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梁遠朝向中年男子微微頷首,示意謝謝。

  「你剛才說的每一句話我都錄音了,關於我有沒有打人,以及你的孫女有沒有對我的姑娘動手,相關視頻證據我會向物業調取。既然講道理行不通,那隻好走法律程序。希望你的律師也可以儘快到位,我不喜歡一拖再拖。」

  他牽著她的手走了,剩下那群人,有的怒不可遏,有的歡聲叫好,還有的則羨慕不已。

  電梯門關上,她才反應過來,那是梁遠朝啊,那個朝思暮念的梁遠朝,那個寫滿好幾本日記本的梁遠朝,不是那個重逢要弄死他的男人,就只是少年氣的梁遠朝。

  少女曾在月光下發誓,要給少年一個家,少年信了,後少年被少女放逐。

  可是剛剛,他說她是他的姑娘,他家的。

  思及此,薄矜初勾唇一笑,梁遠朝從電梯的影子裡察覺到她的眼神,「想說什麼?」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我回去就聯繫律師。」

  「不是。你說我是你的,還說你要娶我,還作數嗎?」

  梁遠朝腦子裡有什麼炸開,裂的稀碎,一時間神經錯亂,說了句這輩子最後悔的話,「薄矜初,我看著還像以前那麼好騙嗎?有人會娶你,晏寔不是人嗎?」

  兩人站在家門外對峙。薄矜初面無表情,她不再是那個一受委屈就掉眼淚的小姑娘了,悲苦全在悄無聲息中。

  梁遠朝心裡極其難受,他想回去靜一靜,偏偏有隻手死拽著他的衣角,不肯放。

  「我病了,你是我的藥。」薄矜初說。

  梁遠朝眉間的川字更顯,「你在說什麼。」

  「你還要我嗎?」

  什麼陳雅怡、王雅怡的,她都不在乎了,她只想和他在一起。

  梁遠朝愣了很久。

  薄矜初慢慢鬆開手,走到自己家門前,梁遠朝還站在原地。

  她忍不住了,自與他重逢後,她對任何事情的忍耐度都降低了。包括對他的感情,壓不住了。

  她突然踅身,怒斥他:「梁遠朝,你他媽都搬到我隔壁了,有種你就娶了我。」

  他還是不說話,也沒動作。

  「話我放這了,你要不願意跟我結婚,下周一十點,我就跟晏寔去領證。」

  第四十九章

  季風接到老闆電話,第一時間聯繫完律師後,接到一條通知,明天放假。蘇木同樣收穫一天假期。

  晚上,夜市燒烤攤。

  黏膩的桌子上放了兩大盤烤串,各種牛羊肉和魷魚須,還有烤麵筋,烤魚,烤雞翅。

  蘇木拿起一串裡脊,咬了一口,鮮香直擊味蕾,發出滿足的喟嘆,「明天不是周四嗎?怎麼突然放我們假。」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你老闆好像要去南城。」

  「沈副總跟你說的?」

  「偷聽的。」蘇木一連吃了五串裡脊。

  蘇木擦了擦嘴,「誒,你怎麼還不談戀愛啊?」

  「我?」

  「對啊,你這種男孩子應該很招人喜歡吧。」

  季風笑笑。又給她遞了一串裡脊,「為什麼?」

  「你看啊,」蘇木掰著手指,「一沒什麼距離感,二又不花心,三條件還好,有什麼理由找不到女朋友呢?」

  季風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誇他。

  「最近家裡給介紹了一個,還沒見面,不知道合不合適。」

  蘇木臉糾結成一團,「嘿,你想什麼呢?你才二十幾你就相親?有沒有搞錯啊!」

  「我覺得相親挺好的。」這是季風的心裡話,起碼人品有個保障。

  「你簡直是個榆木腦袋!平時看你也不呆啊,怎麼在感情方面那麼木訥啊?」

  季風笑道:「等我結婚了,請你來參加婚禮。」

  蘇木一臉嫌棄,「你可算了吧,女朋友都沒有還結婚,在哪結?夢裡嗎?跟誰結?讓丘比特給你射一個?」

  季風任她嘲。

  蘇木倏然想起自己有個表妹,「誒,季風!」

  男人看過來。

  「我給你介紹個姑娘吧。」

  -

  飛機落地南城正好八點,周恆接上樑遠朝往市區開。

  「怎麼一個人回來的。」

  「傅欽去那邊了。」

  他把車裡的廣播關了,「我說薄矜初。」

  梁遠朝搖下一半窗戶,熱風湧入,空調的涼意瞬間被衝散,他點了根煙。

  周恆疑惑,「不是說戒了?」

  「最近抽了幾根。」

  周恆笑了笑,看來薄矜初的魅力一點都不減當年。

  很久沒回來了,窗外的風景陌生又熟悉,行道樹比以前更枝繁葉茂。

  中途周恆接了個電話。

  「怎麼了?已經接到了,我們在回來的路上。你害怕的話就把窗戶都關好,躲在被窩裡,我馬上就到家了。」

  梁遠朝高度懷疑,周恆背著他生娃了。

  直到電話那端一個軟軟的女聲響起,「老公,路上注意安全。」

  「你老婆?」梁遠朝看他掛了電話後問。

  「嗯。」

  梁遠朝手肘支在窗上,語氣彆扭,「我還以為半年沒見,你孩子都會說話了。」

  「阿遠,你嫉妒了。」

  他坐直,「我嫉妒個屁,誰要和薄矜初生孩子。」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