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今日也在努力扮演的小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嗖~」

  快得讓人難以作出反應的高速飛行物,急速掠過小魔女學院宿舍的樓頂。

  等飛行物遠離,周遭才出現尖銳刺耳的蜂鳴聲,引得宿舍里的小魔女紛紛探出頭觀望。

  「安吉!你又在宿舍區亂飛改造掃帚!快給我停下來!」

  擔任舍管的貓頭鷹魔女,臉色臭臭地推開她的辦公室,對著天空大喊。

  「貓什麼都聽不見!」

  盤旋一圈又轉回來的安潔莉婭,撒下銀鈴般的笑聲。

  她其實可以聽見。

  舍管魔女用的是傳音法術,哪怕是超音速的飛行狀態,也不影響她接收訊息。

  但調皮搗蛋的小魔女,怎麼可能會乖乖聽從大人的話。

  見安潔莉婭飛了一圈轉回來,還有繼續飛的意思,舍管魔女拳頭捏緊了。

  經驗豐富的她,不再打算用語言說服安潔莉婭,而是捏了個響指,瞬移到飛行掃帚的正前方。

  「誒?」

  超音速狀態的飛行掃帚很難控制,當安潔莉婭見到面前突然閃出舍管魔女,再想要轉彎已經來不及了。

  「下來吧你!」

  在即將撞上的瞬間,舍管魔女迅速側身避開掃帚,同時伸出手精準地掐住安潔莉婭的後頸,將她從掃帚上拉下來。

  「貓嗷,好痛!」

  後頸被牢牢捏住,但身體還是超音速級別的慣性。

  沒有任何意外,安潔莉婭的脊椎斷成了三節,頭、頸椎、脊椎被拉斷了。

  小魔女的身體還是脆弱了些,玩得太過容易受傷。

  「你不在宿舍里好好休息,又跑出來亂折騰什麼!」

  舍管魔女將安潔莉婭軟塌塌的頭扶正,拍了個治癒術治好斷掉的頸椎,問道。

  安潔莉婭的身體還在抽搐,不過那部分舍管魔女就沒有幫忙治的意思了。

  小魔女敢幹擾她上班摸魚,必須得懲罰一下。

  「宿舍里太無聊了!」

  安潔莉婭眨眨眼,貓耳靈活地伏下來,蹭蹭舍管魔女的手。

  這具身體自帶一種本能,貓耳和貓尾自己就會撒嬌,由不得她這個主人控制。

  「那也不能在宿舍飛超音速掃帚啊!」

  舍管魔女沒好氣地捏住安潔莉婭的貓臉,將小小隻的貓魔女,臉蛋拉扯出滑稽的表情。

  此刻的安潔莉婭,是一隻一米出頭的幼童形態的貓魔女,手感極好。

  對於「安潔莉婭」突然變成了幼生期的小魔女,學院的職工都知道是什麼原因。

  學院對其他小魔女的解釋是,安潔莉婭胡亂舉行儀式,導致身體出現問題,伱們不要學她。

  但真實原因,恐怕只有小魔女蒙在鼓裡。

  魔力是魔女的根源,只要小魔女的魔力性質發生改變,學院導師立馬能發現異常。

  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是小魔女亂玩法術,弄出了新的小魔女。

  至於消失的那位小魔女,導師們已經得知了她的去向,只是沒有對外聲張。

  只是學院的職工都不打算揭穿這件事,而是默默地觀察著新生的小魔女的日常行為。

  而且為了讓安潔莉婭更好地「恢復」,副院長特批身體有問題的小魔女,搬到空置的六人宿舍居住。

