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我給你。」

  第二日的太陽升上來太久了,春的暖光柔柔地灑在狹窄的床上,地上散落的衣物在明明暗暗的樹影光斑下,凌亂而溫馨。顧生從林嶼的床上揉著眼起來,意識還不算清醒。

  他俯身觀察了一會兒身邊睡的很沉的林嶼,幫他把散落的被子蓋好,便起身坐到沙發里撥通了電話。

  林嶼醒的時候顧生的事情差不多講完,他睏倦地問顧生,「這麼早辦公嗎?」

  「不早了,快十一點了。」顧生走過來俯下身親了親林嶼的額頭又說,「你記不記得在曉山遇到的肖琛肖館長?」

  林嶼下了床光腳走去浴室,給顧生拆了一副洗漱用具說,「記得啊。來,牙刷給你。」

  顧生接過牙刷和林嶼擠在很小的衛生間裡,對著鏡子一起刷牙,顧生含含糊糊地道,「今天下午肖琛來我家看你的畫。」

  「什麼?」林嶼滿嘴的泡沫莫名道。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髮型凌亂,不修邊幅的顧生,感官上格外新奇。他伸手摸了摸顧生的下巴道,「居然能見到你的胡茬。」

  「你這是說的什麼話。」顧生好笑地說,又要林嶼快點洗漱不要玩鬧,肖館長下午很早就會到,兩人得趕回工作室。

  「肖館長怎麼會來看我的畫。」林嶼捧著毛巾擦臉問道,他看顧生在塗鬍鬚泡沫,又覺得有趣,一時間停了所有動作,專注地欣賞起顧生的英俊來。

  「肖琛他們館最近有城市性格的主題,本市方面應該還有一個小展廳沒有安排,讓他來看看你的作品能不能收。」顧生拍了拍林嶼的臉要他不要對自己發呆,林嶼不理他,一直盯著他笑,顧生也不理解,最後隨他看了。

  「我的畫不是很深刻,創意也不夠。」林嶼搖搖頭說,「估計又要被拒了。」他無奈地洗好臉,顧生也剛好把胡茬刮完,在林嶼沮喪地說完後把他攬到懷裡抱著道,「沒事。」顧生又親了親他才洗乾淨的臉說,「有的東西是不需要別人定義的。」

  林嶼點點頭去衣櫃裡拿衣服。他實在沒有找到顧生尺碼的襯衣和外套,最後翻出來一件灰色衛衣遞予顧生。顧生看起來像穿了童裝的成人,林嶼看著他大笑好久,顧生也覺得不好看,但更不想穿昨天的衣服,就只得將就。

  林嶼又翻出一件同色不同款的衛衣,套上之後兩人像穿了情侶裝。林嶼看著鏡子裡的顧生和自己,覺得太過傻氣,想要脫掉,卻被顧生攔住了。

  「挺好看的。穿著吧。」顧生推著林嶼轉了一圈道。

  「這多像情侶裝啊,太土了。」林嶼抱怨道。

  「我們不是情侶嗎?」顧生好奇道,又說,「而且你昨天說很在乎對戒,那穿一樣的不行嗎?」

  「這怎麼是一件事呢。」林嶼懊惱道,「這太土了我不穿。」說著他就把衣服向上翻,結果衣服卡在了機械手臂上,顧生走過去幫他重新理好說,「穿吧。」他摸了摸鼻子又說,「我看還蠻好的。」

  林嶼不太清楚顧生的品味怎麼會突然變差,但並肩下樓的時候,看著兩人相同的衣服,仿佛又像回到了高中穿著一樣的校服,一起上下學的日子。

  那是對他們來說不夠懷念但又無法釋懷的時光。

  肖琛如電話里所說來的很早,導致顧生還沒來得及回房更衣,就迎面碰到了他。

  肖館長顯然也沒見過這樣著裝古怪的顧生,他又瞥了一眼林嶼,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小顧最近看起來都年輕了。」

  顧生大約明白肖琛在調侃自己,但也沒多說什麼,只是介紹林嶼道,「這是我推薦的藝術家,林嶼。」

  肖琛點點頭,和林嶼握過手,就同行去了工作室。

  肖琛看到林嶼十米的長卷出乎意料的喜歡,還依次看了他的小畫和裝置,給予了一些肯定的評價。林嶼感到意外的同時也很開心,因興奮他暗暗去握了握顧生的手,顧生理所當然地拍了拍回應他。

  肖琛指著十米的長卷道,「應該沒有人看到這幅畫會不動容。這條河流好像在等待什麼,但也不求結果似的。」

  顧生點點頭站在肖琛身邊淡淡地說,「這是林嶼事故後一直想說的一些話。」

  他望著有濃有淡,有收有放,有疏有密的黑紅線條自言自語道,

  「或許這也是我和他的故事。」

  第44章 10.3鋼琴

  肖琛聞言瞥了一眼顧生,與他並肩看著林嶼的長卷道,「我拍些照片回去,和團隊裡討論一下,做了定奪再通知你們。」

  顧生表示理解,他協助肖琛取材後,挽留他在家裡用了餐。席間肖館長和林嶼相談甚歡,離開的時候還問林嶼有沒有合作的意向。林嶼受寵若驚的同時也有些感動,顧生笑笑地看著,只在林嶼向他投來徵詢目光的時,肯定地點了點頭。

  肖琛拜訪後的一個星期里,林嶼並沒有在顧宅居住,但仍舊按時來教授書法。

  徐勻由於進步的飛速,在學校的書法比賽里拿了優秀獎。她因為這件事特別開心,一直要林嶼和顧生獎勵她再次去曉山遊玩。林嶼鬧不過,下課後問顧生辦法。

  顧生不強求林嶼住在家裡,不過如果他來上課,就一定會在家裡辦公。他們約會的時間很少,只在徐勻課畢後纏綿一會兒,便各自忙碌開去。

  顧生聽說了徐勻的要求也很無奈,他父親的病雖然轉好,但處理公事還為時過早,並無暇陪伴外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