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顧生先是迎上去叫對方肖館長,而後一陣寒暄。從對話中林嶼聽出兩人是在曉山巧遇,順道聊一下各自的境況。顧生沒讓林嶼傻站多久,就向肖館長引薦了他的高中同學,並且告訴林嶼這是曉山美術館的館長肖琛。

  曉山美術館是一座建在山腳的私人美術館,常常和國外的美術館有交流合作,它造型奇詭,呈半懸空的球狀,是外國設計師的得意之作。林嶼不常去曉山美術館,一則是它離市區較遠,二則是它展覽的門票都很昂貴。

  肖館長並未對林嶼產生多少興趣,他對徐勻問了好,就和顧生走進了會議室單獨談工作。林嶼無趣地拿著衣服去了浴室,沖了熱水澡換了身新衣,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無所事事。

  他的房間也能看見昔川,但隱約而不真切。他拿出酒店的紙筆回想起自己多年前那個關於昔川的項目,情不自禁地在紙上勾勒起來。

  「老師我能進來看電視嗎?」徐勻也換了一身休閒裝,猶豫地打開了林嶼的門。

  林嶼驀地停下手中的筆,看著紙上歪七扭八的草稿才回過了神。他把稿紙反過來對徐勻說好,和她一起坐在沙發上看起了兒童節目。他用餘光瞥了瞥稿紙的方向,發覺這是十幾年來第一次心無旁騖地畫些什麼,心緒一時間有些複雜。

  三人共進晚餐後,在酒店庭院裡散步。大雨還未停,k市鮮有這種連綿的冬雨,一時間酒店裡人也多了起來。顧生本想晚上驅車返程,而林嶼不贊同,他家的變故源於雨夜的事故,多少有點後怕。經兩人商定決心明早啟程。顧生搖著頭後悔地說沒和林嶼下賭注,不然自己又贏了。林嶼嫌棄他無聊,打開天氣預報很實際地觀察明早的停雨時間。

  回房後林嶼開始幫徐勻整理實踐課作業,顧生則進了會議室繼續辦公。徐勻九點多開始犯困,林嶼送她回房睡下,就回到自己的臥室轉筆發呆。他發現自己對於繪製昔川相關的圖案並不排斥,甚至有把多年前的項目完成的衝動,這讓他自己都倍感震驚。

  他寫寫畫畫忙到十二點,雖然手和身體都僵硬,但神經還是很興奮。他起身向客廳里走,想若是顧生未睡可以與他談談。

  客廳里昏暗而安靜,只能聽到零星的雨水敲打玻璃窗的撞擊聲。會議室的門縫裡透出明亮的暖光,顧生也還未就寢。林嶼敲響門後,聽到顧生異常低沉的應答,推門走了進去。

  房間裡煙霧繚繞,灰濛濛一片,辦公桌反著慘白的光,襯得顧生很憔悴。林嶼被嗆地咳嗽起來,他瞥見菸灰缸里疊滿的菸頭和一旁空空的煙盒,一時間只想退出去,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到這個程度,煙霧報警器還沒有響。但他看見一臉頹喪的顧生,還是心軟留了下來。

  「我記得你以前不抽啊。」林嶼捂著鼻子去開窗抱怨道。

  「本來在戒了。」顧生聲音聽起來很遙遠,也不知是不是煙霧放慢了傳播的速度。

  「那怎麼抽這麼多?」林嶼打開窗,冷空氣隨著雨水一起飄進來,惹得桌面有些濕,但多少讓室內清爽了些。

  「他受不了煙。」顧生捏滅了手上的煙,面色黯淡道:「分了,可以抽了。」

  林嶼無言地被怔住了。他一直以為顧生談戀愛就像喝飲料,有一段時間喜歡喝桃子口味,不喜歡了就換檸檬口味,總之厭棄了就會有新的選擇可以嘗試。沒有人會因為換了飲料的口味而感到悲哀。

  可他發現事實好像並非如此。

  他走到顧生對面拉開椅子坐下,把菸灰缸移開,看著顧生。對方的眼神落寞,但穿戴仍舊整潔,米白色的襯衣袖子利落地挽到肘前,是和自己身上一模一樣的款式。但林嶼穿太大,而對顧生則剛剛好。

  「抱歉,讓你看到這樣。但我確實狀態不好。」顧生緩慢地說。「不怕你笑,我從未主動提過分手。」他身上煙味很重,混雜著古龍水味和雨水的濕氣,像毒藥一樣把林嶼籠罩住,林嶼聽到顧生的聲音在自己耳邊迴蕩,「你說怎樣對待,他們才能感到被珍重,嗯?」

  林嶼稍稍向後退去,他這才發現桌上的杯子裡可能倒的不是茶而是酒。顧生身上酒味還不重,應該沒喝多少,林嶼記得他不算能喝,酒會上喝一杯就會上臉。

  林嶼頗感無奈道:「去休息吧,別想了。」接著他拽起顧生,費力地把他扛起來,但顧生太高,林嶼又瘦,結果倒像是顧生半摟著林嶼了。

  顧生沒有順著他。他順勢抱過林嶼,繼而虛虛的環住,林嶼整個人瞬間僵成了一塊鐵板。但顧生還算清醒,意識到不對,緩緩地鬆開手臂,只是把雙手搭在了林嶼的肩上,然後彎下腰,淡淡地看進了林嶼的眼。林嶼感到對方溫熱的呼吸散在自己鼻尖。

  他緊張地立著,顧生似乎並沒有再靠近的意思,卻聲音很低地在他耳畔說:

  「林嶼,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

  第18章 4.4拒絕

  林嶼呆呆地望向顧生黑而沉的眼,一副沒有聽懂的樣子。他不知自己何時給顧生製造過「該拿你怎麼辦」的麻煩。也不知自己有什麼行為礙了顧生感情的道。

  顧生默默看著林嶼,而後放棄般地抬起手遮住了自己的眼。他輕輕揉著太陽穴站直了身體,另一隻手也從林嶼肩上鬆了下來。他說:「抱歉。」又輕微搖晃地站遠了一些說:「該休息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