  所以此刻的安潔莉婭,才會說宿舍里太無聊,因為她沒有任何的舍友。

  「你可以去隔壁串門,我記得隔壁宿舍的小魔女,是天界與深淵的混合小魔女宿舍。

  她們天天打打鬧鬧的,你正好加進去,和她們瞎折騰。」

  面對安潔莉婭看似合理的說辭,舍管魔女給出了建議。

  舍管魔女也是知情人之一,畢竟她天天看管小魔女,更容易發現異常。

  「我才不要,她們每次見到我進去,就會吵著讓我站隊,沒意思!」

  安潔莉婭嫌棄地撇撇嘴,說什麼也不同意。

  「那我不管,總之你不准再飛掃帚了!」

  舍管魔女懶得搭理小魔女的恩愛情仇,聳聳肩,說道。

  小魔女對原生種族的認可度還比較高,所以天界與深淵兩個對立勢力轉化而來的小魔女,會出現爭執的情況。

  等過上一段時間,她們自然而然地趨向於魔女社會的正常三觀,兩撥小魔女就會整天歪歪膩膩的,不再爭吵了。

  「今天我心情不錯,就不懲罰你了,你自己在上面好好反思反思。」

  如是說的舍管魔女,用力彈了一下安潔莉婭的額頭,疼得小貓眼淚汪汪,隨後將其掛到樹上。

  「誒!舍管阿姨……姐姐!放我下來啊!」

  因為脊椎斷裂,暫時無法操控身體的安潔莉婭,慌亂地喊道。

  『這小貓的常識不全啊,哪有喊阿姨的魔女。』

  舍管魔女回頭望了一眼使勁抖動貓耳賣萌的小魔女,臉上笑眯眯的,心中卻在吐槽安潔莉婭的演技。

  魔女之間只有姐妹的稱呼,就算年齡再大,那也是姐妹。

  除開直系的親屬之間,會有母親、祖母之類的稱呼,其餘魔女都是各論各的,互相稱呼為姐妹。

  只有異族才會喊阿姨,小貓分明露出了貓腳還不自知。

  但舍管魔女不能揭穿——觀察小魔女是她們學院職工一致的決定。

  阻止魔女找樂子,自己會變成樂子的,所以她只能裝作什麼都沒有察覺,慢悠悠地離開。

  「別走啊姐妹,好歹給俺拍一個治療術!」

  安潔莉婭悽慘地喊叫著,然而並沒有得到回應。

  她不敢大聲哀嚎,生怕引來其他小魔女的圍觀,只能滿臉殘念地在樹上掛了好一會,被寒風吹拂著好不淒涼。

  直到脊椎修好了,她才咬牙切齒地爬下來。

  『為什麼和我換身體的小魔女,是如此調皮的性格!』

  這是安潔莉婭此刻心中的想法。

  前不久她還是個藍星人,每天996上下班,回家刷刷快音抖手,頂多周末約朋友出門逛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社畜。

  但被她取代身份的小魔女不同。

  根據安潔莉婭的旁敲側擊,這小魔女簡直就是行走的麻煩製造機。

  互換身體時,留在宿舍臥室里的奇怪召喚法陣;劣跡斑斑的各種搞事記錄;自大囂張的性格……

  總之這位小魔女,可以說是披著貓皮的哈士奇。

  正是為了更好地扮演這位小魔女,安潔莉婭才會騎上超音速飛行掃帚,在宿舍這裡折騰,因為這是前身非常喜歡的搗蛋活動之一。

  近期她做了很多藍星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都是為了扮演前身小魔女,免得被其他人看穿。

