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走進另一條街,熱鬧了不少,路邊有很多擺攤賣早餐的小販,客人絡繹不絕。

  「誒!今天那個賣糯米飯糰的出來了!」薄矜初輕扯了幾下樑遠朝的袖子。

  「我們過去買一個吧。」

  梁遠朝一臉我為什麼要跟你過去買的表情。

  「不去。」

  薄矜初偶然吃過一次那家的糯米飯糰,美味到無法形容。

  她後來路過很多次都沒買到,今天趕巧遇上了,哪怕不餓也想吃一個。

  「很好吃的,去吧!」

  梁遠朝從來不買小推車的東西吃,特別是剛有一輛計程車開過,掀起一片揚塵,再加尾氣...

  「不去。」

  「那你在這等我。」薄矜初跑去買。

  老闆一手拿工具,一手去飯甑里挖飯,「要甜的,要鹹的?」

  「鹹的。」

  「加什麼菜?」

  「都加。」

  「吃辣嗎?」

  「吃。」

  她在等待的時候聽到有人喊她。聞聲望去,看見陸鐵功,他臉上貼了幾個創口貼,嘴角的傷口剛結痂。

  「你怎麼在這?」陸鐵功問。

  「買早飯啊。」看不見嗎?眼瞎?

  自從知道梁遠朝的事以後,薄矜初對陸鐵功產生了敵意。

  「你家離這很遠吧,下次你想吃告訴我,我給你買了送過去。」

  「不用。」謝謝都懶得說。

  「不麻煩的,我家就住這樓上。」陸鐵功指了指身後的樓。

  糯米飯糰很快做好,薄矜初接過飯糰說:「專心養傷吧。」

  沒腦子就別想太多,小心腦容量負擔不起。

  路邊早已不見梁遠朝的人影。

  ——

  薄矜初一到班,錢可可就轉過來跟她說話。

  錢可可膽小還內向,在班上她也只會跟後桌——薄矜初講話。

  哪怕是下課時間,講話的聲音也很輕,沒有第三個人能聽見。

  「昨天王仁成問哪些同學逃了頒獎儀式。」

  「然後呢?」薄矜初把書包掛到桌邊。

  「好像要懲罰。」

  「誰說的。」旁人看她的臉色是生氣,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害怕。

  「何之。」

  好他媽一個何之。

  「王仁成昨天下午不是請假了嗎?」

  「他是散會以後回來的,好像是回來拿東西。本來大家都準備走了,王仁成也沒管我們,結果何之跑去告狀了,說有些同學沒來。」

  「查到我們班了?」一般集體活動會有值周老師抽查班級的出席情況。

  「沒,查到的是4班和10班。」

  好他媽一個事精何之。

  「後來王仁成就問她了,哪些同學逃了。」

  「何之不僅報了你們的名字,還說希望老師嚴懲不貸。」

  「呵,」就她何之牛逼。

  末了,錢可可憂心忡忡的說了句:「我當時剛好從廁所回來撞見了,我聽到的是這樣,不知道到底會...怎麼樣。可能...王仁成睡一覺,今天就忘了。」

  「嗯。」薄矜初心不在焉的應下。

  別人可能會忘,但是她,王仁成一定不會忘。

  薄矜初坐立難安,上午沒有王仁成的課,下課的時候她哪都沒去,就跟錢可可去了一次廁所,一早上也沒出去接過水。有了上次的遭遇,午休也不敢睡。

  下午最後一節化學課,王仁成來了。

  一堂課四十分鐘,安全度過。沒有點名,也沒有叫人起來回答問題。

  放學鈴響的時候,她左手抓住書包,就等他一句下課,她立馬飛奔回家。

  「等等,急什麼。」

  「唉西——放學時間到了!」有男生喊。

  王仁成:「我還有事要說。」

  「那您倒說啊!別的班都走光了!」

  「你急著回去娶媳婦嗎?」

  教室里傳出一陣爆笑。

  剛才說話的男生埋著腦袋說了句髒話,王仁成沒聽見。

  「這次的運動會我們班表現的還是不錯的,特別要表揚的是錢可可同學,1500米跑了第二名,為我們班加了好多分,大家掌聲鼓勵。」

  班上不少同學流露出敬佩的目光。

  不知誰說了句,「錢可可,深藏不露啊!」

  錢可可忽地臉紅,跟外邊的夕陽一樣。她一直是七班存在感倒數的人,很多人聽到錢可可這個名字,第一反應八成是,「錢可可?哪個錢可可?」

  「奧...就是我們班那個跟牆壁是好朋友的女同學啊。」

  「有表揚就有批評。」王仁成繼續道。

  下一秒,「薄矜初同學,3000米沒跑完全程,鐵餅也沒扔。」

  沒有人說3000米有多難跑,以及3000米和鐵餅兩個項目連在一起比有多不容易。她沒有大力神丸,吃一顆就有用不盡的力氣。

  男生沒什麼太大反應,有幾個流露出幾絲同情,至於何之那群人的眼裡只有厭惡,鄙夷和蔑視。

  何之插一腳,「她一向沒有集體榮譽感。」

  又是何之。

  薄矜初立馬懟回去,「關你屁事?你一個連決賽都進不了的人,有什麼資格說我?你要是有集體榮譽感就應該從報完名的那天起參加每日訓練。」

  薄矜初嘴角一扯,眼裡充滿火氣,「五十步笑百步上你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