們慢慢吵……」

  安潔莉婭無力地取出四耳罩的耳機戴上,不聽女兒們亂七八糟地爭吵。

  但只是隔絕聲音沒有用,因為兩隻小小貓很快就從口角爭端發展成真人格鬥。

  當安潔莉婭的肚子第三次被擊中之後,她實在是忍無可忍,一把掀開被子,將兩隻調皮小貓揪了起來。

  「你們兩個!」

  安潔莉婭怒氣騰騰地瞪著兩隻小小貓,手上用力甩動,將還在打架的她們抖開。

  小蒂娜繼承了莫寂寂的灰白色頭髮,容貌中隱約看出兩位魔女母親的稜角。

  而二女兒多蘿茜則不同。

  多蘿茜除了那頭黝黑油亮的齊腰長發,容貌一點都不像安潔莉婭,反而有些朵蘿緹婭的韻味。

  「茜茜你……」

  安潔莉婭遲疑了片刻,準備向小女兒多蘿茜問罪。

  小蒂娜除了會惡意針對莫寂寂,對其他魔女都十分的友善。

  只有在與多蘿茜相處時,兩隻本該姐妹和藹的小魔女,卻總能打起來。

  思來想去,安潔莉婭覺得問題可能出在多蘿茜身上。

  被捏住後頸的多蘿茜,身體自動蜷縮成一團,用濕漉漉的眼睛,可憐兮兮地注視著安潔莉婭。

  安潔莉婭的問話還沒說完,多蘿茜大大的貓瞳咕嚕轉動,然後就嘴巴一扁,小豆豆滴滴答答地掉了下來。

  「喵嗚嗚,母親,姐姐她欺負我!她說我是沒有人要的小貓!」

  「嘶……」

  安潔莉婭震驚地抖了抖多蘿茜——哭戲這麼厲害的嗎?

  「才沒有,蒂娜沒有說過這句話!」

  見狀小蒂娜急了,嚷嚷著她才沒有說這話。

  小蒂娜不喜歡莫寂寂,對多蘿茜也是負數的好感。

  畢竟多蘿茜一出來,她就不再是安潔莉婭唯一的女兒,敏感的小魔女自然不會對妹妹有什麼好態度。

  更別提多蘿茜的性格,更接近李雲仙和李瑩,整天瘋瘋癲癲地在外面折騰,和安靜的小蒂娜完全不一樣。

  但不喜歡歸不喜歡,小蒂娜並沒有否認多蘿茜的身份,頂多在爭吵中強調自己的姐姐地位罷了。

  擔心母親輕信多蘿茜的謊話,小蒂娜只能焦急地開口解釋,還試圖伸出貓尾去嘟多蘿茜。

  「我知道。」

  安潔莉婭用貓尾制止焦急的小蒂娜,示意她先冷靜下來。

  期間她一直觀察多蘿茜,敏銳地察覺到小魔女的貓耳抖動和哭泣頻率對不上。

  淚眼矇矓的多蘿茜,偷偷抬頭往上看了一眼,與安潔莉婭對上視線後立刻哭得更大聲。

  「嘖,怎麼搞得我像是壞人一樣……」

  安潔莉婭無奈地搖搖頭,將兩隻小魔女都丟出門外,並把臥室門鎖上。

  她懶得去管這些小魔女了,要吵要哭都在門外折騰吧。

  趕走小魔女後,安潔莉婭看看牆上的時鐘。

  此刻的時間已經是晚上7點半,安潔莉婭是6點醒的,7點鐘兩隻小魔女就摸進臥室,足足鬧了半個小時。

  小魔女鬧歸鬧,倒是沒有侵占安潔莉婭的睡眠空間,她們都是在安潔莉婭睡醒了才會進來折騰。

  被小魔女這樣一打攪,懶覺肯定是睡不了了,也沒了那份閒暇的心情。

  惆悵的安潔莉婭,在絨毛的服侍下換了身睡裙,慢騰騰地走出臥室。

  「母親!」

  她剛出門,守在門外的小蒂娜撲了上來,像八爪魚一樣往母親身上攀爬。

  「茜茜呢?」

  安潔莉婭彎腰將小蒂娜抱起來,用摟小孩的姿勢抱住她,好奇地問道。

  小蒂娜的幼生期長得有些離譜,幾個月了都沒有結束。

  擔憂的安潔莉婭特意諮詢過莫寂寂。

  得知她家這個四千歲的小魔女,和正常小魔女的發育狀況不同,幼生期會持續半年以上,她這才放下心來了。

  小小的才可愛。

  要說魔女有什麼不好,就是發育得太快。

  只要幼生期一過去,她們一夜之間就能從幼兒形態長成少女甚至少婦的姿態。

  安潔莉婭可不想帶著比自己還高,比自己還大的女兒出門,那樣就太奇怪了!