  她從書上看過——魔女強歸強,對異族可是看螻蟻的態度。

  一旦暴露了,天知道她會不會被魔女直接打死……

  不過這段時間,她漸漸發現——搗蛋的確很有趣,難怪前身的小魔女喜歡這麼幹~

  「今日份的搗蛋就此結束!」

  從樹上下來的安潔莉婭,整理略微凌亂的衣服,下意識就想用社畜專有的匆匆步伐離開。

  但很快她就意識到不能這樣走,於是小小停頓一番,學著其他幼生期小魔女,改成蹦蹦跳跳的姿勢走路。

  『我才不是小魔女,這是扮演!這是扮演!』

  安潔莉婭在心中如是告誡自己,但蹦著蹦著,僵硬的身體越發自如,一點都看不出是在演戲。

  「別看我只是一隻貓……」

  哼著小曲的安潔莉婭,在學院裡閒逛。

  片刻,她找到了此次出門的目標——幾位坐在花田裡野餐的魔女學姐。

  這些學姐是小魔女學院的貓魔女研究社的成員,不過裡面除了貓魔女,還有許多對貓魔女圖謀不軌的一般社員。

  安潔莉婭的前身是這個社團的成員,正是有了這批熱心的魔女學姐提供情報,她這才能完美地扮演前身。

  「是貓貓啊,快過來,姐姐這裡有新到的零食!」

  小貓躡手躡腳地靠近,卻立馬被魔女發現,熱情地招呼到人群中間坐下。

  「這是什麼?能吃嗎?好吃嗎?」

  安潔莉婭捏著一塊奶白色的魚肉,好奇地問道。

  「奶油鱈魚塊啊,咱們貓魔女研究社的特供零食,你以前不是很喜歡的嗎?」

  有魔女疑惑地問道。

  「嘿嘿,這不是開個玩笑麼~」

  安潔莉婭擠出笑臉,萌混過關。

  問話間她嗅了嗅鱈魚塊,感覺味道好像不錯,於是果斷地塞進嘴裡。

  鱈魚塊是甜口的,一口下去甜香的奶油從內部流淌出來,非常地好吃。

  安潔莉婭以前不是喜歡甜食的人,對甜味的肉食更是敬而遠之,同事分享的蜜汁豬肉脯,從來都是擺手拒絕。

  但成為魔女後,她終於改變了對這類食物的看法,甜味是最好的味道,吃肉更是無上的享受。

  看著啃了一口奶油鱈魚塊後,美得眼睛眯起來,貓尾不停打轉的安潔莉婭,魔女們皆是笑眯眯地注視著她。

  安潔莉婭察覺到自己「出格」的表現,尷尬地咳嗽一聲,不敢再露出那丟人的表情,出聲轉移了話題:

