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仁成沉聲喊:「薄矜初。」

  她噤聲,何之狠狠白了她一眼。

  剛才那男生又嚎了一句,「您說完了嗎!我媳婦在家等我呢!」

  不止他一個,大家都著急回家。

  「吳生,段家昱,賴白峰,薄矜初四個人留下,操場跑三圈,其他同學先走。」

  薄矜初左邊的男生拍桌而起,「操!憑什麼!」

  「你們四個逃頒獎儀式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被我抓的可能。」

  何之得意忘形的搖著尾巴。

  城門失火,怕殃及魚池,其他沒點到名的同學轟一下全散了。

  只有錢可可三步一回頭,預感不太好。

  吳生是坐在薄矜初左邊的男生,他一邊跑一邊罵,王仁成就站在主席台上盯著四個人。

  吳生經過主席台時罵得最響,順便還替薄矜初說話,「讓我們留校跑就算了,還讓人家女生留下,紳士風度被食堂大媽的狗吃了。」

  王仁成習慣了他滿嘴髒話,不尊重人的樣子,「我這是一視同仁。」

  吳生呸了聲,「我看你是沒羞沒臊。」

  這句話被風吹散了,王仁成沒聽清。不過薄矜初聽的清楚,還抬頭看了他一眼。

  吳生回視,眼裡毫無情緒,像看一團空氣。

  這人怎麼好幾副面孔。

  三個男生跑得快,他們跑完的時候薄矜初還有一圈。

  操場上只剩薄矜初和王仁成。

  王仁成從主席台上下來,跟在她身後,「好了,不用跑了,我送你回去。」

  薄矜初咬牙往前沖,王仁成幾下追趕上去,攔在她前面。她往右挪,他也往右,她往左挪,他也往左。

  王仁成索性一把鉗住她的手腕,她的手細,男人一掌握住足有餘隙。

  「我送你回去。」

  她不停的掙扎,眼睛死瞪著男人,「放手!」

  王仁成:「我開車送你。」

  「不用,滾開。」

  王仁成拇指和食指輕捏她虎口的肉,笑的鬼魅,「老師有義務保證學生的安全,我把你留校了,就得對你負責。」

  王仁成的嘴能開花,高一的時候對顧綿就是這樣。

  他騷擾了顧綿很久,顧綿什麼辦法都用過,連校長室都跪了,就因為王仁成一張嘴,打著為學生著想的名義,屢次矇騙別人,最後領導以為顧綿得了被害妄想症,後來她真的出了問題。

  不好的記憶像颱風卷著海浪襲來,薄矜初想學著梁遠朝的樣子給他一拳,讓他趴在地上。

  王仁成仿佛洞穿了她的心思,準備去抓她的右手。

  「薄矜初。」

  她是輪船上不幸落水的落單遊客,無人知曉她的困境,她在荒茫大海里掙扎,還不如一個浪花來的矚目。就算她沉入海底也不會被人發現。可是她忘了,那是誰的地盤。她墜海,會被鯨救起。

  在學校,學生是主體,那麼學生之王,就是大海的鯨。

  梁遠朝就是那頭鯨。

  「不走嗎?」梁遠朝的聲音再次響起。

  王仁成顯然沒想到薄矜初會認識學生會會長,所有校領導和老師的寵兒,萬眾期待的未來高考狀元,十三中崛起的希望。

  「來了!」薄矜初抽出手跑過去。

  那天有微風吹過她心尖。快到校門口的時候,薄矜初說了聲謝謝。

  「別謝我,謝她。」

  錢可可蹲在門衛室旁邊,見人回來了一個箭步衝過去。

  「你沒事吧。」

  薄矜初和錢可可的關係談不上過親近,只是碰巧兩人對融入集體沒興趣,平時偶爾攀談幾句,略微熟悉。

  她對錢可可的關心有些意外,但不排斥。

  「就罰跑而已,能有什麼事。」

  梁遠朝的嘴角投給她一個意味深長的弧度。

  插入書籤

  作者有話要說:

  看到這裡大家應該對這個故事有個初步的了解了,還是新手小白,文筆垃圾,細節處理不到位,但還是希望你們多多支持,多多評論。

  壞人總會有壞人應得的結局,希望你們能在這個故事裡找到一點光,哪怕只是微弱的一點。

  評論里有個菠蘿寶貝問,為什麼薄矜初不告訴她媽媽,因為有些人終其一生都是自己在戰鬥。

  /

  順便提一下,最近可能會在微博po一下後面幾本文的內容,大家可以來看看,有感興趣的可以告訴我!

  謝謝你們這些菠蘿寶貝

  第十三章

  薄矜初和錢可可一起回家。

  過馬路的時候,薄矜初剛邁出去,被錢可可拽了回來。

  「有車。」

  「哪?」薄矜初左看右看,就一輛車,離她們還有十幾二十米的樣子,走過去沒問題。

  不對,是她沒問題,以錢可可這個烏龜速度確實走不過去。

  後來薄矜初索性跟著她走,錢可可走路的時候很專心,兩隻眼睛四處張望,有一輛自行車騎過來她都會拽她一把,讓她靠邊一點。

  薄矜初忽然想笑,叫了一聲前面的人,「錢可可。」

  她回頭,「怎麼了?」

  「你為什麼會覺得我今天有事?」

  安靜數秒,她在等她回答。

  她憋了半天,丟出來的只有兩字,「直覺。」

  「直覺不是女人才有的嗎?小妹妹?」她語氣輕佻,把錢可可逗的臉紅。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