  「妹妹根本沒哭,她被母親你從臥室里丟出來,就自己下樓玩了。」

  小蒂娜摟住母親的脖子,扁嘴不忿地說道。

  「我猜也是。」

  安潔莉婭頭疼地眯起眼睛,嘆了口氣。

  雖然多蘿茜的容貌和她完全不沾邊,但莰蒂絲和暮暮厘都一致認為,這就是偉大貓貓的女兒。

  小蒂娜的性格纏人得很,多蘿茜的性格則不得了——她和小魔女時期的安潔莉婭簡直一模一樣,都是個戲精加搗蛋鬼。

  對此安潔莉婭的意見是莰蒂絲在污衊她!

  偉大貓貓的小魔女生涯,不知道有多乖,怎麼可能是莰蒂絲她們說的那樣!

  總之,安潔莉婭一直都在對外宣稱,說多蘿茜的性格是繼承自地獄貓的,它們這個品種的貓族就是又茶又皮的性格,和偉大貓貓無關。

  頭疼於二女兒敗壞她的名聲的安潔莉婭,抱著小蒂娜一步一晃地走下樓梯。

  今天是工作日,不過安潔莉婭已經計劃著曠工,在家休息,順帶開一場慶祝派對。

  從她獲得偉大貓貓的稱號晉升為稱號魔女那一次,家裡終於迎來了第二件值得慶幸的喜事——某個考得懷疑貓生的小魔女,終於在昨日通過了畢業考試,降級為成年魔女。

  莫寂寂說過李瑩已經掌控了厄運天賦,可以參加考試了。

  但令李瑩搞不懂的是,她的運氣每到抽畢業考試的夢境時,總會變得特別特別差,差到連續抽到安潔莉婭。

  連續被安潔莉婭暴打了兩次,李瑩已經萌生退意,準備回去再練幾個月,結果第三次的運氣出奇地好。

  這次她沒有再抽到被魔女毀滅的世界,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被深淵入侵導致毀滅的小世界。

