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周恆憋笑失敗,「我又沒說讓你和薄矜初生孩子,你急什麼。」

  「......」

  他今天腦子混沌了。

  -

  不久後,外面開始颳風,樹枝亂顫。

  「她怎麼樣?」

  「好得很。」

  周恆頓了頓,正色道:「阿遠,我覺得她不好。」

  車裡恢復岑寂。

  周恆又說:「她太堅強了,不可能過得好。」

  梁遠朝今天真的累了,「你想說什麼。」

  周恆拐了個彎,「到我家了。」

  他結在市中心買了套兩居室,兩百多平。

  周恆開門進去的時候,顧螢月抱膝縮在沙發上,聽到聲音立馬起身沖向男人。

  「你回來啦!」

  周恆只脫了一隻鞋子,連忙抱住她,摸摸了頭髮,「教案補好了嗎?」

  顧螢月點點頭。

  「真乖。」

  梁遠朝站在一旁不說話,就看他兩你儂我儂到什麼時候。

  周恆溫香軟玉在懷,故意激他,「羨慕嗎?」

  梁遠朝瞥了一眼,「快點。」

  他飛那麼遠回南城不是上趕著找虐的。

  周恆說了句別急,從書房裡拿出一張照片給他,「當初你可是鐵了心要撕掉的,螢月昨天收拾東西找到了,剛好還你。」

  一張合照,那年在周恆家門口拍的,背景是他家小店。兩人掰了以後,梁遠朝毀了不少東西,這張照片還是周恆悄悄撿走替他存著。

  顧螢月掃到一眼,「我見過她,很漂亮。」

  梁遠朝看了眼周恆,周恆無視。

  讀書那會兒周恆暗戀顧螢月,顧螢月連他和傅欽都不認識,怎麼會見過薄矜初。

  顧螢月看著他手上的那張照片,問:「是你女朋友?」

  周恆故意替他答:「他不要她。」

  顧螢月皺眉。

  -

  南城的酒吧小,但也熱鬧。

  兩個男人打一進來就成了全場女人目光中的焦點,梁遠朝一個勁的猛喝,四杯下去眼睛紅了,「追尾那天我一夜沒睡,知道她沒事了還是害怕。」

  梁遠朝端起酒杯灌了下去,「她說她要跟我結婚。」

  周恆:「她今年28了吧。」

  「嗯。」

  「那你呢?」周恆看著他,「你怎麼想的?」

  梁遠朝弓著背,手肘撐在腿上,用力搓了把臉,「不知道。」

  「你能接受她嫁給別的男人嗎?」

  「帥哥,加個微信嗎?」旁邊冒出個女人。

  女人穿著一條黑色的裙子,彎腰的時候屁股都快露出來了,畫了一個梁遠朝最不能接受的煙燻妝,散發出來的劣質香水味聞的人頭暈。

  男人一臉不爽,擰著眉頭不說話。

  女人想去拉梁遠朝的手,被他躲開,「滾遠點。」

  「帥哥,加不加好友沒關係,一起喝杯酒嘛。」

  女人聲音變嗲,「我酒量很好的,不信的話,哥哥我們比比看嘛。」

  周恆看不下去了,「這位小姐,不好意思,他已婚。」

  女人壓根不在意,「已婚怎麼了?哪個男人不偷腥,現在的男人沒一個管得住自己的第三條腿,外面養個女人那都是常規操作。」

  周恆笑笑,不打算同她辯駁。

  桌上的手機亮了,來電是老陳。

  老頭聽到嘈雜的背景音,「你小子去哪鬼混了?」

  「酒吧。」

  「嘖,」老陳一邊關窗一邊問:「隔壁王太太說給我介紹個孫媳婦,你要不要?」

  「不要。」

  老陳:「隨你。」

  老陳電話掐的比他還快。

  女人饒有興致的盯著梁遠朝,「看來你老婆拿不出手啊,哥哥,你要不要看看我?」

  她湊在男人耳邊,一字一句道:「我的蜜桃臀見過的男人都說好看,用過的男人更是讚不絕口。」

  女人各色各樣的男人都見過,玩過的更不少,但像梁遠朝這種,一眼就讓她欲罷不能的男人真的是頭一次見。

  梁遠朝抬手,問女人,「看到我這對袖扣了嗎?」

  「真好看,」女人想摸,被梁遠朝躲開了。

  「這袖扣五萬一對。」

  女人明顯愣了一下,笑了笑說:「哥哥的品味果然不一般。」

  梁遠朝懶散的靠在沙發上,點了支煙,「所以你憑什麼認為我會糟踐自己和你這種人玩?」

  女人看得出來梁遠朝是個有錢人,但沒想到他這麼有錢,一來二去更想賴著他了。

  「哥哥,真不玩嗎?我可以一整套的,你老婆不會的我都可以。」

  梁遠朝:「你好像比我更了解我老婆?」

  周恆坐在對面莫名想笑,「咳咳...」

  軟的不行來硬的。女人拉低衣領露出兩個半圓向梁遠朝靠去。

  男人立馬起身,「走了。」

  女人還打算跟著。周恆打了個響指,酒吧的黑暗處走出來兩個男人把女人攔在後面。

  梁遠朝一邊往外走一邊問:「你帶了人?」

  「嗯。」

  他開門的手頓住,「那你剛才幹嘛去了?」

  「你又不是真的已婚人士,忌諱什麼?怎麼,還裝上癮了?」

  「......」

  -

  前街儼然成為了一座沉寂的老小區,梁遠朝坐在沙發上心如亂麻。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