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嶼撫上顧生抓過的地方發了會兒呆,這才把房門打開。他的房間是個靠里的套間,雖然設施還算乾淨,但整個布局很陰暗。進門是一個沒有窗戶的前廳,走到臥室里開了一扇四十厘米的小窗,顯得有些逼仄。房間裡的排氣扇運作著,發出呼呼的響聲,隔壁不知道是否在裝修,不時傳來咚咚釘釘的響聲。

  林嶼打開室內所有的燈房間才亮堂起來,但也很難排除一種壓抑的感覺。他支起畫架準備改一改自己的速寫,這時卻聽到了敲門聲。

  他打開門顧生站在外面,剛準備開口,卻先皺起了眉:「怎麼開這麼多燈,你怕啊。」

  林嶼側開身讓他進來,顧生猶豫片刻還是走了進來,他環顧了房間幾秒,就走到酒店電話旁拿起聽筒對林嶼說:「幫你換個房間。」林嶼還沒制止,顧生就打到了總台。

  不知道是由於在暑假遊人變多,還是突發暴雨的緣故,酒店沒有空房了。顧生想了一會問前台能不能在自己的房間加床,酒店說只有很窄的沙發床可以加,顧生看了林嶼一眼,還是應了好。

  「收拾東西去我房間,這個房間以前可能是牢房。」顧生掛上電話,示意林嶼收拾東西,他自覺地拿起畫架幫忙。

  「不會吧,你別嚇我。」林嶼聞言一個哆嗦,但看著這個陰暗的小房間又覺得顧生說的不無道理。

  「反正總覺得這裡怪怪的。」顧生聳聳肩道,他頓了頓又說:「我剛才是來再借一個吹風,你把浴室的吹風捎上。」

  林嶼去浴室拿著吹風進了顧生的房間。他一進門才知道為什麼顧生堅決地要他換房間。顧生的房間朝南,有一個在外面看到的半圓陽台,從陽台可以看到酒店後院的一個小花園。房間採光很好,設施也比剛才的房間新一些,臥室有一扇很大落地窗,可以看到老城區蜿蜒崎嶇的小巷。

  與自己的房間相比確實天差地別。

  「這個房間人還是能住的。」顧生把兩個吹風放在地上對著褲腿吹,林嶼看他站在兩個吹風桶中間冷酷的模樣覺得好笑。

  「你可以把褲子脫了吹啊。」林嶼調侃道。「又沒有女孩。」

  「有女孩倒可以脫了。」顧生挑挑眉對林嶼道。

  林嶼這才想起來顧生和自己性向一樣,頓時有點尷尬。顧生的男友三天兩頭的換,幾乎就是透明櫃。但林嶼沒對顧生說過自己的傾向,顧生這樣重視隱私的人自然也不會多問。

  「逗你呢,你等會不是還要出去寫生,我吹吹就走。」顧生彎腰關掉了吹風機,用免洗酒精給吹風和手都消了毒,見林嶼還有些呆愣地站在客廳中央,於是上手揉了揉他的頭髮笑道:「幹嘛啊,你怕我耍流氓啊。」

  「不,我。。。」林嶼支支吾吾地說,他想一定是下雨的緣故,整個頭腦都像生鏽了一樣難以反應,然而顧生的下一句話讓他立刻清醒地,沮喪了起來。

  「放心,我對誰都可能,唯獨不會對你那樣。」顧生口吻戲謔地說。

  第13章 3.4

  林嶼聞言搖了搖頭苦笑道:「那真是感謝你了。」

  顧生上前用手肘摟住他的脖子,開玩笑地說:「怎麼很沮喪的樣子,你不會其實很期待我做點什麼吧。」

  林嶼別過臉有些尷尬,他能聞到顧生身上好聞的香水味,清冽又溫和,讓人產生距離的同時卻感到溫暖。早些時候林嶼也想過和顧生告白,可他太明白顧生的態度,沒必要自討沒趣地挑戰註定會失敗的後果。

  他偶爾也會抱著一點點被喜歡上的希翼,等待著顧生跨過那道友誼的藩籬。

  但林嶼似乎並沒有等到那樣的時刻。他收穫了很多親昵和真誠,卻嗅不到一點曖昧的遊走。

  「我哪會期待什麼呢。」林嶼覺得頭有些暈,可能是在冷雨中畫畫呆太久的緣故。他不經思考地應答道,語氣有些傷感。

  顧生聞言疑惑地鬆了手,他蹙著眉看向林嶼道:「什麼意思?」

  林嶼意識到自己的失言,馬上說:「沒什麼,我好像有點感冒,剛才開始就頭暈。」

  顧生聞言擔憂地把手扶上林嶼額頭,眼裡多了嚴肅。「好像過熱了。」他邊說邊把林嶼拉到浴室,從衣櫃裡拿出浴袍遞給他道:「將就著穿吧,換下來的衣服晾起來,我去外面問問哪裡有感冒藥。」

  林嶼看著顧生匆忙離開的背影嘆了口氣,他想起平日裡顧生待人的疏離與禮貌。那就算只是朋友的話,自己對顧生來說也有一點點特殊吧。

  林嶼昏昏沉沉地洗好澡躺上了床,剛好等到顧生回來。顧生說還算幸運,前台備有感冒藥。接著從盒子裡拿出說明仔細讀完,才把藥片放到林嶼手心。

  林嶼吃完藥迷糊地睡了過去,當他起來的時候,發現已經是晚上了。房間裡光線很暗,唯一的燈源來自於一旁微弱的閱讀燈。林嶼吃完藥睡了一覺,感覺精神好了很多,昏沉的感覺也消失了。他伸了個懶腰,剛準備下床,聽到了一旁顧生的聲音。

  「好些了嗎?」

  顧生仰躺在一張不寬的沙發床上,戴著眼鏡在看小說。他仍然穿著校服T恤和寬鬆長褲,林嶼看到他在被子上墊著一層浴巾,可能是怕髒的緣故。

  「好多了。」林嶼撓撓頭從床上走下來說:「抱歉啊,占了你的床。」

  「沒什麼,你休息好比較重要。」顧生僅僅撇了他一眼,就立刻轉開頭說:「衣服系好。」




章節目錄