  長期的抗壓(揍)經歷,練就了李瑩十分不錯的戰鬥力,最終她成功擊退深淵裂縫湧進來的惡魔大軍,完成拯救世界的考核。

  確認完成考試的那一刻,李瑩當場喜極而泣。

  而每次考試都沒有缺席,全程目睹了李瑩受苦的安潔莉婭,則心滿意足地拍拍肚皮。

  小魔女,啊不,已經不是小魔女了……

  小貓還是多練練再出社會比較好,畢竟她這麼菜,不如在小魔女學院多學習幾個月。

  至於小貓的運氣為什麼會變差,那可和大貓沒有任~何~的~關~系~

  貓的尾巴有自己的想法,偶爾自作主張地背著主人,嘟一下李瑩偷走她的運氣,是很正常的事。

  反正貓貓什麼都不知道,不關貓貓的事哦~

  想到這裡,竊笑不止的安潔莉婭,抱著小蒂娜走到客廳。

  她家的客廳非常熱鬧,一大群小魔女都在她家鬧騰著。

  已經取得畢業證書的李瑩,坐在沙發上大呼小叫地打遊戲。

  她的懷裡坐著李雲仙媽媽,肩膀上騎著溜下來玩的二女兒多蘿茜,正以奇怪的姿勢合體。

  她們仨組成了一支臨時戰隊,與另一張沙發上坐著的瀅慄慄她們,在玩魔女版的噴塗戰士《貓狗大戰》。

  李瑩這邊的貓貓戰隊,真正的主力不是身為媽媽的李雲仙,也不是新晉成年魔女李瑩,而是出生沒多久的多蘿茜。

  多蘿茜的遊戲天賦堪稱安潔莉婭二世。

  她的戰績簡直可以用豪華來形容,直接一帶二拖著李瑩她們,和對面的倉鼠戰隊打得有來有往。

  「誒!祖母你怎麼又死了!你好菜啊!」

  又一次因為李瑩不小心暴斃導致隊伍火力不足,差點被倉鼠隊全殲後,多蘿茜鼓起臉頰,恨恨地夾緊腿,用貓尾不停敲打李瑩的腦殼。

  「我盡力了,對面已經被我打得大殘了,茜茜你只需再補一槍就能收人頭!」

  李瑩睜眼說瞎話,笑嘻嘻地放下手柄。

  和小蒂娜略微有些孤僻的性格不同,多蘿茜的親和力爆表,短短的兩個月就和家人打成一片。

  而且她願意喊李瑩為祖母,所以騎在頭上敲貓頭,也不會惹得李瑩生氣。

  「安吉,今晚聚眾開趴嗎?」

  在等待遊戲角色復活的李瑩,伸出手把玩懷裡的李雲仙媽媽的頭髮,一邊扭頭看向在邊上看戲的安潔莉婭。

  「什麼聚眾不聚眾的,說得那麼奇怪……」

  安潔莉婭嫌棄地望了李瑩一眼,繞到沙發前面坐下。

  三人沙發的空間很大,以安潔莉婭家這些魔女的體型,擠下四五個人都沒問題。

  癱坐下來的安潔莉婭,將小蒂娜塞到李瑩懷裡,作為交換,把李雲仙媽媽提起來,抱在懷裡玩。

  「安吉你別鬧,我在打遊戲呢!」

  李雲仙不滿地搖頭,頂開安潔莉婭玩狐耳的貓爪子,將狐蘿蔔塞到她手裡。

  她的意思很簡單,玩尾巴可以別玩耳朵,那樣會打攪她打遊戲。

  安潔莉婭也不在意,順勢摟住狐蘿蔔埋臉進去,深深地吸了一口。

  <div class="contentadv"><div id="txtmid">

  貓魔女香香軟軟的,但尾巴的可玩性不如狐妖魔女。

  長出第四根狐蘿蔔的李雲仙,已經淪落為安吉家的專用抱枕,誰看到都要抱著她捏捏狐蘿蔔。

  而同樣長有四根貓尾的瀅慄慄,卻只有姜雨蒙喜歡吸,根本比不上李雲仙。

  小蒂娜見『祖母』搶走了自己的位置,臉頰一點點地鼓了起來。

  和多蘿茜爭奪母親的人是她,一直守在母親門外的人也是她,明明都是她先的,怎麼母親轉頭就把她拋棄了?

