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校園鬥毆,賴鵬重傷,周恆被開除是學校下的最後通告。

  事情並沒有結束,賴鵬從醫院出來的當天晚上,找了一幫人堵梁遠朝,他的手就是那次受傷的。手筋斷了,幸好處理的及時,恢復不錯,能提重物,但也留下了後遺症,那隻手常年冰涼,不僅冷,而且疼。

  *

  她問他,她砸碎相框的時候,他是不是也想揍她,像揍賴鵬那樣。

  他說:「我不打女生。」

  此言一出,薄矜初蹭一下從沙發上起來,當即脫了厚重的羽絨服。

  梁遠朝一怔,「你幹嘛?」

  薄矜初撩起一邊手臂的毛衣,露出細嫩光潔的小臂,伸到他面前,心底有氣,「這兒,你打過的,忘記了?」

  在教學樓前的花壇旁邊,她快被王仁成噁心死的時候。

  想起來了嗎?

  他不說話,她舉著的手也不肯放下。

  梁遠朝替她把毛衣拉好,語氣變得柔和:「生氣了?」

  「沒。」

  嘴都撅的能當掛鉤了,還沒有,死鴨子嘴硬。

  梁遠朝握拳掩笑,「把外套穿上,我去看看水。」

  「你笑我?」

  「不敢。」

  不敢個屁!

  「我看見了!」

  他不承認,「沒有。」

  梁遠朝往廚房走,沒注意身後的人正在醞釀大招。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掛到他背上,梁遠朝怕她摔下去,趕緊用手托住她的腿。

  女孩子的身體異常柔軟,尤其是胸前那兩團,明顯感覺到她發育的很好。

  梁遠朝耳尖泛紅,拖著她的手不敢動,半僵在原地。

  薄矜初死死的箍著他的脖子,怒斥道:「為什麼要打我!」

  那會兒還是夏天,他和她根本不算認識。在周恆家莫名其妙被她罵禽獸,還被她用菸頭燙了。這梁子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總之當時最不想看見的就是她。

  鍋里的水已經沸了,梁遠朝身子往前傾,伸手關水。而後頭一偏,問道:「要不讓你打回來?」

  一秒的功夫,她的牙齒咬上他肩頭的肉。力道不大,就留個牙印。

  梁遠朝偏頭問她:「現在心裡舒服了嗎?」

  她忽然喪氣,腦袋耷在他肩上,懨懨答:「沒。所以你後來沒有選擇一中是因為周恆嗎?」

  「嗯。」

  十三中離周恆家近。

  周恆講這件事的時候,薄矜初問了他一句話,「你上職校,你爸媽怪過梁遠朝嗎?」

  周恆搖頭。

  他說:「他要是被開除一輩子就完了。」

  真的有人會不顧生死保護朋友。

  「那我打碎的那個相框...」

  他知道她想問什麼。

  「拍全家福的時候,我媽讓攝影師單獨給我照了一張,你打碎的那個是我從單人照上換過去的。」

  兩個相框都是他媽媽準備的。

  「對不起...」

  又開始下雪了,窗玻璃一層白,雪花簌簌落下,暴雪不如暴雨急躁,不如狂風猛烈,溫柔鋪天蓋地而來。

  「我重嗎?」

  「不重,」他加了句,「還可以多吃點。」

  「那你給我做?」

  「好。」

  末了她又問:「去過墓地了嗎?」

  「凌晨去的。」

  薄矜初換了個肩頭趴,看著窗外紛紛揚揚的大雪,手環的更緊。

  「以前坐大巴車途徑墓園的時候我會因為害怕立馬閉眼,可是現在好像...突然間就不怕了。」

  「嗯,我也是。」

  她用後腦勺輕輕撞了下他的脖子,「梁遠朝,我好像很喜歡你啊。」

  他把她放下來,圈在懷裡,「你才知道嗎?我早就發現了。」

  至此多年,薄矜初都忘不了那場初雪,那場把兩人緊緊拴在一起的雪。

  第三十一章

  -

  本來一個小時完成的菜,愣是磨蹭了兩小時。算起來,兩人是第一次正兒八經的坐在一起吃飯。一頓飯,梁遠朝發現了她不少陋習。

  她一直吃蛋,菠菜一口都不吃,梁遠朝夾了幾片菠菜到她碗裡,薄矜初頓時皺眉。

  「多吃素菜,營養均衡。」

  「我不喜歡吃菠菜。」

  「那以後都不加蛋花了。」

  薄矜初一聽,趕緊塞了一片進嘴裡,表情難以言喻,像吃了抔土。

  梁遠朝買的排骨肥瘦相間,薄矜初只咬全瘦肉的那一半吃。

  「一點肥肉都不吃?」

  「肥肉太膩了,不好吃。」

  「這個不膩,你試試。」

  任憑梁遠朝勸說,她堅決不吃。

  雪是五點多停的,樹枝上壓了厚厚一層,六樓望下去,一片銀裝素裹。

  晚飯時分,梁遠朝在廚房洗碗,手機晾在茶几上。薄矜初裹著梁遠朝的長羽絨服,趴在沙發上玩拼圖。

  茶几上的手機突然震動。

  薄矜初湊過去看了眼,對著廚房喊:「有電話!」

  水聲掩蓋了震動聲,梁遠朝關了水龍頭,問她:「你說什麼?」

  薄矜初拿起他的手機晃了晃 ,「傅欽打電話給你。」

  「你接吧,我手上都是泡沫。」

  「哦。」

  薄矜初一手找拼圖,一手摁了接聽。

  「阿遠打雪仗去!我和阿恆六點來找你!」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