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陳叔」大概就是這時候來的。他來了以後事情都變得平順起來,林嶼和顧生被罰寫檢討,還要學校公開批評,但其餘的流程走的很快,顧生沒有被要求賠償,也不存在什麼案底。大約凌晨一點多,他們就準備在警局門口告別。

  林嶼的媽媽仍不知林嶼打工的事,只知道他來酒吧玩導致顧生和人打架,覺得自己兒子連累了班長,心裡很過意不去,就對顧生道謝和致歉。

  顧生把責任攬到自己頭上,說是自己帶林嶼玩,沒照顧好他,還說他們只是好奇云云,要她媽媽不要責怪。林嶼看他面不改色地扯些瞎話,心裡好生敬佩。等他們互相恭維結束,林嶼才很困地坐上了自家的車。

  林嶼媽媽從反光鏡里看到孩子在打哈欠,沒少數落他幾句,但又覺得林嶼快成年了,不好多說什麼,最後道,「顧生這個孩子太精了。」

  林嶼迷糊中聽到顧生的名字還是「啊?」了一聲。

  「你這麼老實怎麼交到這種朋友的。」她媽媽感嘆了一句又說,「你不要什麼都跟他比,那位陳先生是他爸爸的秘書。」林嶼媽媽又說了一個藥業公司的名字,在k市是家喻戶曉的存在。又說,「他爸爸是藥業公司的董事長,顧生是他的獨子。」林嶼聽著覺得很無聊,他早八輩子就知道顧生這些背景了,沒必要靠自己的母親重申一遍。

  「不過聽說他父親在外面養好多人。反正不是什麼好名聲,你不要什麼都跟著他玩。」林嶼媽媽告誡說。

  「你剛剛還說我帶壞顧生呢,轉頭就說他帶壞我,你也很精的。」林嶼回嘴道。

  他媽媽轉身打了他一下說,「我是要你注意些,他這種家庭很複雜的。你看顧生接物待人多周到,看看你,什麼都不懂,剛才人都不叫,沒有陳先生我們可能要耗到天亮呢。」

  「是嘛。」林嶼撇開頭看向窗外說,「可他過得也不是很開心吧。」

  「人家用不著你來操閒心,還有一年高考,半夜來酒吧跳舞,你又沒有他那樣的老爸,還是管好自己吧。」林嶼媽媽打著方向盤嘆氣道。

  林嶼看著警局藍紅色的燈光消失在視線中。他想起剛才顧生施暴的冷漠,與自己母親交談時的親切,仿佛有什麼東西把顧生的人格割裂了。

  會是媽媽說的空穴來風的八卦嘛?他昏昏沉沉的想。

  遠處的夜幕似乎更黑了,和昔川不甚明亮的河水映照著,讓林嶼覺得這天的夜晚沉默的沒有盡頭。

  九月開學的第一天是個艷陽天,學生們一個暑假未見,似乎有講不完的話,從藝術班的門口走過,吵吵嚷嚷的很有生機。

  顧生和林嶼兩個人卻很沉默地坐在位置上一言不發。一來他們暑假見得足夠多,況且昨晚才相約警局,沒什麼要緊事。二來顧生今天晨會要發言,卻不再是上個暑假那樣的開學代表致辭,而是誦讀昨天的檢討。

  林嶼吃早餐的時候才得知自己打工的事被顧生蓋了過去,這個口頭警告的處分落在了顧生頭上。他發信息問顧生為什麼這樣做,自己也該承擔責任。顧生卻意外地回復他說,「想看我爸有什麼反應。」

  林嶼很少聽到顧生說起家裡,連忙問他,「那你爸爸那裡怎麼說。」

  「什麼都沒說,和我想的一樣。」顧生過了一會兒才回復道。

  林嶼沒坐多久還是側過身,假裝翻書包偷看顧生的狀態。他用餘光發現顧生正撐著腦袋,眼神迷茫地在發呆。

  他沒忍住問道,「你講稿準備的怎麼樣了?」

  「就那樣啊。」顧生聞言回過了神對林嶼說,他翻了翻手上的草稿紙說,「這麼短看兩遍就能背了。」

  「是嘛,那就好。」林嶼也不知道該和他說些什麼,說謝謝太生疏,說抱歉太矯情,他最後很笨地舉起拳頭給顧生打氣道:「加油。」

  顧生看他很認真的樣子揚了揚嘴角,口氣卻很平淡地說,「怎麼辦林嶼,我有點緊張。」

  「啊?」林嶼覺得緊張這個詞和顧生的表情似乎並沒有關係。

  「我人生第一次上台說檢討。當這麼多人的面,你說會不會很難看。」顧生隨意地說著,拿起一隻鋼筆用手掌反覆開合筆帽,看起來很悠閒。

  「不會吧你不是說講稿很短,應該不會很糟糕。」林嶼想了想那個場面倒是不自覺緊張了起來。

  「是嘛。」顧生笑了笑說,「那我被笑了你要安慰我的。」

  「不會有人敢笑你吧。。。」林嶼看著顧生輕鬆自如的樣子喃喃自語道。

  林嶼預料的沒並有錯。在顧生念完檢討的幾十秒里,禮堂里安靜無聲。最後還有人湊熱鬧鼓起了掌,但很快就被老師制止了。

  顧生脫稿念的檢討簡單真摯,配上他溫和的語氣,更像是在為一件不重要的事道歉。

  顧生走回班級的隊伍,站在林嶼旁邊低聲道:「是不是不太好。」

  林嶼看著偷偷望向顧生的同學們眼裡流露的好奇,又看到禮堂舞台上表情複雜的校長,最後目光落在看起來冷淡,眼裡卻有些微笑意的顧生。

  「我覺得蠻好的。」他聽見自己神使鬼差地說。

  第23章 5.5生日

  顧生校外鬥毆的風波只喧鬧了一小陣,便鮮有人再提及,因為很快就要迎來他的十八歲生日。

  林嶼覺得從酒吧打人到顧生生日這段時間,自己過得很像在坐遊樂園的飛行鞦韆,從很低的地方盪至高點,又回歸到了原處。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