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抗拒帶全家福這個作業。

  放學語文老師來找他,說要拿他的當範本。那時的梁遠朝還是個小男孩,儘管內心極不情願,但還是不想辜負語文老師的心意。

  第二天,也是他擔驚受怕的一天。

  他上課很少會走神,那天意外的前兩節課一點都沒聽,直到第三節課鈴響,語文老師走進班,他懸著的心落了大半,上課後又恢復先前的緊張。

  他在心底乞求這一天過得快一點兒,祈禱著讓他把照片安全帶回家。

  那堂作文課很順利,甚至因為他爸爸穿的警服,被全班同學羨慕不已。

  事情的轉折發生在午飯時間。

  梁遠朝從食堂阿姨的餐車裡拿過自己的鐵飯盒,早晨放上的米已經蒸熟,菜是傅欽媽媽早起給他準備的。

  他剛打開盒蓋,飯就被人抽走了。

  賴鵬看了看手裡的飯,又看了看表情不好的梁遠朝。

  「班長,你這飯看起來好像比我的香啊,我能吃一口嗎?」賴鵬直接掏出筷子往他的米飯里伸。

  他冷著臉說:「不能。」

  賴鵬抬起的手放下,落在他桌上,筷子充當支柱,他架著臉湊在他眼前,笑容玩味,「不吃也行,那你就讓我看看你的照片,不是都說你爸爸很帥嗎?我剛沒看清,再看一眼唄!」

  梁遠朝把飯盒奪回來,看都沒看他一眼,「讓開,擋著光了。」

  賴鵬舌尖抵了抵腮,壞主意冒出。

  他再次奪走梁遠朝的飯盒,往教室後面跑,「不給我看,你就別吃了。」

  那是梁遠朝最大意的一次,他被賴鵬引誘過去了。

  人離開座位,賴鵬一個眼神,前面的男生接收到信息,把書包從梁遠朝抽屜里扯出來,東西掉了一地。

  照片連帶著相框被男生高舉過頭頂。

  照片被掏出的那一刻,梁遠朝眼神凌厲,像一頭沉睡已久的雄獅突然被驚醒,「給我放下!」

  旁邊的女生被嚇了一跳,紛紛退至牆邊。

  他越是憤怒,賴鵬玩的就越是開心。

  「誒誒誒,傳給我。」

  掏相片的男生其實也沒想怎麼著,單純就想再看一眼,沒想到梁遠朝勃然大怒,眼下這塊燙手的山芋,扔的越早越好。

  男生扔的很準,相框砸在賴鵬手上,後一秒,誰也沒想到,他鬆手倒退一步,相框應聲而落,砸的稀爛。

  賴鵬是故意的,絲毫沒覺得抱歉,一臉虛偽的說:「不好意思啊,沒抓住。」

  其他同學能感受到梁遠朝的怒意,但是沒想到他會打人,還是往死里打的那種。

  賴鵬被一股不尋常的爆發力摁在牆上,拳頭接二連三的落在他的腹部,臉也挨了一拳。

  女生的尖叫聲此起彼伏。

  有人去喊了老師。

  班主任進來的時候,梁遠朝沒有收手的意思,甚至當著老師的面把他踹倒在地上。

  「梁遠朝!住手!」

  梁遠朝不打了,轉身撿起照片,相框的四個木邊沒斷,他也撿起來,不過中間的玻璃全碎成了渣子。

  別人不敢靠近的危險品,他直接用手抓了一把,玻璃染上血,旁邊的老師也看愣了,「梁遠朝,」老師一時語塞,憋了半天說了句,「那是玻璃。」

  那一刻的梁遠朝太過陌生,他的眼神里全是對賴鵬的怒氣和恨意,聽不見任何人說話。

  梁遠朝捏著一把碎玻璃,在賴鵬面前蹲下,語氣完全不像一個十一歲的孩子,活像個魔鬼。

  「如果再搞我,我一定讓你生吞下去。」

  賴鵬是個有仇必報的人,那次卻沒有找機會還手,因為他用挨一頓打換來了一個驚天大秘密——梁遠朝父母死了。

  既然如此,他想報仇,也不急於一時。

  沒幾個月,升了初中,兩人還是同校,不過不同班。那個初中管得嚴,特別對問題學生嚴懲不貸,恨不得裝個監控綁在他們身上。

  所以賴鵬在學校還算收斂,等放學一出校門不知不覺就晃蕩到梁遠朝面前。

  他一次又一次挑釁,傅欽和周恆好幾次想揍他,愣是被梁遠朝攔下。任他像條瘋狗一樣亂吠,叫累了自然就回去了。

  以賴鵬的成績,九年義務教育撐死了,初三畢業各奔東西,以後賴鵬不過是同學會上那個眾人鄙夷的角色,無關緊要。

  後來事態的發展再一次出乎意料。

  初三最後一個學期,所有人都沉浸在中考的氛圍里,除了賴鵬。

  賴鵬看上了梁遠朝班上的一個女生,女生用梁遠朝為理由拒絕了賴鵬。

  她說:「我只喜歡像梁遠朝這樣優秀的男生。」

  賴鵬第一次追女孩子就被拒絕,心裡極度不平衡。

  那天下午,梁遠朝一行三人在球場上打球,賴鵬氣勢洶洶的趕過來要和他單挑。

  梁遠朝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投了個三分轉身欲走。

  賴鵬不善的話語響起,「爹媽死的早脾氣還那麼拽?你媽沒在夢裡教你做人嗎?」

  梁遠朝垂著的手緊握成拳,六年級那一架周恆和傅欽在場。

  周恆攔在他之前動了手,他打人比梁遠朝還凶,賴鵬的鼻血和嘴角滲出的血混在一起,腥味十足。

  周恆直接把他的手摺了。

  「要不是不能割舌頭,斷的就不是你的手了。」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