  「蒂娜你幫我玩一把。」

  李瑩用手指頂住小蒂娜的臉頰,將氣鼓鼓的小包子按癟。

  隨後她將手柄塞進小蒂娜,示意小小貓接盤——小蒂娜比她的遊戲技術強很多,正好可以抓來當手替。

  明目張胆地找來代練後,李瑩的貓尾從沙發靠背的縫隙里爬過來,像蛇一般纏繞在安潔莉婭的貓尾上。

  感受到尾巴傳來的緊縛觸感,安潔莉婭挑起眉頭,看向李瑩。

  「開派對嘛,我想熱熱鬧鬧地玩一下,好不好嘛~」

  李瑩側著臉,枕在小蒂娜的頭上,眼睛一眨一眨地撒嬌。

  以魔女的標準,開一場派對的費用不是小數目。

  要是邀請的魔女太多,胡吃海塞的魔女能把剛畢業的李瑩給吃破產。

  李瑩捨不得自己的小金庫,所以只能伏低做小,從安潔莉婭這兒討經費。

  「嗯……行吧……」

  安潔莉婭眯著眼睛,享受著李瑩的貓尾的纏繞撒嬌,故意賣關子地拖長語氣逗弄她。

  給畢業的小魔女舉辦慶祝派對,是每一位魔女家長都要做的事。

  暮暮厘已經和安潔莉婭商量過派對的事宜,並且今天舉辦的派對,費用全都由暮暮厘這位真正的母親出。

  只有李瑩此刻還蒙在鼓裡,不知道派對的邀請函都發出去了,白白讓安潔莉婭占了便宜。

  「嘻嘻,安吉你最好了!」

  不知道內情的李瑩,見安潔莉婭同意,笑嘻嘻地靠上來,在安潔莉婭臉上蹭了蹭。

  她傾斜身體去蹭貓,頓時影響到跨坐在她脖子上的多蘿茜。

  「貓嗷!祖母你別搖晃啊!」

  突如其來的失衡讓多蘿茜狀態大跌,連忙用貓尾嘟李瑩的頭,催促她坐正身體。

  但李瑩此刻忙著討好金主,哪管得上多蘿茜。

  沒辦法,多蘿茜只好抽出腿爬到安潔莉婭肩上。

  多蘿茜一貼到母親身邊,小蒂娜頓時不幹了。

  她顧不上遊戲,一股腦往安潔莉婭懷裡鑽,把沉迷遊戲的李雲仙給頂飛出去。

  貓貓隊這邊的主力以及拖油瓶都失去了控制。

  而瀅慄慄那邊的隊伍,見狀加大攻擊力度,把貓貓隊打得哇哇叫起來,一時間客廳里充滿了快活的笑聲。

  ……

  午夜時分,貓島上張燈結彩,好不熱鬧。

  島上的裝飾,全都是李瑩指使葡萄以及小貓工程隊臨時搞的。

  偽裝成聖誕樹造型的貓蘑菇,身上掛滿了彩燈、糖果與飄帶,天上到處都是飄蕩的南瓜骷髏頭燈籠。

  「李瑩這想法有點微妙啊,硬生生把畢業派對搞成了聖誕節。」

  安潔莉婭坐在二樓小陽台的躺椅上,有些無語地吐槽道。

  說是這麼說,但安潔莉婭全程沒有阻止李瑩,任由她折騰。

  李瑩的前身是一隻流浪貓,於異族的一個類似聖誕節的冬夜死去,然後幸運地成為魔女獲得新生。

  安潔莉婭知道這件事,所以她不但沒有阻攔李瑩,反而主動幫忙施法,把貓蘑菇都變形成漂亮的松樹,方便小貓給它們掛裝飾。

  與安潔莉婭一同坐在陽台上曬月亮的莫寂寂,斜視地看了傲嬌的偉大貓貓一眼,沒有作聲。

  傲嬌是魔女的祖傳性格,只不過對外的時候只有傲,對內則多半是嬌。

  在安潔莉婭吐槽的這片刻時間,不停有魔女從島外趕來。

  她們到來的第一時間,先是與安潔莉婭揮手打招呼,隨後便嘻嘻哈哈地衝進派對里,和好姐妹們貼貼起來。

  「莫莫,話說這來的人是不是有點多啊?難道有人將我開派對的事發到網上了?」

  安潔莉婭從椅子上坐起來,身體支撐在陽台欄杆上,疑惑地觀察著派對現場。

  她和暮暮厘邀請了各自的朋友過來參加派對,李瑩也邀請了一些朋友,但會場裡卻有很多不請自來的陌生魔女。

  自從上次貓龍大戰,安潔莉婭復活後,朵蘿緹婭就變得老實了起來。

  而且朵蘿緹婭這段時間總是跑到貓島玩,還信誓旦旦地向安潔莉婭保證,說以後再也不會坑貓了。

  雖然安潔莉婭不太相信,但朵蘿緹婭這兩個月以來,的確沒有再搞事。

  此刻發現異常情況,安潔莉婭覺得十有八九是朵蘿緹婭,終於按捺不住要搞事情的心了。

  莫寂寂慵懶地靠在陽台欄杆上,她有意無意地站在上風口處,讓風將自己的味道吹向安潔莉婭。

  當她注意到小貓在偷偷嗅鼻子,嘴角微微翹了起來,開口說道:

  「不是她,也沒有魔女搞事。」

  「是嗎?」

  安潔莉婭輕輕抽動鼻子,眉頭舒展開,看向下面的草坪。

  暮暮厘是個隱藏的富婆,今晚給李瑩安排的慶祝派對規模非常大,面積數公里的貓島全是派對會場。

  而安潔莉婭家外面的草坪,則是派對的中心。

  她家的小魔女在草坪上瘋玩著,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樂子,就連小蒂娜也暫時忘記了保護母親的重任。