  「咳咳,姐妹們剛才在聊什麼呢?」

  「聶雨婷姐妹畢業後要回去繼承家業當領主,我們在聊如何提升世界能級,讓她的領地產出更多東西。」

  魔女們擠眉弄眼,嘻嘻哈哈地說道。

  說著說著她們皆是叫嚷著富姐餓餓,把仙氣飄飄的魔女聶雨婷掀翻在地上,上下其手。

  安潔莉婭見到魔女瘋了起來,不動聲色地挪動身體,遠離混亂的中心。

  魔女就是人來瘋的性格,隨時隨地都能鬧成一團。

  如果她不遠離一些,很有可能會被波及,成為那位仙氣飄飄的可憐魔女的夥伴。

  <div class="contentadv"><div id="txtmid">

  別問安潔莉婭為什麼這麼清楚,她已經經歷過好幾次了,所以才不會主動湊上去作死。

  在小貓津津有味地吃瓜視線中,大混戰進行到最後,被圍攻的聶雨婷爆發了。

  「你們夠了啊!」

  受不了好姐妹的怪手的聶雨婷,給自己貼了一迭符紙,渾身金光燦燦的,一把掀翻了壓在身上的魔女。

  「好酷!」

  安潔莉婭眼睛亮閃閃,讚嘆道。

  聶雨婷是仙人魔女,擁有一套家傳的仙人術法,眼下她給自己貼了強化身體的符紙,瞬間扭轉了戰局。

  比起貓魔女,安潔莉婭更嚮往仙人魔女。

  畢竟來自東方的她,相較於難以理解的魔法,還是仙家術法讓她更有親切感。

  不過學仙人魔女的法術,需要去蓬萊洲求學。

  小魔女學院暫時沒有開設這類仙術課程,安潔莉婭只能在畢業之後再去圓自己的成仙得道的夢想。

  開金錢掛,燒了一沓符紙把亂摸的魔女揍趴下後,聶雨婷氣喘吁吁地坐到安潔莉婭身邊。

  「這幫傢伙,真不知道她們是來出主意的還是來搞事的!」

  聶雨婷奪過安潔莉婭手裡的奶油鱈魚塊一口吃掉後,氣鼓鼓地說道。

  安潔莉婭也不在意被搶走食物,又從食盒裡取了一份新的鱈魚塊。

  魔女社會的物質極度豐富,除了超凡資源,其他東西便宜得不像話。

  正因如此,魔女很喜歡與好姐妹分享食物,也愛分享好姐妹手裡的——後一種行為和物質豐不豐富無關。

  「好煩啊,我明明是想畢業後和朋友一起組探險隊,去星海里玩十幾年再說的。

  家人非要把領地丟給我,還說以後沒有零花錢了,要我開發領地自己掙錢!」

  聶雨婷叨叨地抱怨著,安潔莉婭則快速地將鱈魚塊塞進嘴裡,將小臉鼓鼓囊囊地撐成倉鼠的造型。

  「姐妹,你說那些大人魔女煩不煩啊,非要干涉咱們的生活……」

  小小發泄了一番怨氣後,聶雨婷一邊給安潔莉婭梳頭,一邊問道。

  「還好吧……」

  安潔莉婭咽下嘴裡的食物,忍住吐槽的欲望,安撫道。

  魔女社會也講背景,魔二代一般都比魔一代的條件好。

  安潔莉婭以前還是藍星人的時候,總是期盼回到家後,家人和她說家裡其實有億萬家產,之前過得那麼苦,都是在考驗她。

  當然,上面的都是她的白日夢,從來沒有實現過。

  而在魔女世界這裡,沒想到能聽到聶雨婷抗拒家裡安排,不願接管領地當二代,令她不知道該如何吐槽。

  想著想著,安潔莉婭想起藍星那邊的家人。

  成為魔女快一個月了,也不知道藍星那邊怎麼樣了。

  她的本體要是失蹤了還好,就怕變成植物人,那樣就拖累家裡了……

  聶雨婷察覺到小貓的情緒突然低落,於是停下了抱怨。

  她還以為是自己說到家人,讓小魔女聯想到了什麼。

  安潔莉婭也有「魔女母親」,不過她們的關係不太親近,至少聶雨婷很少見貓母親來學院看小貓。

  想了想,聶雨婷把話題引向領地開發上。

  「安潔,你有什麼好主意嗎,關於如何開發領地的主意。」

  安潔莉婭抖抖貓耳,有些迷茫。

  她哪會搞什麼領地開發,難不成教聶雨婷如何996壓榨領地里的勞動力?

  聶雨婷見迷糊小貓的樣子,知道這姐妹也不靠譜,只好嘆了口氣。

  「姐妹,按我說你就老老實實種糧食得了,反正僕從軍這麼多,總能吃得完的。

  能級低的時間流速快,魔女星這邊一年,你領地可以收成幾十次,糧食再便宜也能賺到點辛苦錢。」

  被打趴下的魔女,慘兮兮地爬回野餐墊上,有氣無力地說道。

  「就是啊,雨婷,世界能級哪是這麼容易提升的,投入與付出不成正比,別想著走高端路線了。」

  一位魔女從堆積在一旁的「屍體堆」里坐了起來,苦口婆心地勸說聶雨婷。

  這兩位魔女與聶雨婷是好閨蜜的關係,不願看到聶雨婷瞎折騰,所以一直在勸說她改邪歸正。

  「那必不可能,種糧食起碼也要種靈米,給僕從軍種地,太丟份了!」

  聶雨婷傲嬌地擰過頭,表示拒絕。

  其實她已經動搖了,因為話里沒有再拒絕種地的意思。

  接下來只需要幫忙給台階下,傲嬌的魔女就能「勉為其難」地接受好姐妹的建議。

  魔女們嘰嘰喳喳地聊天的時候,安潔莉婭卻異常地安靜,捧著零食怔怔愣神。

  「安潔?」

  聶雨婷注意到小貓的異常,示意朋友們先安靜下來。

  安潔莉婭嘴唇微張,踟躕片刻問道:

  「能級比較低的世界,時間流速和這邊不一樣嗎?」

  「對的喲,只要不是完全相同的能量等級,時間流速多多少少都會有差異。

  如果用魔女世界作比較的話,這裡過去一天,剛誕生的小世界就過去了一年,時間流速的差距非常大。」

  「哦……」

  安潔莉婭瞪大眼睛,心中百感交集。

  她有點想哭,但又哭不出來,總之非常難受。

  「不過那是小世界啦,誕生出智慧生物的世界,時間流速會放緩。

  要是文明程度發展起來,估計也就幾倍、十幾倍的差異。」

  大喘氣的魔女學姐,停頓了片刻繼續說道。

  「幾倍!」

  安潔莉婭眼睛亮了起來。

  心裡有了想法的她,顧不得繼續蹭學姐的茶點,起身頭也不回地離開。

  「誒?!」

  到手的小貓突然溜了,魔女們皆是詫異萬分。

  「肯定是你們說了什麼怪話,把小貓嚇跑了!

