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以撒回憶起之前魔女無意間說漏嘴的「炸坩堝搗龍窟」,嘴角忍不住掛上了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

  「後來呢?」他忍不住問道。

  「後來……發生了一點事情。」

  碧海仰頭將杯中酒液一飲而盡,在身邊巫妖少女略帶期冀的目光中摸摸她的腦袋,叮囑道「你還是具未成年屍體,不能喝酒」。

  不遠處驟然傳來一道放肆的笑音,殷棠混在一堆群魔亂舞的瘋婆娘中間狂笑。

  「嗚呼!擱這兒養魚呢?你要不去坐小孩那桌吧,喝他媽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撒:「……」

  機械魔女目光放遠,停留在穿著裙子大喇喇岔開腿坐的殷棠身上。「那是誰都不願意再提起的經歷。如今我們對那次事件閉口不談,只能告訴你,自那以後殷棠就再也沒有開口念過一句咒語。」

  「她法杖上面的地獄寶石,當年是我們幾個去深淵邊境歷練的時候一顆一顆找齊的。殷棠上學的時候炸了無數根魔杖,最後試出來只有地獄寶石才能夠引導她體內過於磅礴恐怖的魔力。」

  「後來她卻再也沒用過了。」

  碧海自然垂下的機械手臂旁,作為人類正常肌理的肌肉似乎有些緊繃。

  半晌,她搖頭笑笑,順手往吃飽喝足後心跳停止的巫妖少女身上蓋了條毯子。「不過現在日子好起來了,一天天也就這樣活著。我們擁有比人類漫長數倍的生命,什麼痛苦都能沖淡過去。更何況,她現在有你了,不是嗎?」

  以撒掌心握拳,沉默著抿緊嘴唇。

  邊上的小機器人熟練地抱起巫妖少女,碧海起身在原地伸了個懶腰。「好了,今天就到這裡,你實在好奇的話可以去直接問殷棠麼,這傢伙顏控得很,對長得漂亮的小傢伙們沒什麼抵抗力的。小巫最近在成長期不能過度熬夜,我們需要去休息了。」

  機械魔女的身型漸漸遠去,在路過篝火堆的時候反手給了正在跟伊娃互扯頭花的殷棠一記腦瓜崩,在後者的罵聲中朝陰影里沉下臉色的以撒擺了擺手。

  ——祝你好運,魔女的孩子。

  她轉過頭,一字一句地擺出了這幾個口型。

  ……

  「崽,嗝兒……未成年.未成年不能喝酒,唔。不能……」

  殷棠強行抱著被裹上一層嚴嚴實實紗布的花,魔花頭一次生無可戀地在她懷中掙扎。頭髮亂糟糟一身酒氣的魔女岔著腿坐在地板上,下一秒雙腿被迅速蓋上了一層棉被。

  以撒將被揉搓得絕望的花從她懷裡扯出來,又裹著層被子將醉鬼挪到床上,接著動作熟練地開始接水打掃。

  剛想把不老實探出被子的手臂重新裹回去,驀地,在看見殷棠右手手背上結著血痂的傷口時頓了頓。

  「……對不起。」良久,他輕聲道。

  縮在被子裡快要熟睡的魔女嘟囔了兩聲,擺手像是趕蒼蠅似的沖他揮了揮。

  以撒將一切收拾妥當,倒掉髒水洗了手,默默站在床邊端詳半晌睡得臉上都壓出紅印的魔女。

  「不.不要當黑戶,戶烏烏了……奏樂!接著奏,舞.舞起來!」

  「烏烏,我*%&¥*)……做我的.嗝兒,做我的養女不咯,崽.崽?」

  睡著了仍不老實嘟嘟囔囔說夢話的魔女,口水都快順著嘴角流到枕頭上,半點都不似那個傳聞中神秘強大的形象。

  「……」

  「好。」

  漆黑夜色中,以撒輕聲道。

  第9章 9.什麼狗屁邪神

  殷棠頂著個碩大的黑眼圈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一瞬間有些沒反應過來這是在哪。

  床邊驟然探出一張慘白的臉。冰冷僵硬全然沒有正常活人的呼吸波動,下三白的霧蒙蒙瞳孔一眨不眨地盯著她。

  殷棠倒吸冷氣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反應後做了個深呼吸,硬生生按下了一拳揮過去的欲望。

  「小巫,早。」她扒拉兩下亂糟糟的黑髮,「碧海讓你來喊我的嗎?」

  巫妖少女乖巧地點點頭。

  「對了,看到小……以撒了沒?」殷棠打著哈欠光腳從床上下來,發現無論如何也想不起昨晚的經歷,頭腦略微發昏帶著顧宿醉的恍惚。「昨天好像……嘖,我想不起來了。」

  「妹妹在下面吃飯。」巫妖少女一板一眼地答,沒什麼情緒的面部上眼睛輕輕眨了眨。「早上荊棘魔女大人將妹妹帶走了,說是要跟您的養女『聯絡感情』。」

  「老妖婆天天沒事找事……」

  殷棠嘟囔兩句,滿地找自己的鞋,嘗試半天無果後乾脆光著腳就衝下了樓。

  「伊娃!」

  重新搭建起來的哥德式尖頂禮堂中央,前一天充斥著混沌祭祀元素的裝飾已然被撤下,換上了符合瀆神者們審美的繁複艷麗裝潢。

  巨大的圓桌上,有將近一半的魔女都圍聚著圓桌的一個角落。塗著色澤各異指甲油的手指敲擊在桌面,時不時傳來陣陣拖長尾音的妖冶笑聲。

  「幹嗎呢幹嗎呢!」

  殷棠飛速衝下樓梯,已經能夠從這幫老妖婆們的神情姿態中想像到小煤炭此刻的無助。弱(又)小(病)可(又)憐(瘋)的混血幼崽,被迫夾在一群看上去一頓能吃八個小孩的魔女們中間,處境心態可想而知。

  「都散開都散開,自己沒有養女的嗎,圍著別人幹什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