  唯有她的二女兒多蘿茜,非常詭異地與朵蘿緹婭坐在一起,神色古怪地聊著天。

  朵蘿緹婭最近頻繁上門拜訪安潔莉婭,而且每次來都會湊到小魔女那邊玩。

  安潔莉婭對此很疑惑,但無論她怎麼問,朵蘿緹婭都只是笑笑就轉移了話題。

  「總感覺那鳥人對茜茜的態度,有些不正常啊?」

  安潔莉婭嘀嘀咕咕地豎起耳朵,想要偷聽那邊的對話。

  「……多羅,等會要不要和我出去玩,只有咱們兩個的那種。」

  「爬,貓知道你想做什麼,給貓爬!」

  ……

  這是安潔莉婭偷聽到的一小段對話,之後朵蘿緹婭便察覺到她的偷聽行為,豎起隔音結界不讓耳朵尖尖的小貓偷聽。

  但即便只有一小段對話內容,安潔莉婭也被震驚到了。

  難怪朵蘿緹婭最近這麼反常,原來她盯上了小小貓,所以最近才一直沒有搞事。

  「莫莫啊,問你個事。

  魔女之王對小魔女出手,應該也是犯法的吧?」

  有些恍神的安潔莉婭,機械地轉動脖子看向莫寂寂,問道。

  「嗯?」

  莫寂寂迷糊了一秒,馬上反應過來安潔莉婭說的是什麼。

  她沉默地注視著下面的朵蘿緹婭以及多蘿茜的組合,一向古井無波的臉,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安吉啊,有沒有人說過你很幸運?」

  莫寂寂神色古怪地說道。

  「貓一直很幸運啊?」

  安潔莉婭不明所以地眨眨眼,她的魔力特質都是幸運屬性,能不幸運嗎?

  「不,不是這種程度的幸運,而是更深的,與魔女族的命運糾纏在一起的那種幸運,諸如找回魔女之王、開發出娘化藥劑之類的。」

  莫寂寂意味深長地盯著安潔莉婭看了一會,說道。

  「莫莫,說點貓能懂的……」

  安潔莉婭苦著臉,牽起莫寂寂的手,哀求她別當謎語人了。

  活得越久的魔女,越喜歡裝腔作勢當謎語人。

  明明三兩句就能說清楚的事情,非要遮遮掩掩,讓安潔莉婭燒爆貓腦子去分析。

  見狀莫寂寂嘆了口氣。

  魔女的生命何其漫長,小貓總是這麼心急,很容易錯過各種精彩的事情啊。

  不過莫寂寂倒沒有再賣關子,她捏了捏軟綿綿的貓爪子,心滿意足地給安潔莉婭解釋了起來。

  「我們魔女就算死了,靈魂不滅就還能復活這件事,你知道吧?」

  「嗯,貓知道。」

  「小魔女學院有位從來沒有現身過的院長,你知道吧?」

  「嗯,這個貓也知道。」

  「傳說魔女之王有個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伴侶,你知道吧?」

  「呃,貓不知道……」

  「魔女之王的名字,其實後半截才是本名,前面是她自己改的,你知道吧?」

  「啊?」

  「最初的魔女,與朵蘿緹婭是母女的關係,你知道吧?」

  「啊???」

  前面安潔莉婭還在不住點頭,到這裡已經徹底傻眼了。

  「今晚來參加派對的魔女,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找個理由來看你的女兒多蘿茜的。」

  莫寂寂伸出手,趁著安潔莉婭呆愣愣的時機,肆意玩弄貓臉。

  「難怪……」

  安潔莉婭恍然大悟。

  雖然莫寂寂沒有明說,但她透露出來的幾個信息組合到一起,足以讓安潔莉婭明白過來。

  她拍掉莫寂寂的手,瞪大貓眼看著下面的多蘿茜。

  多蘿茜正滿臉嫌棄地推開朵蘿緹婭,被拒絕的朵蘿緹婭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露出一副笑眯眯的表情。

  龜龜,自家的二女兒,來歷似乎非常的了不得,她這當媽的反而是只菜貓貓?

  片刻之後,安潔莉婭又變得欣喜若狂——難怪朵蘿緹婭不折騰她了,分明是有了更合適的多蘿茜在啊!

  「好,媽媽的好女兒!不枉我為了你大戰冥赤龍!」

  如是想的安潔莉婭,咧開嘴露出燦爛的笑容。

  她的確很幸運。

  這不,地里冒出來的二女兒,馬上幫她吸引了朵蘿緹婭的注意力,讓她舒舒服服地安靜了兩個多月。

  也許……她可以和朵蘿緹婭主動合作,將女兒賣個好價錢?

  無良的魔女家長,此刻在心裡暗搓搓地謀划起來。

  番外篇到這裡結束了,後續不再更新。

  這章算是解釋一下多蘿茜的身世,順帶給某隻小貓補一補畢業~

  新書的話,大概率是寫多蘿茜和朵蘿緹婭為何會成為魔女的故事(也有可能是其他腦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