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嶼見他猶豫,心裡的預感並不好,但還是說,「是陳醫生說的不正常嗎。」

  顧生眼神暗了暗還是說,「是這件事。」又說,「你也可以在聽完後再重新決定接不接受我。」顧生轉向林嶼,鄭重地看著他。頓了頓才說,「其實我很小的時候就被診斷過有輕微的阿斯伯格。」

  林嶼聞言茫然地看向顧生,顧生平靜地解釋道,「是孤獨症譜系裡的一種。」

  林嶼疑惑地望向顧生說,「是自閉症那種嗎?」

  顧生搖搖頭說,「不是。自閉症的人排斥和周圍的關係,但我小時候很渴望社交,但看不懂別人的表情和肢體語言,所以很苦惱。」他想了想又說,「但我的問題干預的早,我的奶奶曾經用動畫片和電影的表情動作給我做分析,也嘗試過模仿大人的社交模式。」

  他頓了頓又恢復了平日的遊刃,「我模仿能力很強,所以破綻也愈來愈少。是足夠看起來正常的程度。」

  林嶼沒有聽過這樣的病症,他某個瞬間甚至感覺顧生在胡編亂造。他不覺得顧生有什麼問題,他只好問「這個病還有什麼問題嗎。」

  顧生不太情願地解釋說,「領會不了暗喻,行為刻板,興趣局限。」又說,「我小一些的時候症狀都很標準。這大概是我家的遺傳問題。我父親,還有徐勻都有一點這樣的傾向。」

  「最糟糕的就是。」顧生頓了頓說,「因為難以共情,所以不理解親密關係的含義。」他的語氣有些挫敗,「我以前覺得愛一個人就和愛一棵樹沒有差別。感覺談戀愛像是打遊戲通關,覺得好玩和新奇。」

  林嶼張了張嘴,想要質疑卻感覺頭腦空白,他很害怕顧生說出什麼更令人沮喪的話,比如自己也只是他眼裡的一棵小樹,或是一部很好通關的簡單遊戲。

  但他聽見顧生說,「可再見到你,我覺得事情或許不是這樣的。」

  顧生抬起頭看向林嶼的眼睛,有些艱難但還是努力地表達道,「林嶼,我雖然屬於是很難愛上他人的人。」

  他的眼睛在暖光的落地燈下顯得少有的清亮,林嶼聽到他認真地說,「但我好像真的愛上了一個人。」

  第43章 10.2衛衣

  顧生用盡了氣力還是沒有把話說的直白,說的明確,說的沒有非議。

  但他覺得林嶼應該都會理解,再說就會感到肉麻和為難了。他頓了頓又補充說,「我很早就對你說過,我就一直在這裡。」

  顧生的話像一陣微風把林嶼的猶疑都吹散了。林嶼對他的病症了解的朦朧,便靠近了些問他,「你摘了玻璃戒指,也是因為無法理解常人的行為嗎。」

  林嶼提到玻璃戒指讓顧生意外,他怕答錯般想了想道,「我知道佩戴戒指是一種誓約。」又起身走到林嶼身後摸了摸他的頭髮,見林嶼並沒有抗拒就又說,「玻璃戒指很難適合所有場合。那天走的太急,也不知道怎麼分類它,就摘了。我不知道你在意這個。」

  顧生俯下身啄吻林嶼的頭髮,臉頰和嘴唇。沒有浴望,只是親昵。林嶼從客座上起身,和他在客廳昏黃的燈下很輕地擁抱。顧生感覺像是攏著一團柔軟的紗,撫他覺得安心和滿足,又擔心材質無法看透。

  林嶼的下巴靠在顧生的肩上,顧生漸漸把他擁緊了一些,他悶悶地說,「林嶼,我會做的其實很多,但不明白的更多。需要浪費你很多很多的耐心和時間,這樣你也願意接受我嗎。」

  林嶼想起高中愛慕顧生的漫長時光里,自己好像一個一直被烏雲跟隨的人。顧生如果是閃閃發光的恆星,那自己就是一株躲在陰影里,不敢仰頭肆意追逐的向陽花。

  可顧生卻告訴他,自己並不是恆星。

  顧生說,他的上空也有一片烏雲。但如果只需要耐心和時間就可以摘除的話,林嶼想沒有人會比他更合適,更用心。

  林嶼也抱緊了顧生,他想機械手臂或許會弄痛顧生,但他還是要貪心地感受這種觸碰,他太想知道一些肯定的答案了。他怙惙道,「為什麼以前不告訴我這些。」

  顧生低頭看他,看的感傷。只說,「怕你後悔,選擇離開。」

  林嶼把頭埋進顧生懷裡嗅著他淡淡的菸草氣與與木質香,喃喃道「你現在不怕我離開嗎。」

  「怕。」顧生的聲音好像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一樣,明明是這樣近的距離,可林嶼仍然覺得遠。

  他聽到顧生又說,「但我選擇接受這種可能出現的痛苦,只要你會覺得快樂。」

  林嶼愣了愣,覺得顧生力氣大到要把自己的身體壓進他的,直至融為一體。顧生摩挲著林嶼的機械手臂道,「你希望我做什麼的話,都要明確地說出來,我不擅長猜測,會搞砸很多。」

  林嶼眯了眯眼,慢慢抬起一隻手勾住顧生的脖頸,把他往下拉。借著窗外飄來的夜風,模糊旖旎的光影,春意的復甦似乎賦予了他新的勇氣。

  他湊到顧生耳邊小聲地說,「那我現在要你。」

  顧生聞言直起身無奈地看向林嶼,隨後又淡淡地笑起來。林嶼太久沒看到顧生這樣的笑,是那些只在他高中拍的傻氣視頻里,才會偶爾露出的真心笑容。

  顧生雙手捧住林嶼的臉頰,給了他一個很長的深吻。他想他是擅長這些的,如果林嶼因此感到幸福,他還願意給很多很多。

  所以他從間隙里慢慢鬆口,在林嶼的臉頰上吻了一下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