  你們要負起責任,給我們當貓!」

  一時間,氣憤的魔女把矛頭對準聶雨婷和另兩位說話的魔女,紛紛撲了上來。

  ……

  安潔莉婭不知道她走後發生的事,此刻的她,滿心滿腦都是一個想法——回家去。

  她對藍星沒什麼留戀。

  996的工作,哪有超凡世界來得精彩、有趣,任何人都不會想著回去繼續當社畜。

  她想回藍星,單純是擔心家人。

  魔女世界的流速和藍星不同,她可不想以後回去一看,發現藍星過去了上百年,家人都入土了。

  安潔莉婭抱著這樣的想法,一溜煙衝進學院的高塔圖書館。

  進入圖書館內部後,她下意識放輕了腳步。

  魔女看不起異族,但對異族的知識卻不會抱有輕視之心。

  在魔女崛起的這一萬多年裡,她們「拯救」了數不勝數的異族文明的文化傳承,並將其存放在自家的圖書館裡。

  再調皮搗蛋的魔女,也不會有學習無用這種滑稽可笑的觀念,頂多不那麼愛學習罷了。

  在圖書館這種傳承知識的神聖殿堂,任何魔女都不敢隨意高聲喧譁——更別提這裡有恐怖的副院長坐鎮。

  安潔莉婭從其他小魔女口中,得知心狠手辣的副院長的赫赫威名。

  她的前身就是被副院長懲戒過的調皮鬼之一。

  如今的她,可不想被掛到圖書館門口冰上一整天,因為那樣實在是太社死了。

  安潔莉婭在圖書館的大廳徘徊了一會,直到維護圖書館的無人機械上來招呼。

  「貓沒事,不,貓有事,貓要走了!」

  她不敢和無人機械說明來意,胡亂找了個藉口,漫無目的地在書架中閒逛

  成為魔女後她的記憶力強得離譜,當初刻在臥室地板上把她召喚過來的那個法陣,每一條紋理都記得清清楚楚。

  既然前身能用這個法陣把她召過來,反過來應該能回去吧?

  對魔法還沒什麼概念的安潔莉婭,心中抱著以上的想法,專門盯著一些相關的書籍亂翻。

  不知不覺,她從底層逛到了較高的樓層,但一無所獲。

  浩瀚如煙的圖書館,根本不是她一個小魔女可以玩得轉的,更別提她如同無頭蒼蠅般亂翻。

  看書看得頭昏腦漲的安潔莉婭,心情低落地坐到地板上,有些迷茫。

  「魔法好難啊……」

  安潔莉婭舉起手中的書,用力敲打自己的貓腦,泄氣地說道。

  就在這時,她的面前鑽出一個半透明的腦袋,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冷冰冰的聲音突然在貓耳邊上響起:

  「你在做什麼?」

  從小就是在無神論的環境長大,頭一次見到幽靈這種不科學存在的安潔莉婭瞪大了貓眼。

  「鬼!」

  安潔莉婭發出驚恐的叫聲,下意識揮出貓爪,將透明的頭顱抽飛出去。

  她尖叫著蹬腿,使勁往後退,直到貼在厚實冰冷的書架,這才得到些許安全感。

  半響她反應了過來——好像副院長的原生種族就是幽靈?

  呆愣的小貓抬起頭,與被拍飛出去的幽靈腦袋對上視線。

  凌亂的髮絲纏繞在幽靈魔女蒼白色的臉蛋上有種柔弱的美感,但她的眼神冷漠,說出來的話也是冷冰冰的。

  「我記得你了。」

  這是安潔莉婭被封進冰塊里,最後聽到的話語。

  在這之後的半天,她被吊在圖書館門前凍成冰雕,享受了眾多魔女的指指點點,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真正的社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